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金融 > 正文

中国最大的金融风险不是“高杠杆”

文章导读: 笔者不同意“金融体系防控风险能力显著增强”的判断,因为这个判断与事实不符。实际情况是:中国金融正处于“风险点多面广”的状态,呈现隐蔽性、复杂性、突发性、传染性、危害性等特点。

文| CCTV证券资讯频道总编辑 钮文新

编辑:蒋莉莉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44期)

笔者不同意“金融体系防控风险能力显著增强”的判断,因为这个判断与事实不符。实际情况是:中国金融正处于“风险点多面广”的状态,呈现隐蔽性、复杂性、突发性、传染性、危害性等特点。所以我们才“既要防止‘黑天鹅’事件发生,也要防止‘灰犀牛’风险发生”。

周小川先生对中国金融市场现状的描述是正确的,他近期发表的“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这篇文章,更像是对近年来中国金融业畸形发展的一次全面检讨。但笔者特别想说的问题是:金融去杠杆切忌就事论事,否则杠杆会越去越高,金融风险会越防越大。

美国就是典型案例。因为房地产次级债务抵押证券积累了巨量杠杆,所以美联储加息引爆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之后,美国金融进入去杠杆过程,在大规模财政救助和QE过程中,美国特别注重长期资本形成,不惜以“扭曲操作”向市场提供长期流动性,经过7年的努力,结果使美国货币乘数从危机前的8.93倍,降到2016年底的2.98倍,这是何等幅度的“去杠杆”?

但反观我们中国,多年“锁长放短”的货币操作,已经使中国的货币乘数从2010年的3.8倍附近一路上升到今年6月份的5.33倍。到今天为止,商业银行一年期存款利率平均只有1.9%的水平,而货币市场一年期shibor居然高达4.43%,中间250个基点的无风险套利空间。如此巨大的无风险套利空间,货币投机客当然要钻空子,用各色嵌套工具加杠杆以放大无风险收益。这难道不是各种金融乱象的源头?

举个例子。一座大殿(国家经济),过去有若干又粗又壮的大柱子(大型商业银行)撑着,然后有几道相对粗壮的房梁屋脊(债券、股票等资本市场),还有许许多多的檩条(中小金融机构),整体建筑支撑很有层次(经济的金融支撑),显得非常结实。

后来,大殿(国家经济)的外观没变,但内部支撑结构(金融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大柱子(大型商业银行)越来越细,越来越撑不住房梁屋脊(资本市场),结果不得不靠越来越多的细木棍(各式各样的金融杠杆)去支撑。时间久了,我们会看,整个国家经济就是在靠着不断增加的金融杠杆支撑着(一大堆细木棍撑着大殿)。

一算账,现在所用木材总量(货币总量)远远超过以往。于是有人喊,货币太多了,杠杆太高了。但问题是,现在你敢不敢立即把这些细木棍去掉(去掉过高的金融杠杆)?没错,只要去掉这些细木棍,大殿一定摇摇欲坠。而且,你拆掉一根细木棍,如果威胁到大殿的安全,你可能需要补上去两根细木棍,这就是杠杆越去越高。

那怎么办?没别的办法,首先要加粗大柱子,让它有效而坚实地撑住房梁屋脊,然后才有可能拆除更多的细木棍。但现在的统计表明:今年商业银行老百姓储蓄存款流失6500多亿元,也就是说,中国经济的金融顶梁柱还在变细,这时候拆除细木棍(金融杠杆)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所以我们必须意识到,中国最大的金融风险不是“高杠杆”,而是导致杠杆不断上升的根本因素没有被清晰认知,这一点希望决策者们能有所关注。

——————————————————————————————————————

2017年第44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7年第44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网络编辑:张芳超)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