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快讯 > 正文

对话|沙米创始人滕飞:中国农业将在跨界中产生新农业

沙漠里种出水稻?这是真的!

作为沙米的创始人,具有多年互联网创业经验的滕飞,他将互联网基因全面注入到“沙漠种植水稻”的事业,并且开创了种植业新品类——沙米。

据沙米创始人滕飞介绍,沙漠种植水稻始于2013年,从当时的50亩试验田到今年成功的种植5000亩水稻,沙米的种植面积以每年10倍的速度发展。

此外,沙米计划五年内种植十万亩沙漠水稻,成立100个合作社,现在已经谈成了10000亩地继续种植沙米。目前,沙米基地依然在科尔沁沙漠腹地,运营中心在北京。沙米项目注册基金1.4亿元,计划总投资10亿元。

消费升级已成趋势!健康、安全的农产品成为时下热门爆品!

沙米创始人滕飞认为,消费升级对农业耕种与生产带来积极意义。沙漠是中国最后一块面积最大的净土,如果想做有机农业,那就必须掌握纯净广阔的土地资源。但随着农业生产中化肥农药的使用,很多土地资源已经被污染了,所以说沙漠就成了种植水稻首选之地。

那么,要如何做呢?

(沙米创始人滕飞)

沙米创始人滕飞认为,想做好农业是需要情怀的,如果没有情怀,想通过农业去赚钱,这是非常不容易的。同时,做农业必须要从提高效率和降低成本来考虑。

其实,想要提高效率和降低成本就需要借助新思维,从而改变传统农业的局限性和困局。

诚然,中国农业不缺少好产品,也不缺少资金,但缺少维度的叠加。

对此,滕飞指出,对于中国农业企业来说,我觉得更多的是我们所提出的农业维度论,就是要从多个维度对农业进行鉴定和认知,重新对农业进行升级。但设计好维度后执行到位,这一点大多数企业很难做到。

因此,中国的农业应该有更多的维度去支撑,不是专门围绕种植,还要围绕品牌、农资、金融、科技互联网,以及我们所谓的合作社模式。未来我们要把维度设计好,同时要执行好,并且丰富农业未来的维度。再利用跨界的方式,让整个农业升级。

最后,滕飞认为,中国农业的变革或者说升级可能会来源于跨界,用跨界思维改变整个传统农业的经营方式。未来中国农业的发展是在跨界过程中产生新农业。

那么,未来中国农业如何升级?市场与需求如何裂变?沙米项目如何玩?农业行业观察[农业创新创业100+]专访了沙米创始人、CEO滕飞一起解读新农业与新机会。

(以下是采访实录)

农业行业观察:您为何想到在沙漠里种植大米?是看到了哪些市场机会吗?

滕飞: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去了一趟科尔沁沙漠。其实,在当地,沙漠里种植大米的技术在上世纪90年代就已经有了。当时有一个老专家在推广这个技术,政府对此也很重视。但是受机械化程度等的影响,这种技术没有被推广开来,当地老百姓为了改善口粮——能吃上大米,于是大家就在自家的房前屋后种上一亩半亩稻米。

八九十年代中国的经济是比较落后的,所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当我们第一次看到还有几户农民仍在坚持种稻米,虽种的不多也就几亩地,但是看到后,我们对此有了兴趣,也引发了我们的思考。

当时就想到了规模化,因为科尔沁沙漠的规模是非常大的,我们觉得规模化是可以尝试的。于是在2014年我们成立了内蒙古亿利新中农沙地农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决定用规模化的方式去发展沙漠稻米。

当然沙漠种植大米这件事,我们也做了很多的技术创新。

上个世纪90年代,沙漠覆膜大概是在地下20多公分,是用铁锹平整土地后覆的膜,没有规模化,膜也很浅,但是作物生长所需是够的。

然而,我们为了机械化和规模化生产,第一件事就是把膜覆到了1米以下,平地覆膜后,我们就具备了规模化的前提。

至于看到了哪些市场机会?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沙漠是中国最后一块面积最大的净土,因为农业想产业化就必须先规模化,加上我们是想做有机农业,那就必须掌握纯净广阔的土地资源。现在随着农业生产中化肥农药的使用,很多土地资源已经被污染了,所以说沙漠就成了首选之地。

而且沙漠有非常好的昼夜温差,也有最好的日照时间,在这里发展绿色有机农业,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农业行业观察:您认为沙米的出现,解决了行业和用户的哪些痛点?

滕飞:我觉得想做好农业是需要情怀的,如果没有情怀,想通过农业去赚钱,这是非常不容易的,这类人很快会被挤出去,因为农业是需要你踏踏实实,一点一滴去积累,去做的。

从不懂到懂,四年的时间我们积累了大量的经验,但是这些经验都是从田间地头积累而来的。现在我们有了20项专利,4项发明。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思考问题愿意从提高效率和降低成本来考虑。

如果说产品解决了哪些痛点?

第一,我觉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创造了一个新的品类。当然,它也属于大米,因为是在沙漠里种植的,所以被称之为“沙米”,这算是一个创造。

第二,回归产品本身的价值,由于沙漠独特的气候条件,日照时间长,昼夜温差大,纯净的土地资源,加上我们秉承了绿色有机的发展理念,不上化肥,不打农药,不用除草剂,所以我们生产出的大米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干净、最好的大米。

最后一点,现在市面上很多大米只是打着有机大米的幌子,在除草和除虫上他们是很难解决的,但是沙漠有它独特的优势,所以,我们是让真正的纯净有机的大米走向了更多百姓的餐桌。

农业行业观察:有机农业盈利困难是不争的事实,您如何解决沙米盈利问题?

滕飞:我们在当地做的第一步就是沙漠的改造,改造成我们定义的良田后就可以种植了。然后我们将地直接承包给当地的农民成立合作社,农民成立合作社后,我们统一技术输出,统一农资采购,统一插秧,统一收割,大米收完以后交给我们的,这就是典型的公司+农户+订单的形式。

所以,我们不需要太多的劳动力,当地的人都很踊跃,我们只需做技术和管理,做好品牌,种植这方面的事我们做好标准化就可以了。

农业行业观察:因标准化、回报慢等问题,农业融资遭遇“雷声大雨点小”,沙米为何受资本青睐?

滕飞:我觉得有这么几点:

第一,我们有广阔的空间,中国是一个沙漠大国,有127万平方公里的沙漠,可种植的沙漠目前测算也不会低于10亿亩,所以说有广阔的空间。

第二,我们有一个有梦想的团队,我们这个团队的拼搏奋斗精神感染到了投资人。

第三,我们生产了我们认为最好的产品。

第四,我们创造了一个品牌。

基于这些,投资者看到了我们的未来。同时,有很多投资人觉得应该去支持这样的情怀,我觉得可能是这么几点!

农业行业观察:农产品几乎没有什么差异化可言,尤其是种植业,那沙米赢得市场的原因是什么?

滕飞:在这方面,我们确实下了很多功夫,最主要的是我们充分的利用了这几年比较流行的众筹的方式,用互联网传统的渠道去塑造我们的品牌。同时,我们也参加了很多大型的会以,进行路演,我们把一个传统的农业用所有现代的方式综合起来去做。

现在中国迈入消费升级阶段,在这么一个大的背景下,目前已经有3亿多的中产,这些人从吃饱上升到了吃好的阶段,我们也赶上了这样的好时机,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坚守我们的品质,将产品传达出去,让产品说话。而我们的客户的黏性也是非常好的,一旦吃了我们的大米,了解我们的种植方式,就会成为我们忠实的客户,这样就解决了销售的问题。

在前期这也是非常难的,不过今年已经好很多了,前短时间我们刚获得了天猫的百万大单,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农业行业观察:当今都是刷脸的时代,那么,对于农产品来说,您觉得什么最重要?

滕飞:我觉得还是品质。不管是沙漠种植大米,还是什么地方种植大米,品质为重。而且我觉得做农业要坚守良心,就像我们不用化肥,不用农药,采用人工拔草,今年我们拔了3次草,100多人拔了3个月,可能我们现在是中国唯一一个坚持人工拔草的企业,但是我们必须坚守,未来也肯定会有一个很好的结果。

农业行业观察:沙米的定位是互联网公司?对于沙米定位,您的出发点是什么、您要带沙米走向哪里?

腾滕飞:我们公司的名字是新中农,意思是新 时代中国农民或新 时代中国农业。在这个行业深耕了几年后,我们发现,其实中国千百年来的农业都是,爷爷怎么种地,爸爸就怎么种地,爸爸怎么种地,儿子就怎么种地。

但是我们这批人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做了很多年的生意,也接触过很多行业,所以我们更希望能够去改变,做新 时代的农业。很多人都说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也是共享的时代。其实,农业和其他产业在本质上是没有太大的区别的,更多的是你愿意把它做成什么样。所以,我更希望我们是一个可以充分利用互联网,借力互联网思维,去做现代农业的样板。

至于我未来要带沙米走向哪里?这个可以从两方面来说:

一是在长期内,我们想让更多的沙漠变成绿洲,让更多的沙米走向千家万户,这是一个大的方向。

另外一个,在短期内,我们想在两三年之内完成上市。我觉得的企业完成上市最重要的意义在于阶段性目标的完成。另外更重要的是,如果我们完成了上市,就能在这个行业起到非常好的示范作用,我相信那时就会有更多的企业家,更多的有识之士进入到这个领域。这也就实现了我们的初心,即让更多的沙漠区变成绿洲。

农业行业观察:我们看到在沙米品牌与营销中,有个显著的关键词:跨界!从沙米种植到你觉得跨界,对农产品有何意义?另外,跨界该怎么样跨?

滕飞:我觉得跨界非常好。

首先我认为,中国农业的变革或者说升级可能会来源于跨界,因为跨界会把不同的领域的知识、背景,以及各种不同的维度赋予到我们中国的传统农业中,因为中国的传统农业经历了千年以上的时间,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发展的,想改变整个传统农业的经营方式,就需要用跨界这样的方法。所以我认为,中国农业未来的发展是在跨界这样的过程中产生的新农业。

至于跨界该怎么跨?我觉得这实际上就回到了我最初对农业维度的认识。我希望中国的农业应该有更多的维度去支撑,不是专门的围绕种植、品牌、农资、金融、科技互联网,以及围绕我们所谓的合作社模式。你要把维度设计好,同时要执行好,这才是真正的丰富了农业未来的维度。再利用跨界的方式,让整个农业升级。

我们从沙米的种植到红山草猪的养殖也是农业领域的跨界,至于我们为什么要做红山草猪的养殖?主要是我们想构建自己的一个小的生态圈。在沙米种植的4年时间里,我们仅在当地采购农家粪就已经花了上千万,我们将这些农家粪施到沙漠去改良沙漠的营养。而现在随着生产规模的扩大,我们必须构建自己的生态圈。

我们每年把秸秆以及米糠这些边角肥料合成后可以喂猪,猪粪加上秸秆可以还原成有机肥,有机肥施到沙漠里就形成了自己的一个小的生态圈。

未来,我们还会丰富我们的产业链,让我们的生态圈更完整。我们会做商品的深加工,包括红山草猪的深加工,继续去完善我们生态圈的构成。

农业行业观察:沙米的对标是谁?未来如何赶超对标?

滕飞:目前来说,我们没有明确的对标。当然,对于优质、有机的大米可能都是我们对标的对象,但是目前中国大米有名的企业品牌并不多,区域品牌是有几个比较好的,比如五常大米、响水大米等,但是企业对标的话,目前不是很明确。

不过这种现象也会改变,我觉得未来中国大米的企业品牌会出现,我希望我们也能成为一个企业品牌或产品品牌的代名词,成为大米名牌。

农业行业观察:你觉得沙米成功了吗?沙米的成功对中国农业企业的思考有哪些?

滕飞:其实,严格意义来讲,我觉得沙米还没有成功,未来的路还很长。因为还有很多方面需要我们具体的去提升。

虽然说沙米还没有完全成功,但是过去两年内,有几百家中国农业企业来我们这学习,我们也在不断阐述自己积累的经验。

对于中国农业企业来说,我觉得更多的是我们所提出的农业维度论,就是要从多个维度对农业进行鉴定和认知,重新对农业进行升级。

中国农业不缺少好产品,也不缺少资金,而是缺少维度的叠加,设计好维度后执行到位,这一点大多数企业很难做到。

所以说沙米的成功带给中国农业企业的思考从我个人来讲,我希望中国农业企业能将自己的维度设计的更饱满,执行的更到位。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络编辑:张芳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