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公司 > 正文

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我想重振太子奶

文章导读: 2017年夏末,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再一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欲恢复股权、索要“1815线资产”、试图收回“太子奶”系列商标……蛰伏5年,李途纯为何突然频频露面发声?过去5年他究竟做了什么?曾经风靡全国的太子奶还有没有咸鱼翻身的机会?

QQ截图20170928173019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侯隽 | 北京报道

责编:陈惟杉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39期)

2017年夏末,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再一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欲恢复股权、索要“1815线资产”、试图收回“太子奶”系列商标……蛰伏5年,李途纯为何突然频频露面发声?过去5年他究竟做了什么?曾经风靡全国的太子奶还有没有咸鱼翻身的机会?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专访李途纯,试图将碎片还原为完整的图景。

沉默的5年

“您好,我是李途纯。”在北京华侨大厦,李途纯如约而至。

2007年也是在这个地点,李途纯接受了花旗、英联等外资投行与银行的争相注资。

10年时间过去了,今年已57岁的李途纯,一头新近染过的乌发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说话非常谨慎客气,但只要一提到“太子奶”三个字,他就会显得局促,并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李途纯创立的太子奶如今和他毫无关系,他从提包中拿出厚厚一叠资料,对记者说:“今天,我给您汇报的题目就是《捍卫民族品牌,保护中国的实业家》。”

2012年1 月,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羁押了15个月的李途纯在检方不予起诉后终获自由,从此开始走上一条艰辛的道路。“我重获自由时身体已经很差,一身的病。因此这几年我一边疗养自己入狱落下的病,一边为太子奶讨说法奔走呼号。”

他告诉记者,2012年4月, 太子奶破产管理人和他签署了一份备忘录。双方同意,在不超过重整计划预留资金的范畴、不增加破产重整成本前提下,依法整体解决李途纯与太子奶株洲三家公司的债权问题等。

“ 当时,我还提出过需要解决的债权问题,包括‘1815线资产’的权属问题等。但是这5年,我的这些要求没有结论。”李途纯说。

李途纯告诉记者,2016年底《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出台,给自己带来了新的希望。

他希望打破沉默,能够重新回到公众视野,为自己讨个说法。

对赌的魔咒

在乳业江湖,李途纯参与创建的太子奶曾因竞得1998年央视广告“标王”名噪一时,鼎盛时期营收达到18亿元人民币以上。

2006年底,英联、高盛、摩根士丹利3家投行联合向太子奶投资万美元,占股31.3%,并启动了太子奶上市计划。

当时媒体报道称,李途纯与3家投行签订了对赌协议。

关于对赌协议的具体内容, 流传最多的版本是:在收到3家投行7300万美元注资后的前3年,如果太子奶业绩增长超过50%,就可调整(降低)对方股权;如完不成30%的业绩增长,李途纯将失去控股权。

舆论认为,正是这纸对赌协议,成为日后李途纯彻底失去太子奶的导火索。

在获得三大投行的股权投资后,2007年9月太子奶再获花旗银行等六大国际财团提供的5亿元3年期无抵押、无担保、低息信用贷款。由于没有抵押,李途纯个人需要对这笔贷款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2007年下半年开始,原材料价格上涨导致太子奶成本骤增、现金流日趋紧张。同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花旗银行大幅收紧海外贷款,已经贷出去的钱则催促借款方提前还贷。2008年3月,花旗银行要求太子奶在原利息的基础上增加30%的利息,5月则又要求太子奶追加担保,其后更要求太子奶提前还贷。

2008年10月23日, 在三大投行的压力下,李途纯被迫签订了“不可撤销协议”,双方约定,在一个月的时间内,要么李途纯找到战略投资人接手三大投行的股权,投资人套现离场;要么执行对赌协议,李途纯交出股权彻底出局。

一个月后,李途纯“净身出户”,2010年,李途纯与另外3名高管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批捕,直到2012年1月重获自由。

2011年11月,北京三元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新华联集团出资7.15亿元与太子奶破产重整管理人签订协议,接过太子奶厂房、商标、专利等资产。其中,北京三元占股60%,新华联占股40%。

“我没有签外界认为存在的所谓对赌协议,对赌的是整个管理层,不是我个人。”李途纯一再强调。

按他的说法,由于当时并没有给高管人员设置股权,经他提议,双方共拿出5%股权分享给管理层,李途纯一方拿出3.4%,PE方拿出1.6%。未来3年,如果太子奶销售增长40%以上,管理层就能获得股权。李途纯因此解释称,所谓“对赌”的主角是管理层,而非作为大股东的他本人。

能否提振太子奶?

“我被宣布无罪后,很多人也很同情我,说我是悲情人物。我最痛心的是发现物是人非,尤其是我一手创办的太子奶一蹶不振,我想要回这个商标,重振太子奶。”李途纯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他说,目前他提出的要求有:恢复其个人原先持有的股权、将“1815线资产”还给他个人、将“太子奶”系列商标权退还给其关联公司红胜火公司等。

所谓“1815线资产”, 指位于株洲市芦淞区曲尺乡坚固村约13.23万平方米的土地。李途纯认为,2006年他将“1815线资产”划分至非奶业,没有进入破产公司,但该资产却随太子奶一同卖给了三元与新华联。

《中国经济周刊》联系几位法律界人士,他们认为年代久远且李途纯破产程序不可逆,其要求恢复太子奶股权的要求难以实现。李途纯代理律师、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主任翟玉华则表示,经过几年的折腾,目前整个案子未有实质进展,自己已经决定不再负责这个案子。

至于李途纯一直念兹在兹的太子奶,其影响力似乎已经式微。

尼尔森数据显示,至2016年,常温乳酸菌的品牌已达到100个以上。

“您认为太子奶还可以东山再起吗?”面对记者的提问,李途纯坚持表示还是看好太子奶这个品牌。

“只要我收回品牌,还可以像当年一样联系我的经销商们,我和他们一直保持联系,我们当地还是很信任这个品牌,我打算从三四线城市开始。”李途纯表示。

三元股份(600429.SH)年报显示,太子奶集团2013—2016年营收分别为1.63亿元、1.8亿元、1.86亿元、1.82亿元;净利为-9267万元、-2361万元、5 万元、-5120万元。对比太子奶最辉煌时年营收曾达18亿元以上,如今仅为彼时的1/10。

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认为,目前一二线市场做乳酸菌的都是超大型企业,而太子奶原来主攻的就是三四线市场。太子奶仍具备核心经销商、销售地区与消费者,但在整个中国乳酸菌大潮里已经错过了快速增长及市场巩固阶段。

显然,那个当年在每一个产品包装箱上印着“日出美江南,太子奶天下”的太子奶想重现辉煌,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如果要不回来了,我就去写小说,还要继续做食品行业,我要做食疗保健,为中国3.3亿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的‘三高’中老年服务。”李途纯如是说。

——————————————————————————————————————

《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39期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39期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崔晓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