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宏观 > 正文

保利PPP模式助力唐山大剧院建设运营

采用委托运营,“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每年减少财政支出1000万

文章导读: 唐山此前的文化演出场所是年代久远、规模较小的燕山影剧院和西山口大舞台,每逢邀请国际国内一流院团演出,唐山市总要遭遇无合适场地的尴尬。

81-1 唐山大剧院为市民带来更多国际国内的一流演出  视觉中国

唐山大剧院为市民带来更多国际国内的一流演出 视觉中国

81-2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银昕 | 河北唐山报道

责编:周琦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38期)

“以后看一流演出不用往返北京了。”家住唐山的小李是文艺爱好者,苦于唐山没有大型表演场所,以往他只能前往北京国家大剧院欣赏芭蕾舞等演出。“演出结束得晚,当天不能返回唐山,这样一来除了交通,住宿上又多了一笔支出。”2016年12月,俄罗斯国家歌剧院芭蕾舞团的《天鹅湖》在唐山大剧院上演,小李终于不用受旅途劳顿之苦,在家门口过了瘾。

唐山此前的文化演出场所是年代久远、规模较小的燕山影剧院和西山口大舞台,每逢邀请国际国内一流院团演出,唐山市总要遭遇无合适场地的尴尬。“没有一座国际标准的大剧院,一流院团与唐山是永远无缘的。”唐山市财政局政府和社会合作管理处处长姚舰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大剧院的建成与投入运营,对唐山市民的文化生活是从无到有的质的飞跃。

2014年10月,总投资12亿元、占地面积109亩的唐山大剧院在文化广场东北侧破土动工。这座建筑面积为6.8万平方米的剧院,共有大剧场、音乐厅和实验剧场三个演出场地,座位数量分别达到1498、808和496个。对于一个仅有759.6万人的城市来说,唐山大剧院的体量已十分可观。

“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儿”

2015年10月,唐山大剧院的土建主体架构接近完工时,唐山市文化广播电视新闻出版局提出,将该剧院以移交—运营—移交(TOT)的方式,引进社会资本进行建成后的运营。

唐山市文化广播电视新闻出版局规划财务处处长翟晓峰回忆,纵观全国各中小城市的大剧院,由政府自身主导运营的,不仅账面难看,设备的损坏率也是连年增高。由于不掌握专业的运营知识和技能,当时该局希望能吸引专业剧院运营团队进行独立运营。时任唐山市市长丁绣峰在该局的请示上批示: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儿。

2016年3月,经过竞争性磋商,北京保利剧院管理有限公司脱颖而出,与唐山市政府正式签订长达10年的合约。合约规定“市场运作,业主监管,委托经营,政府补贴”,并在唐山市注册成立“唐山市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2016年6月,唐山大剧院正式投入运营。按照合约规定,每年的演出,北京保利自营剧目不少于80场,租场合作演出不少于30场。其中,自营演出分三类:A类演出为国际国内皇家和中央级的院团演出;B类为省一级获得省级以上舞台艺术最高奖项的院团演出;C类为实验话剧和小型艺术表演。“在我们与保利签约之前,大多数由保利托管的剧院这三类的比例都规定为3:4:3,我们争取到4:3:3,意在为唐山带来更多国际国内的一流演出。”翟晓峰说。

“保利剧院国内国际大型演出资源十分丰厚,为我们提供了坚实后盾。”唐山保利大剧院总经理姜涛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国际一流院团未来5年的档期基本都已排满,若非专业演艺机构,一般政府不仅难以找到这些院团,档期更是排不上。北京保利剧院资源广泛,还可以将在唐山的演出与其他巡演站点一起打包出售,将成本压到最低。

值得注意的是,保利方面对已经签在协议中的4:3:3比例不会因为一流剧目的曲高和寡而改变。“合同里定的事情不会变,我们会从其他方面想办法做出改变。”姜涛说,合约中的三类剧目都遇到过曲高和寡的问题,改变结构不能解决问题,下一步运营团队会多增加贴近本地文化特色的传统剧目,加强与市民的互动与沟通。

“唐山大剧院的社会效益远高于经济效益”

“北京保利剧院旗下托管的地方剧院共有近60家,最近一年的投入成本是4亿元,不算政府付费,从市场上获得的收入只有2800万元,演艺市场赔本是常态,挣钱的项目是少数。”当记者问起唐山大剧院的盈利情况时,姜涛表示,唐山大剧院的社会效益远高于经济效益,文化演出是不挣钱的,需要政府大力扶持。

据悉,以目前正在唐山大剧院排练,将赴北京、武汉和长沙三地上演的由台湾导演赖声川指导的英文版歌剧《红楼梦》为例,全国只演7场,每场成本六百万元,共4200万元;以最高的2017元票价计算,即便每场都爆满每个座位都按这个价格出售,靠票房也只能收回成本的很小一部分。

“国际上知名剧院如悉尼歌剧院等,本身在市场上并不盈利,而是靠大财团和企业赞助,而我国目前还不具备这个条件。”姜涛说,在中国某企业冠名赞助某一场演出是可行的,但连续赞助会使企业无法承受资金压力而作罢。

但专业运营机构的进入还是为政府减轻了财政压力。翟晓峰说,根据政府测算,如果政府自己运营大剧院,不包括邀请院团演出的费用,每年成本就已超过2700万元,而北京保利只要求政府每年补贴1700万,其中包括邀请院团演出的成本,“对政府而言,每年少付1000万,这是很大的节省。”翟晓峰说,文化产业在全球盈利项目少、难度大,对其进行力所能及的支持是政府的责任。

虽然尚未实现盈利,但唐山大剧院一年多来的运营情况还是超出了此前预期。大剧院曾遇到过国际知名院团演出时,1200多个开放座位只售出200多张票,且多为价格低廉的后排座位,运营方当即决定观众可不对号入座,全体向中间位置靠拢,免费“升舱”。姜涛介绍称,运营一年后,唐山大剧院上座率已超过其他托管剧院三四年后上座情况。

——————————————————————————————————————

2017年第38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7年第38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张芳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