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宏观 > 正文

中国国企结构调整基金16个项目浮盈约50亿元,国内最大私募亮出一周年成绩单

文章导读: 去年9月26日,这只基金经国务院批准,由国有资本运营公司试点企业——诚通集团牵头,联合另外9家央企、地方国企和金融机构共同发起设立,总规模3500亿元,首期募资1310亿元。

56 诚通集团总裁、国企结构调整基金董事长朱碧新

诚通集团总裁、国企结构调整基金董事长朱碧新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姚冬琴 | 北京报道

责编:周琦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38期)

北京金融大街7号英蓝国际金融中心,全球第二、国内最大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中国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国企结构调整基金”)坐落在这栋楼里。去年9月26日,这只基金经国务院批准,由国有资本运营公司试点企业——诚通集团牵头,联合另外9家央企、地方国企和金融机构共同发起设立,总规模3500亿元,首期募资1310亿元。

今年8月,中国联通混改,国企结构调整基金投资129.75亿元,成为联通第三大股东。这只低调运行一年的基金,由此站到了聚光灯下。

其实,包括联通项目在内,国企结构调整基金成立一年来,已完成项目投资16笔,合计签约金额超过511亿元,其中已交割和近期拟完成交割的项目近310亿元。

诚通集团总裁、国企结构调整基金董事长朱碧新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基金顺利且超额完成了2017年全年投资300亿元的目标,肩负起了成立之初的两个使命:真正通过市场化的投资手段,推动央企和重点国有骨干企业布局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同时,通过测算也能看到,基金实现了比较好的投资收益。”

国企结构调整基金的管理机构——诚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魏然表示,目前基金投资的浮盈在50亿元左右,但最终利润的确认还要稳妥、逐步地进行。

基金是一项传统金融业务,而推动央企和国企布局结构调整的基金却前所未有。作为一只肩负双重使命的“巨无霸”基金,它的未来又会怎样?

57 在支持央企、国企方面,国企结构调整基金参与了中国联通、中粮资本的混改。对洛阳钼业的投资,更是获益颇丰。

在支持央企、国企方面,国企结构调整基金参与了中国联通、中粮资本的混改。对洛阳钼业的投资,更是获益颇丰。

参与联通、中粮资本混改:都是市场化谈判的结果

8月20日晚,中国联通发布混改方案,首个央企集团公司整体混改方案应声落地。次日,国务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实施的重要混改试点项目——中粮资本混合所有制改革签约。在两家企业混改参与者中,不难发现一个共同的身影: 国企结构调整基金。该基金成为中国联通第三大股东、中粮资本第五大股东。

这只国家级基金,接连出手参与央企混改,背后有何深意?

朱碧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联通、中粮资本的混改项目,并不是政府部门的安排,完全是基金自主参与市场化谈判的结果。按照基金的定位,过去一年,基金90%的投资投向了中央企业和国有骨干企业的结构调整项目上。

据悉,电信产业是国企结构调整基金重要的投资方向之一。

参与联通混改的大多是与联通业务协同程度较高的互联网公司,或是垂直行业公司。“介入较早、团队专业、投资态度坚决,并且资金到位有保障,是我们争取到联通项目的关键因素。”朱碧新说,国企结构调整基金完全按市场化、商业化的方式进行尽职调查及商业条款谈判,经过双方密切交流和磋商,最终达成一致,并获得双方决策层的认可和支持。

按照中国联通9月19日收盘价估算,国企结构调整基金对中国联通的投资已浮盈约8亿元。

中粮资本的混改同样备受瞩目。中粮资本混改项目是今年国务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实施的重要混改试点项目,也是中粮集团作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加速混改的重要标志。国企结构调整基金等7家战略投资人合计出资69亿元,协助中粮集团及中粮资本在“国有+民营”“农业+金融”的双翼下,打造产融结合、融融协同的资本运作平台。

朱碧新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这一轮国企改革,混改是亮点。国企结构调整基金将积极发力,助力混改。

记者注意到,8月28日,国企结构调整基金、工商银行北京分行、国富资本共同设立了北京国调混改投资基金,基金首期规模50亿元,重点围绕央企及地方国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并购重组等方向进行投资。这是国企结构调整基金首次落子混改子基金,也给人带来无限想象空间。

诚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魏然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国企结构调整基金作为母基金,将更多把目光放在央企一级公司,而北京国调混改投资基金作为子基金,在层次上会有所区别,更多关注央企二级、三级公司,涉及一些规模相对较小,但处在新兴行业的项目,如新能源电池、物联网等,“要把基金的触角伸过去。”

用市场化手段推动国企改革脱困,不支持落后产能

成立一年来,国企结构调整基金通过市场化手段推动央企和重点国有骨干企业的布局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当中也包括在去产能、降杠杆方面发挥作用,帮助企业顺利渡过难关。而这一次,国企的转型脱困有了全新的市场化方式。

58

以基金对中铝洛阳铜加工集团的投资项目为例,多年来,该集团在有色金属行业积累了大量的技术和科研成果,其产品广泛应用于航空、航天、舰船、军工、冶金、电子等领域,但公司近年来连续亏损,债务负担沉重,处在扭亏脱困、转型升级的当口。

7月13日,国企结构调整基金与中国铝业公司分别出资22.5亿元和7.5亿元,共同设立北京国调中铝铜产业发展基金。通过权益性资金的注入和市场化机制的引入,中铝洛阳铜加工集团的财务杠杆和融资成本将降低,资本结构改善,从而提升运营效率、升级产品结构,增强中铝洛铜的市场竞争力,促进其改革和持续发展,推动我国铜加工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预期经过3~5年,中铝洛铜将实现转型升级、彻底脱困。”朱碧新说。

类似的脱困项目还有中国一重债务重组项目。中国一重是涉及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国有重要骨干企业之一,拥有上市公司一重股份。今年9月,一重股份需偿还公司债券本金和利息共计26.275亿元,但受历史负担较重及行业周期影响,面临较大的资金缺口压力。国企结构调整基金以委托贷款形式出资20亿元,帮助中国一重解决债务兑付危机。

此外,为解决中钢集团债务危机,国企结构调整基金也出资22.05亿元,以委托贷款的形式提供给中钢股份。

在对中国一重、中钢集团的委托贷款中,国企结构调整基金都采取了充分的担保措施,确保资金安全。

“这一类项目,对于兄弟央企的转型升级和脱困,意义非常大。同时,用市场和行政手段,协同推进脱困和转型升级,也特别有意义。”朱碧新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如果靠行政手段来解决类似的央企脱困,就是有关部门直接给予注资,注入的资本金留在相应的企业。现在通过市场化的方式就不一样了,国企结构调整基金是股东,被投资的企业要给予回报,还要接受考核。基金不能支持落后产能,也不会救援一个‘该死’的企业,困难企业也不能一直待在ICU(重症加强护理病房)里。”

已投资16个项目均实现盈利,有单个项目浮盈30亿元

股东对国企结构调整基金要求的年化收益率是8%。投资央企脱困项目,能赚钱吗?会不会是“赔本赚吆喝”?

朱碧新坦言,脱困项目的回报达不到基金收益“门槛”,差额部分需要通过市场化项目来弥补。“被投资的企业要承担一部分投资回报。另外,有关部门对于脱困项目也有适当的贴息补贴。两部分加在一起也只能达到5.8%的收益。要想达到8%的收益‘门槛’,就要通过市场化项目来弥补。”朱碧新说,从今年情况看,市场化项目的收益能实现对脱困项目的弥补和平衡,他对8%的年化收益率有信心。

据介绍,国企结构调整基金已投资的16个项目均实现盈利,目前浮盈在50亿元左右。基金参与了中国中冶、中国国航、中国电建、洛阳钼业等4个定向增发项目。其中,洛阳钼业定向增发是基金成立首年16个项目中目前浮盈情况最好的项目。

7月18日,国企结构调整基金投资洛阳钼业项目进行交割,参与定向增发,将帮助洛阳钼业完成两笔境外优质战略矿产资源并购交易(英美资源巴西铌磷业务、自由港麦克米伦刚果金TENKE铜钴业务),使其跃居为铜矿、钴矿、铌矿、钨矿、钼矿产量全球前列的多金属矿业龙头企业,海外收入占比将超过80%。

洛阳钼业此次定增发行价格为3.82元/股,国企结构调整基金获配7.4亿股,投资金额28.26亿元。按9月19日洛阳钼业收盘价7.91元估算,此笔投资已浮盈30亿元。

此外,国企结构调整基金对中国中冶、中国国航、中国电建的投资,也获得了合计超过3亿元浮盈。

朱碧新表示,这几个项目表面看是在资本市场,但与结构调整紧密相关。投资体现了基金促进央企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定位,有利于带动和引导资本优化配置。

例如,中国中冶定向增发资金将主要用于新兴产业项目,如基建、节能环保、海绵城市等,有利于冶金建设等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中国国航定向增发资金将用于完善机队、提升服务质量、升级改造直销电子商务和开发机上网络项目;对中国电建的投资则将帮助该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增加投资,并推动其更快更好布局水环境综合治理等新兴环保板块。

过去一年中,国企结构调整基金投向央企及国企项目占比超过90%,另有约10%投向了具有良好收益前景的市场化项目。

京东金融项目是国企结构调整基金过去一年投资的一个备受瞩目的民营企业项目。此次投资金额6.73亿元,基金方面称,该项目是当前金融科技行业中最受关注的项目,结构调整基金参与有助于基金品牌在市场中的宣传。其次,通过投资互联网金融行业领先企业,结构调整基金将有效促进国有资本对“金融+互联网”这一新的商业模式进行提前布局。同时,基金未来可以利用互联网经济领域这一重要资源,促进基金与其他国企合作。国企结构调整基金表示,此项目预期将实现较为丰厚的市场化收益。

储备项目超过520亿元,将引导国有资本结构布局调整

过去一年中,国企结构调整基金团队走访了70家央企,用朱碧新的话说,“除了节假日、出差,基本上天天都在拜访央企”。事实上,国企结构调整基金团队按照市场化标准来招聘,很多人来自知名的股权投资基金、投行、担保公司等。通过对央企密集走访,这支市场化的团队对于央企、国企所面临的问题、困难有了十分现实的了解,对它们在结构调整方面的需求也有比较好的掌握。

据介绍,国企结构调整基金首期募集资金分3笔出资,首笔出资262亿元已于2016年10月底全部到位;今年底以前,第二笔出资393亿元将到位;明年底,剩余出资将全部到位。目前,基金签约金额超过511亿元,已交割和近期拟完成交割的近310亿元。此外,基金还储备了超过520亿元的项目,以把控投资节奏。

未来,国企结构调整基金会重点投向哪些方向?朱碧新表示,第一个重点方向是引导国有资本结构布局调整。基金将发挥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的引领和带动作用,利用资本市场资源配置的重要功能,推动国有资本向关系国家安全与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集中,更好发挥央企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中的中坚骨干作用。同时,结构调整基金可以通过与央企合作,提前布局央企由于主业限制或者政策制约而无法快速布局的新产业和新业态,释放国有资本的活力、保障国有资本新鲜度。

据悉,国企结构调整基金还会继续参与央企混合所有制改革,鼓励和引导非国有资本参与央企改制重组,实现股权多元化并积极放大国有资本功能。

此外,在促进央企技术升级创新方面,结构调整基金将在第三代核电、物联网、大数据、机器人、高端医疗、智能制造、新能源等领域重点投资。

在央企国际化经营方面,朱碧新表示,国企结构调整基金将充当“排头兵”,通过在海外设立并购子基金,或者收购海外资产管理公司,拓展海外投资渠道并获得更多优质的一手项目资源。完成收购后,根据央企需求和行业规划再进行央企之间的资源整合,引导中央企业跨国经营良性发展。

朱碧新透露,接下来的重点工作还包括加快子基金的搭建,实现子基金投资占比50%~60%的目标。截至目前,国企结构调整基金已设立深圳国调招商并购股权投资基金、北京国调中铝铜产业发展基金、北京国调混改投资基金3只子基金。

——————————————————————————————————————

2017年第38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7年第38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张芳超)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