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新闻 > 经济ke > 正文

马克龙改革劳动法,会向“懒汉”妥协吗?

劳动法改革是马克龙的政治招牌、核心政治资本,也是其政治生命的最大赌注,一旦有失,就很可能重蹈德维尔潘和奥朗德覆辙。

据报道,9月12日,法国多个城市爆发罢工游行,抗议该国总统马克龙推行的劳动法改革。这是马克龙就任以来首次面对大规模街头抗争的考验。

尽管如此,马克龙在劳动法改革问题上仍然立场坚定。继9月8日,马克龙发出“我既不会向懒汉、也不会向玩世不恭者和极端分子让步”的强硬声音后,11日,他再次重申,不后悔自己的“懒汉论”,也绝不会在劳动法改革问题上让步。

法国现行劳动法对员工保护过度

法国自二战后,尤其1968年“五月风暴”以来,劳动法越来越注重对劳工阶层的保护。最显著的特点是重长期就业合同(CDI)、轻短期就业合同(CDD)和临时雇佣合同(CTT),要求雇主尽可能给雇员提供CDI,并从法律上确保CDI雇员很难被老板解雇、即便解雇也会很容易获得失业补助。CDD不得超过18个月,逾期则同样被要求优先提供CDI。

这些规则固然保护了劳工利益,却损害法国企业,尤其中小企业的活力,使得它们劳动力成本高企,用工欠灵活,难以和其他国家的同行展开平等竞争。

不仅如此,由于劳动法规定,雇佣应届大学生,甚至高中毕业生时,也要尽可能提供CDI,而这些年轻人潜力未知、技能有限,未来工作方向不稳定,雇主们普遍不愿冒险,结果索性避免雇佣年轻人,或只签CTT,导致法国青年人失业或隐性失业状况严重。

上述问题积重难返,历届法国政府都煞费苦心想要加以改革。

本世纪初,右翼总统希拉克和萨科齐相继倡导劳动法改革,并于2006年由希拉克的总理德维尔潘推出《首次雇佣合同法》(CPE),允许雇主和初入职场的年轻人签署一份介于CDI和CDD之间的“首次雇佣合同”,但仅几个月就无疾而终;2012年,左翼社会党总统奥朗德推出旨在帮助年轻人进入职场的“未来就业”和“代际就业”两项“微调”,获得初步成功。在此基础上,他和劳动部长科姆丽在去年7月强推新劳动法改革(即所谓《科姆丽法》),结果遭遇强大阻力,不得不放弃。

马克龙上台后继续推动劳动法改革,今年6月,他授权总理菲利普和劳动部长佩尼柯公布劳动法改革细则8条,内容包括给劳资仲裁法庭规定的为雇主解雇赔偿金设置上限,整合企业内职工代表机构,改革失业保险金等。改革核心是削弱工团组织在企业中的影响力,赋予雇主用工和解雇员工更多灵活性,借此降低企业成本,提升就业率。

劳动法改革是马克龙的政治招牌

马克龙之所以如此积极、强硬,是因为出身社会党的他当初正是奥朗德《科姆丽法》的主要设计者和推动者。奥朗德版劳动法改革的半途而废,不仅让奥朗德放弃连选连任,也迫使原本是社会党“希望之星”的马克龙黯然退党,被迫另起炉灶。

爆冷当选总统的马克龙将劳动法改革当作自己核心政治纲领一路高举,其背后是法国企业家、中产阶级等一大批中右翼支持者。可以说,劳动法改革是马克龙的政治招牌、核心政治资本,也是其政治生命的最大赌注,一旦有失,就很可能重蹈德维尔潘和奥朗德覆辙。

此次带头组织全国性“懒汉对抗”的,是法国五大工会联盟之一的法国劳工总会联合会(CGT),以及部分学联组织。德维尔潘《首次雇佣合同法》的夭折,奥朗德劳动法改革的半途而废,都是这些“懒汉”的杰作。

他们之所以如此竭力阻挠劳动法改革,说到底,是唯恐工团势力被削弱,唯恐此头一开,后续各种旨在减少劳工福利、保障,增加雇主权力的措施接踵而至。

在“懒汉”的背后,则是在法国总统大选和6月11日法国立法选举中接连惨败的各左翼政党。在12日各地游行示威的人群中,不难看到诸如法国社会党总统候选人阿蒙、极左翼“不屈的法国党”创始人梅朗雄等左翼政治名流的身影。

然而马克龙已赌上政治前途,退无可退,8月28日有关推行劳动法改革的行政命令已送交法国行政法院,预计9月20日内阁会议将作出最后决定。

而“懒汉”及其背后的左翼政党当然也不会就这么偃旗息鼓,有消息称,工会和学生团体已酝酿在9月19日、21日和23日举行“一浪高过一浪的反对活动”。届时,新劳动法的命运会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陶短房(学者)


(网络编辑:贾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