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金融 > 正文

抽贷风波下:保千里“生态”陷资金困境

因VR概念而备受市场瞩目的上市公司保千里,近日“祸不单行”。

9月3日晚,正值重大资产重组的保千里发布公告称,汇丰银行深圳分行单方面冻结了公司资金7272.8万元,保千里由此向深圳市中院提起了法律诉讼。

在此不久前,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庄敏及其一致行动人也因重大信息披露违法行为遭遇处罚。有知情人士分析认为,此次遭遇银行“抽贷”即与其受处罚有关。

银行的“釜底抽薪”发生后,保千里的资金风险呼之欲出。透视保千里近年来的财报数据发现,与其资金风险相伴而生的,是一张依靠高杠杆融资和跨界并购得以急速扩张的“生态版图”。

资金“突然”遭汇丰冻结业内称与证监会处罚有关

9月3日晚,保千里公告,近日汇丰银行深圳分行以“有权随时单方面取消借款人的授信、有权随时要求借款人立即偿还相关贷款”等理由,单方面冻结了公司存放在平安银行深圳分行的非公开增发募集资金7272.8万元。

江苏保千里视像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保千里)为上交所上市公司,主营电子视像等领域,近年来以在VR、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布局引发外界关注。

从公开的信息中看,保千里资金被银行冻结,源于其为子公司的一项担保。

今年4月,保千里公告称,公司下属公司深圳市保千里电子有限公司(简称“保千里电子”)、深圳市鹏隆成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鹏隆成实业)、保千里(香港)电子有限公司联合向汇丰银行深圳分行申请15000万元综合授信额度,公司为上述下属公司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并与汇丰银行深圳分行于4月13日签订担保合同。

记者看到的一份加盖印章、落款日期为8月21日的文件显示,汇丰银行深圳分行致函保千里电子、鹏隆成实业等借款人称,“我行现决定立即取消贵司的授信,并且不再向贵司提供授信函项下的任何贷款。为此,请贵司立即全额归还上述授信函项下的全部贷款债务”。

记者就该文件的真实性向汇丰方面求证,截至发稿,对方未有回复。

保千里透露,8月18日,汇丰银行深圳分行在未书面通知保千里提前还款的情况下,申请冻结了保千里在平安银行深圳前海支行账户内1.03亿元存款中的7272.8万元。8月31日汇丰银行又在全额冻结保千里贷款余额的基础上,把保千里客户在汇丰银行的回款384万直接划扣,影响了保千里公司的正常运作。

9月5日,记者自知情人士处获悉,汇丰银行之所以采取该举动,可能与保千里遭证监会处罚有关。9月6日,记者致电汇丰银行深圳分行,电话无人接听。汇丰银行在给记者的回复邮件中称“对此事不予置评”。

此前的7月12日,保千里发布公告,公司收到了证监会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保千里在中达股份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过程中,向资产评估机构出具了两类虚假的意向性协议,包括4份虚假协议和5份含有虚假附件的协议。上述9份虚假文件使保千里估值虚增27339万元。

虚假协议事件令保千里走上风口浪尖。8月12日,保千里公告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对保千里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40万元罚款。相关责任人受到处罚。8月16日,保千里发布一系列高管辞职公告,其中包括董事长庄敏。同时,股民索赔也拉开序幕,这都令保千里未来经营情况蒙阴。

受处罚事件冲击,保千里股价从7月12日收盘的13.19元跌至24日的10.39元,跌幅27%,其后保千里宣布停牌。

尽管辞去董事长一职,庄敏仍是保千里实控人。

上市后数月跨界智能硬件曾与乐视“强强联手”

保千里即江苏保千里视像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司总部位于深圳。2015年,保千里借壳中达股份实现上市。2015年5月,中达股份更名为保千里。

根据借壳上市时发布的重组报告书,保千里当时从事的是传统的电子视像业务,主要产品包括汽车视像、特种视像、安防视像、商用视像四类产品。

更名几个月后,保千里以往的业务定位发生了变化,开始进行彼时备受市场追捧的互联网跨界。同年8月31日,保千里全资子公司——深圳市打令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打令智能)在深圳注册成立。

这一年,贾跃亭治下的乐视进行了疯狂的“生态化”扩张,乐视网在资本市场备受追捧,其股价经几次涨停后冲上历史巅峰。从公开可查的过往报道中看,彼时,作为智能领域“新手”的保千里曾经尝试过抱团乐视。

2015年9月7日,乐视TV在京召开发布会,打令智能在该会上发布了“打令随时美”系列新品。公开报道称,该款新品当时创下不菲销量。记者注意到,这一新品的发布距离打令智能成立仅有一周。

根据当时的报道,在该次发布会上,打令智能CEO唐德川表示,“选择乐视作为战略合作伙伴”,首先是因为“乐视和打令智能在品牌上强强联手”,其次,二者在产品布局上互补,“在愿景、产品和战略目标上是高度契合的。”

在2015年的919“乐迷节”上,保千里旗下的打令智能以“乐视的生态战略合作伙伴”身份出现。不过,从公开资料中,无法判断保千里旗下的打令智能与乐视是从何时正式“结缘”的。

记者看到,在保千里2015年报即公司上市后的首份财报中,保千里首次提及乐视,公司称“……小米、华为、乐视,都在建立自己的生态圈”;“随着‘互联网+’风口到来,智能硬件市场将成为各大互联网巨头争相押注的新领域。”

“智能硬件”利润不详公司称打令智能已盈利

“智能硬件+”成为保千里在借壳后的业务方向之一。据2015年报介绍,保千里在该领域主要包括“智能硬件+个人”、“智能硬件+实体店”、“智能硬件+公共场所”,三大业务模式分别对应三家子公司,即打令智能、彼图恩、智联宝。

那么,保千里在“智能硬件+”领域的新业务盈利情况如何呢?

记者注意到,在2015年报中,保千里公布了旗下的4家主要控股参股公司业绩,分别是保千里电子以及智能硬件领域的智联宝、打令智能以及彼图恩科技。其中,主营视像产品、即公司原有传统主业的保千里电子为盈利状态,而后三家“智能硬件+”公司的净利润均为负数,亏损额分别为-203万元、-213.59万元和-309万元。

在2016年报和2017年报内,保千里不再披露打令智能的经营情况,9月8日,保千里董秘办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之所以没有披露单家子公司的业绩状况是因为“财报内是按照大类披露的”。该人士称,打令智能具体在公司的(业绩)占比不太清楚,但其表示打令智能目前已经盈利。

以打令智能主要产品VR手机为例,上月,打令智能发布了第二代手机,保千里方面宣称其为全球首款VR手机。保千里董秘办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此前推出的第一代VR手机“以体验为主,销量不是很大”,而第二代现在开始预售,目前在京东上预约了有几十万台。

记者在京东商城“保千里打令专卖店”看到,该店铺全部商品仅有三个,分别是售价4980元、4999元和8800元的三款手机,其中两款已发售手机的商品评论数加起来不足百条,而另一款手机尚未正式售卖,目前的状态为开放预约,京东平台上显示已预约人数为20万人。记者尝试后发现,该商品不需支付预约订金,点击即提示预约成功。

去年至今20笔投资半年商誉激增206.58%

在从传统制造业跨界智能硬件的同时,保千里像曾经的乐视一样,踏上投资并购之旅。

梳理2015年报可知,当年公司有9项股权投资事项,其中金额较大的包括向保千里电子增资26000万元、参股道路股份、深国融众筹、深圳市岁兰千里产业并购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进入2016年,保千里的投资频度大幅提高,据记者统计,当年公司有14项股权投资活动。保千里公布期内投资金额为19.78亿元。其中金额较大的为延龙汽车、小豆科技以及创新工场。

2017年上半年的6个月中,保千里的股权投资已有6项,期内投资额达18.5亿元。从2015年起、截至今年上半年,保千里的投资并购活动达到29项;2016年以来的20项投资总金额合计38亿元。

查阅保千里财报发现,截至2016年年底,公司商誉总额为7.92亿元,到了2017年半年报中,商誉陡增至24.3亿,增幅达206.58%。财报中对此解释为“并购公司增加所致”。

在2017年中报内,保千里未将两项金融方面的投资纳入:

2016年6月,保千里公告,拟发起设立中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0亿元,其中公司以自有资金出资人民币1.38亿元,出资后占中康人寿注册资本的13.80%。同年9月,保千里公告,参与投资深圳市岁兰成长智联产业投资基金,产业投资基金总规模不超过30亿元,其中公司拟作为有限合伙人(LP)出资不超过人民币8亿元。

“2017年,公司在符合公司战略的上下游领域,不断通过收购兼并、对外投资等方式获得优质资产、实现有效扩张的目的”,保千里在2017年中报中称。

入股延龙汽车是保千里借壳以来最大的一项投资。

2016年6月,保千里公告称,以自有资金人民币64000万元对延龙汽车进行增资,增资完成持有46%股权。2016年11月,保千里再发公告,以自有资金7256.5万元收购5%股权,实现控股。

据公告,延龙汽车投前估值为68173.91万元,截至2016年4月30日净资产为16852.75万元,增值幅度为304.53%。记者注意到,延龙汽车处于亏损状态,2015年亏损2843万元,2016年1-4月亏损427.73万元。此外,工商信息显示,延龙汽车陷于15次法律诉讼当中,5次被列为被执行人。

除此之外,天眼查显示,保千里投资的深圳星常态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在2015年08月17日被列入经营异常,原因是未按规定期限公示2014年度报告,深圳市安威科电子有限公司两次因承揽合同纠纷陷入诉讼,较近一次是在8月1日。据2017年中报,保千里对北京智尊保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权益法下确认的投资损益为-56.7万元。

去年高杠杆融资超50亿涉及定增、发债、银行贷款

为了支撑“智能硬件+”的拓展和对外投资并购,保千里在借壳上市之后频频融资。

在借壳上市的2015年,保千里发布定增方案,拟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9.88亿元,其中一大募投项目就是移动智能硬件——手机打令产业化项目。

到2016年初,该项定增完成。当时参与定向增发的机构主要包括华龙证券、中车金证投资、海富通基金、金鹰基金、红塔红土基金等机构投资者,发行价格为每股14.86元,然而目前保千里股价仅有10.39元,上述参与定增的机构投资人已经深度被套。

发债也是保千里融资的一大手段。

2016年,保千里通过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进行募资,合计募资12亿元。今年7月,保千里又宣布,拟以公司下属公司千里启航为发行主体发行境外债券,总发行额度不超过3亿美元,发行期限不超过5年。

2016年报显示,截至年底公司借款余额为37.61亿元,较公司2015年底借款余额4.17亿元增加33.44亿元,占2015年底经审计净资产14.52亿元的比例为230.30%,显示出保千里财务的“高杠杆”特征。

其中,应付债券新增12亿元,银行贷款新增21.18亿元。这意味着保千里在2016年通过定增、发债以及银行贷款合计融资约53亿元。

高杠杆融资之外,保千里还对下属子公司进行了高比例担保。

据公告,截至今年7月19日,保千里已累计为下属公司提供了301000万元人民币的担保。下属公司已实际发生的贷款金额为23.7亿元,占本公司2016年度经审计净资产比例为54.2%。

高杠杆的特征还表现在:保千里的实际控制人也对所持公司股份进行了长期的、高比例的质押。

据8月14日公告,保千里实控人庄敏持有公司85486.6万股限售流通股,已累计质押股份84548万股,接近全部质押。而在一年之前的2016年6月,庄敏当时就已累计质押股份80901万股,质押率达96.41%。

9月8日,新京报记者向保千里董秘发去邮件,欲就上述相关问题进行采访,截至发稿未有收到回复。

现金流承压保千里称冻结已影响经营

根据财报,保千里第一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减少791.26%,到了二季度末为同比减少1247.16%,公司的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出5.2亿元。

截至上半年底,保千里账面货币资金仅有11.81亿元,比年初减少21.2亿元,降幅64.15%。同时,保千里短期借款金额为23.6亿元,账面资金仅为短期借款余额的一半。

在“抽贷”事件爆发后,保千里的资金链如何维系备受外界关注。

9月7日,保千里对新京报记者称,作为一家高速成长的高科技公司,有一定比例的负债经营可以良性促进公司更加全面快速地发展。对于一年内到期的债务而言,公司可以通过回收应收账款提升偿债能力。

“作为上巿公司,也可以通过下属子公司出让股权引入投资资金等多种融资方式提高偿债能力。”保千里称。

保千里方面也对记者表示,此次冻结已经开始影响到公司的正常经营。

据保千里9月3日公告披露,由于汇丰银行深圳分行单方面冻结了公司在平安银行的资金,平安银行深圳分行出于控制自身的风险的考虑,被迫连带冻结了公司部分资金及房产。截至目前,公司被冻结资金总额为17316万元,其中非公开增发募集资金16984万元。

此外,平安银行深圳分行还同时冻结了公司位于深圳市南山区的两处房产,总建筑面积约4800平方米。

9月7日,保千里对记者表示,不排除上述事项可能会导致其他合作的银行采取同样措施,要求公司提前还款或冻结资金、房产,不排除上述事项有可能会影响公司资金链,从而影响公司正常生产经营。

目前,“抽贷”事件已经走入司法程序。保千里在公告中称,针对汇丰银行深圳分行不尊重契约精神、破坏金融市场秩序、滥用法律规则,冻结公司资金并恶意抽贷,损害公司的利益的行为,公司向深圳市中院提起了法律诉讼。

9月10日,保千里公告称,为了更好的适应公司业务发展对铺底流动资金的需要,同时调整公司负债结构,缓解公司资金周转压力,决定授权管理层在董事会授权融资规模范围内与相关债权银行协商,推进并组织银团贷款。

新京报记者赵毅波北京报道


(网络编辑:贾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