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文化时尚 > 正文

科技是载体,人类只是推动科技进步的仆人?

文章导读: 在“网络常胜”这个想法背后首先受到影响的领域并不是人类网络,而是建立在各种事物之间的网络。

当今世界的变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快。著名企业咨询顾问彼得·汉森认为,推动我们人类社会进步的原动力并不是科学技术本身,而是万物互联的本质需求。我们将步入一个名为网络时代的纪元,周围的一切皆由数字技术新常态所影响。

如果我们依然以线性系统来看待环境、经济、市场及组织,而不能以全新的视角把我们的商业、公司及市场看作一个复杂的、相互作用、适应的系统来考量,那我们将不能理解并充分利用这个网络时代。

反之,如果你能真正了解这个正在迅速改变世界的网络系统的本质,并充分加以利用,那你将知晓未来,也能够在下一个时代生存下来。

彼得·汉森

责编:周琦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36期)

P86

《智能化生存:万物互联时代启示录》

推荐指数:★★★★

作者:彼得·汉森

译者:周俊 孙倩倩 杞万村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9月

作者简介:

彼得·汉森

著名演讲家、企业家、企业咨询顾问,在突破性创新、领导力提升、网络化、数字化影响、智能化生存等领域有很大影响,常受邀在诸如苹果、谷歌、贝宝等企业发表主旨演讲。

在“网络常胜”这个想法背后首先受到影响的领域并不是人类网络,而是建立在各种事物之间的网络。

前段时间,我们开始讨论物联网,越来越多的设备通过它相互联结。思科公司预计,到2020 年,会有超过500 亿的设备在这个星球上实现联网,这意味着每个人拥有超过10 个设备。传感技术的成本在急剧下降,芯片的费用如雪崩般下跌。到那时,我们将拥有可以信赖的网络。这些网络不仅仅可以用来在人类之间发送邮件、更新Facebook 或分享图片,甚至可以在物物之间开始互相交流。

而且不仅仅是物体。奶牛也一样。我们未曾想过,这个星球上最聪明的动物,正在迅速地互相联系起来。像丹麦的养殖农场已经为奶牛们配备了传感器和联网功能,这样农民们就可以跟踪它们的食物摄入并优化牛奶产量。联网的奶牛是地球上最有效的牛奶生产者。

与此同时,一些公司(如飞利浦公司)正积极投身到从保健到灯具的产业重组中,并让自己的所有产品能够联网。灯柱已经成为网络的一个活动节点并能够监控交通、犯罪或事故。很快,你家里的所有灯泡都会有一个IP 地址并成为网络的一部分,这将允许你通过智能手机来开灯。飞利浦公司最近还引进了一种内置化学传感器的联网牙刷,这样就能通过手机链接健康数据库。

你的家将会充满各种监控、链接和信息交换。你的设备将会听从电网指令,然后知道在什么时候打开最经济。你的冰箱将会在你离开家很长时间后自动断电。你的洗衣机将会在夜晚分析完你的互联设备和电力供应后,自动开始洗衣服。

你的汽车将实时向保险公司提供数据。我们将会见证实时的、基于利用率的保险时代的到来,那时汽车或自行车只有在你使用它们时才投保。每当你将车开出车库,汽车和保险公司就开始根据你前往超市的路径进行激烈的讨价还价,然后得出最优化的保险协议。而你甚至都不会知道这一切的发生。

这些就是万物互联时代的真实写照,那时世间万物都是互联的。我们将会住在联网的房子里,生活在智慧城市中,活动在互联区域中。

而这些对某些人来说是相当恐怖的,他们认为这会导致巨大的损失。1965年发生在美国东北部的停电是历史上最糟糕的事情,造成这一切的正是我们对电力的依赖。某一节点的过载引起了电网中一级一级层叠的故障。大纽约区超过3000万的人口在没有电力的情况下度过了13个小时。

我们越来越受制于机器,被算法所掌控,并被智能物联网玩弄于股掌。

众所周知,飞机不需要飞行员人为操控就可以进行起降,也几乎不会发生什么悲惨的事故。无人驾驶的汽车比有人驾驶的更加可靠、更经济和更安全。那么,被智能物联网所支配就很糟糕吗?

凯文·凯利是一位伟大的科技哲学家,他也是《连线》杂志的创始人之一。1993年,该杂志一度成为所有数字化领域的核心刊物。如今凯文已经不是《连线》杂志的主编,但当问到“什么是科技”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时,凯文·凯利给出的答案让我们大为吃惊。我们中的大多数人会认为,这个答案无非是“科技是推动我们人类不断发展进步的发明、创新及创造的综合体”。凯利却对这一观点表示了质疑:“为什么不能说科技是载体,而我们人类只是推动科技进步的仆人呢?”对凯利来说,我们人类仅仅是在科技进步过程之中推了一把。人们习惯性地认为是我们发明了科技,但在凯文·凯利看来,科技在利用人类到达下一个等级。科技是载体,是自然之力,而不是人类脑力劳动的产物。

英国著名科幻小说家道格拉斯·亚当斯非常认同凯利的观点。在亚当斯的文学作品中,他将地球描述为“终极计算机”,而我们人类只是这台巨型有机电脑中的一部分,只有这台电脑才能计算出“关于生命、宇宙及万物”的答案。

我确信,我们将会看到越来越多由科幻作品和好莱坞大片所展现出来的、非乌托邦式的未来,那些场景告诉我们进入智能时代后,世间万物将会变得很糟糕。我几乎想象不出当人工智能遇上互联世界时会发生什么,而我们人类都不知道自己的网络会发生什么样的动荡——当智能交通指挥灯开始和无人驾驶汽车进行交流,或当成群的收割机经过田野,而上面放养着高度互联的奶牛。如果道格拉斯·亚当斯还健在,也许会在《银河系漫游指南》之后再写出一本完美的非虚构巨著出来。

观望地球,我们看到的人造基建网络是历经数百年才完成的。如果你能看到在此之上的通信网络,你就会发现一层又一层的网络叠加在一起,人类经过上一世纪的不断改造,使其达到了一个复杂而又精妙的水平。所有这些都是人类意志的表现,也是人类文明共同努力的结果。

在我看来,网络是人类进步最根本的推动力,我们必须要了解网络,才能在下一个时代生存下来。

我相信网络会赢,网络不败。

我们正见证着人类社会颠覆性的变革。包括我自己在内,许多人一开始以为这场变革源自数字技术,从而让我们能够见证新时代的到来,这个新时代是以数字原生代引领未来以及蹒跚男童摆弄着iPad的海报画面为标志的。然而,我们都错了。

新时代的到来并非因为数字技术,而是因为网络。

我们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与其他事物互联的。信息在网络中正以越来越高的强度运行,而这完全颠覆了旧时代。传统意义上的市场正在消失,网络中的顾客信息成为市场的核心部分。如果外面的世界形成了网络,那企业只有去仿效。

总之,如果你能真正了解网络,那你将知晓未来。

(本文节选自《智能化生存:万物互联时代启示录》一书,有删改,标题为编者所加)

————————————————————————————————————————

fm

2017年第36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崔晓萌)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