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经济 > IT > 正文

迷你KTV成“网红”

商家:我自带盈利模式 文化部:你得来备案

文章导读: 目前,共享经济已经渗透国人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从2016年开始,共享经济中的“异类”——迷你歌咏亭(迷你KTV的官方名称)逐渐出现在各大城市的电影院、商场等处,成为不少年轻人追捧的“网红产品”。

p82-1

p82-2

p82-3

p82-4-2017 年第一季度友唱、咪哒、雷石的品牌影响力分别为6.6、6.2、5.8,短期内还难以出现独当一面的行业巨头。

2017年第一季度友唱、咪哒、雷石的品牌影响力分别为6.6、6.2、5.8,短期内还难以出现独当一面的行业巨头。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周琦 | 北京报道

责编:姚冬琴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35期)

目前,共享经济已经渗透国人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从2016年开始,共享经济中的“异类”——迷你歌咏亭(迷你KTV的官方名称)逐渐出现在各大城市的电影院、商场等处,成为不少年轻人追捧的“网红产品”。

与其他共享经济还在“烧钱”的境况相比,迷你歌咏亭从成长之初就已进入盈利模式。随着接连不断的企业融资,迷你歌咏亭如雨后春笋般扩张,安全、卫生、监管等问题也随之而来。近日,文化部印发《关于引导迷你歌咏亭市场健康发展的通知》(下称《通知》),要求迷你歌咏亭平台运营企业于2017年8月31日前将其已投入运营的迷你歌咏亭相关信息汇总后报文化部备案。

纳入正规监管体系后,这个号称数百亿级市场的行业,能否走出一条共享经济的新路?

5年后市场规模将超300亿元

目前,迷你歌咏亭的入局者已经达到10多家,主流品牌包括友唱M-bar、咪哒miniK、雷石WOW屋等。与租金高、人力成本高的传统KTV不同,迷你歌咏亭的成本极低。只要配备齐玻璃亭、点歌机、高脚凳、耳机、话筒,一座迷你歌咏亭就可以开张,设备成本在2万~3万元左右。

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7年中国迷你KTV市场前景研究报告》数据显示,预计2017年,中国迷你KTV市场投放量将超过3万台,市场规模将达到38亿元;预计2022年线下迷你KTV市场投放量将达到20万台左右,市场规模将达到310亿元左右,未来市场规模潜力巨大。

敏锐的资本早已嗅到商机。2017年,位于头部的几家迷你歌咏亭平台运营企业均获得投资。7月20日,星糖miniKTV对外宣布,公司成立3个月以来完成天使轮、A轮、A+轮融资,融资总金额1500万美元;此前,唱吧宣布对咪哒miniK投资数千万元;友唱则获得了新三板企业友宝在线多次增资入股,估值达数亿元。线下的火爆和资本的快速涌入使得迷你歌咏亭成为资本市场新风口。

资本的大量涌入,与目前迷你歌咏亭的发展趋势息息相关。迷你歌咏亭的发展模式主要分为机器售卖、代理加盟、直营,虽然一部分着急收回成本的商家通过授权加盟代理快速获取投资回报,不过位于头部的几家公司基本倾向于直营,如友唱直营比例占到80%,WOW屋则接近90%。

雷石CEO、WOW屋创始人马杰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介绍,“直营模式相对而言较为灵活,利于拓展市场,在进行各种活动或推广时,不会受到加盟方制约,但是成本确实也更高。”以10万台投放来计算,每台平均1.5万元,设备成本即达15亿元。每台迷你歌咏亭平均需要3个人来负责组装、卫生管理、维护等,再加上租金及庞大的管理团队,是一笔不小的投入。

令人关注的是,迷你歌咏亭与其他共享经济最大的区别在于其创立之初已有自己的盈利模式。大部分迷你歌咏亭均以单首歌或分钟计算,10至60分钟收费十几元至几十元不等。业内人士透露,在核心位置设置的迷你歌咏亭,半年左右即可回本。在8月19日召开的WISEx新共享行业峰会上,WOW屋将自己的产品搬至现场。马杰透露,现场的迷你歌咏亭当天就已实现盈利。“唱歌市场其实社会已经帮我们长期教育,大家愿意为唱歌付费,卡拉OK厅就是最明显的例子。迷你歌咏亭只不过是把卡拉OK厅小型化、标准化,盈利也是顺其自然的。”

从设备商转向服务商

在迷你歌咏亭快速增长之余,一些问题也逐步显现。文化部文化市场司副司长马峰介绍,文化部通过调研,发现迷你歌咏亭存在行业定位和管理问题,涉及内容、安全、消费者合法权益保护等问题。

中国传媒大学音乐与录音艺术学院副教授张谦也指出,迷你歌咏亭在曲库管理、版权交易上不太规范,存在未将相关收益按比例返还给音乐创作者和唱片制作方的现象。

鉴于上述问题,文化部日前发布的《通知》,要求将迷你歌咏亭放置地等信息报文化部备案,由文化部将上述备案信息向文化行政部门和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机构派发每个迷你歌咏亭的信息。

WOW屋COO王勇认为,《通知》的印发对于迷你歌咏亭平台运营企业来说是一件好事,将迷你歌咏亭纳入国家监管体系,说明国家对文化娱乐行业转型升级过程中出现的这一新业态表示认可。“其实《通知》不仅是规范了行业,也扩大了我们的受众面。比如未成年人是不能进入传统KTV的,而《通知》确认了未成年人合理使用迷你歌咏亭的合法性”。

同时,随着市场快速发展,竞争也开始白热化,迷你歌咏亭行业内部硝烟骤起。2017年4月10日,咪哒miniK以外观设计专利侵权为由,将友唱M-Bar等3家企业告上法庭,索赔1.6亿元。

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目前市场上的迷你歌咏亭模式极易被复制,产品同质化现象严重,用户难以形成持续黏性。同时,参与者进入市场门槛低,缺乏核心竞争力,难以形成竞争壁垒。

对此,雷石CEO、WOW屋创始人马杰认为,迷你歌咏亭作为新生事物,在发展初期确实存在同质化现象。不过,激烈竞争后,消费者对于同质化的宽容会转变为挑剔,这就需要运营者掌握核心竞争力。“迷你歌咏亭的核心在于创新,专利和技术极其重要。”马杰还表示,对于迷你歌咏亭行业来说,设备商和服务商其实区别很大,不仅要重视渠道,内容上也要寻求品质与创新。“除了增加歌曲曲目和内容外,我们也在尝试加入VR、AR技术,不仅是手机,我们未来的目标是将唱歌拓展至更多的智能设备上。”

唱吧入股后,咪哒miniK生产方艾美科技也开始考虑以硬件售卖为主的公司转变成服务型公司,未来可能会在全国各地增设服务中心,将盈利点变为基于硬件的增值服务。

业内人士预测,未来一段时间内,迷你歌咏亭必然会迎来一轮残酷的行业洗牌,大鱼吃小鱼在所难免。不过,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2017年第一季度,友唱、咪哒、雷石的品牌影响力分别为6.6、6.2、5.8,短期内还难以出现独当一面的行业巨头,线下迷你歌咏亭的先入者,或将面临新鲜力量的持续挑战。

——————————————————————————————————————

《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35期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35期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何颖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