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文化时尚 > 正文

【悦读】当年,是IBM将英特尔带入个人PC市场

文章导读: 戈登·摩尔对技术进行创新,并使“变节资本”成为关键动力,使硅谷成为如今的模样;作为仙童半导体的研发总监,他在芯片制造中扮演着关键角色;在英特尔初创期,开辟了第二条战线,即用微处理器来实现数字逻辑;他为全球半导体产业以及电子革命确立了核心动力,促进了技术普及,加速了社会变革;他创下了有史以来为环境保护和高等教育提供捐赠的最高纪录——成为唯一一个已捐善款超过自己剩余身家的人。

摩尔定律广为人知,但是其提出者戈登·摩尔作为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人物之一,却又鲜为人知。依靠技术的卓越、专注和孜孜不倦的勤勉,戈登·摩尔以一种不同于政治人物的方式改变了我们的世界。他对技术进行创新,并使“变节资本”成为关键动力,使硅谷成为如今的模样;作为仙童半导体的研发总监,他在芯片制造中扮演着关键角色;在英特尔初创期,开辟了第二条战线,即用微处理器来实现数字逻辑;他为全球半导体产业以及电子革命确立了核心动力,促进了技术普及,加速了社会变革;他创下了有史以来为环境保护和高等教育提供捐赠的最高纪录——成为唯一一个已捐善款超过自己剩余身家的人。

p80

《摩尔神话:硅谷数字革命先驱的传奇人生》

推荐指数:★★★★

作者:

阿诺德·萨克雷

戴维·布洛克

雷切尔·琼斯

译者:黄亚昌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9月

作者简介:

阿诺德•萨克雷

剑桥大学科学史博士,美国化学遗产基金会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先后在剑桥大学、牛津大学、哈佛大学等担任过职务。

戴维•布洛克

电子产业史学家,美国计算机历史博物馆软件历史中心主任。

雷切尔•琼斯

英国记者,擅长写作关于技术和创业的内容。

当年,是IBM将英特尔带入个人PC市场

阿诺德•萨克雷 戴维•布洛克 雷切尔•琼斯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35期)

戈登·摩尔是对的:他将重复帕特·哈格蒂的错误。由于他坚定地专注于半导体制造技术,以及他喜欢用量化的衡量方法来指挥和控制,他根本无法看到大量社交互动的重要性,这些互动推动着日常生活,并促成了个人电脑的突然崛起。这一次,他的直觉不合时宜。不过,由于个人电脑是基于晶体管造出来的,所以英特尔成了一个受益者。

当戈登面对自己押宝256K DRAM 却只得到令人沮丧的结果时,IBM 在1984 年下半年和整个1985 年为英特尔提供的缓冲给了他喘息之机。这款DRAM 代表了复杂度和性能的最佳点以及单位电子功能的最小制造成本。然而,竞争对手的设备的性能完全可以接受,但便宜得多。存储器已经成了一种大路货;竞争完全在于价格。在经济衰退的环境下,日本制造商却一年拿下10 亿美元,这令人咋舌。“他们的损失是美国公司的两倍,”戈登回忆说,“但他们对痛苦的耐受性更高。”英特尔只取得了全球256K DRAM 市场的0.1%,戈登用最先进的化学印刷技术来重获利润和市场份额的策略失败了。英特尔“领先了却绊倒了,投资了却搞砸了,而且发现竞争十分激烈”。

有了质量相当的制造水平和用以夺取DRAM 市场的激进定价,诸如日本电气公司等令人生畏的日本竞争者也在朝着戈登钟爱的EPROM 挺进。对于英特尔的存储器业务,戈登面临重大决策。他接下来该怎么办?继续做DRAM,这很有诱惑力。英特尔的“俄勒冈帮”最近做出了下一代的1Mb DRAM 芯片,它可以把功能电路做到一百万分之一米那么小,并在1 美分硬币大小的面积上放置超过1 亿个晶体管。“这是最先进的设备,”戈登回忆说,“我们必须决定用它来做什么。”

放眼望去,戈登看到,有两件事一目了然:需要投资和缺乏回报。“要再次成为一个重要玩家,我们必须要以大约4 亿美元的成本建造两座新的晶圆厂。”然而“没有人在DRAM 上赚钱。我们有资金进行投资,但从中得到回报的可能性看起来小得可怜,因为DRAM 价格已经崩溃了”。存储器这种产品曾经有足够的数量来驱动英特尔的生意,“当丧失了这种优势时,我们知道该退出存储器业务了。这个论证在于,因为存储器是技术驱动者,所以你得做存储器生意。但我们看到DRAM 朝一个不同的技术方向走了。”

戈登和格鲁夫反复斟酌这个观点。在戈登的心里,DRAM 意义重大。此外,英特尔的营销负责人认为,为客户提供从存储器到微处理器的全套芯片是必不可少的,而英特尔拥有最新的CMOS DRAM,这是独一无二的。不过戈登还是摆不平数字,似乎没有办法让进一步投资取得回报。格鲁夫向他的老板提出了一个问题,最终了断了这件事:“如果你是从外面来的,穿过这扇门来经营公司,你会留在DRAM 业务中吗?”戈登怔了一下,然后回答说:“不会。”在这个“旋转门”时刻,答案清晰地浮现出来,英特尔到了退出DRAM 市场的时候了。

这个结果深刻而且直接。放弃投资意味着,英特尔的未来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紧密地和微处理器结合在一起。戈登现在做出了一个重大的战略决策:把他在俄勒冈的人力转向新的重点,这个团队将把英特尔强大的32 位微处理器80386 用1 微米的CMOS技术做出来。在“也许是我们做过的最重要的战略决策”中,为了改进硅印刷技术,英特尔最先进的微处理器将取代存储器,成为持续推动的焦点。

“我们在微处理器上集中了一个非常好的技术开发团队,”戈登回忆道,“把重点放在那里,是存储器决策最重要的部分。”DRAM 是英特尔的“第一个大赢家”,但戈登老练地紧跟新形势,而且并未心怀遗憾。“如果我们继续在DRAM 上竞争,我们就无法在微处理器上那么积极进取了。”他也承认,此事在一定程度上已经不在他的掌握之中:“影响英特尔生意的一个最重要决定甚至不是由英特尔做出的。这个决定是IBM 做的,当时它决定把英特尔的CPU 用于自己的个人电脑。”这件事的意义超过了其他任何事情,它帮助英特尔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的微处理器业务上,并且“推动了其他关键决策,这些决策影响到了公司迄今为止的形式和重点”。其他美国芯片公司也退出DRAM 市场并消亡了。在西格尼蒂克,戈登的儿子肯经历了“两轮裁员”,但设法保住了自己的工作。

戈登输掉了他在DRAM 上的赌注。要在下一代兆比特产品上成为重要的参与者,面临着数亿美元资本投入的需求,他选择了退出DRAM,放弃了在半导体领域具有最大市场规模的产品系列。“幸运的是,在英特尔,我们可以去另一个地方。”许多生产工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英特尔需要让产能和劳动力与现实需求保持一致。戈登批准了永久关停现已过时的古利弗莫尔晶圆厂,关闭其他一些设施,并裁掉4000 名员工。

尽管预期令人泄气,但PC 的生产和销售仍然持续上行。386 被安排进入常规生产,戈登对其寄予厚望,希望电脑制造商把它用于下一代IBM PC 兼容机。康柏是克隆机的领先制造商,其市场份额已经达到IBM 的一半,它签了一份386 的订单,用于它为1986年规划的PC 系统上。IBM 决定坚持使用286,戈登认为它“放弃了领导地位”。他们“认为我们做不出386,所以他们没有围绕它进行设计”。

(本文节选自《摩尔神话:硅谷数字革命先驱的传奇人生》一书,略有删改,标题为编者所加)

责编:周琦

——————————————————————————————————————

《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35期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35期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何颖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