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论道 > 正文

为何要选别人认为没戏的企业或行业

“锤子力挺者”郑刚谈投资秘诀

文章导读: 8月8日,郑刚在微信朋友圈内转发了《罗永浩或得10亿元加持,将每年推出6款锤子手机》一文,并在评论中写道:“差点被阿里巴巴害死。明知道创业公司拖不起,前前后后弄了半年,最后说不。”郑刚还提醒大家缺钱时千万不要找阿里,“他们是大怪兽,对创业公司无法、不可能怜悯和雪中送炭。”

p63-郑刚旗下基金对锤子科技的投资累计超过2亿元

郑刚旗下基金对锤子科技的投资累计超过2亿元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宋杰 | 上海报道

责编:周琦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35期)

一个朋友圈转帖引发的“口水仗”,令锤子科技的投资方之一紫辉创投CEO郑刚成了圈子里的红人。

8月8日,郑刚在微信朋友圈内转发了《罗永浩或得10亿元加持,将每年推出6款锤子手机》一文,并在评论中写道:“差点被阿里巴巴害死。明知道创业公司拖不起,前前后后弄了半年,最后说不。”郑刚还提醒大家缺钱时千万不要找阿里,“他们是大怪兽,对创业公司无法、不可能怜悯和雪中送炭。”

阿里巴巴很快对此做出了回应,阿里巴巴市场公关委员会主席王帅在个人微博上称,“投资不是公益,投资更不是借款和慈善。”

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专访时,郑刚豪言,锤子要用无懈可击的超级业绩,让那些承诺投资却久拖不决、没胆没量、差点害死锤子科技的各色投机人刮目相看。

“差点被阿里害死”

8月初,锤子科技CEO罗永浩在某创新者峰会上透露,“2016年是最凶险的一年,差一点就倒闭了。”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与阿里的投资协议谈判失败后,是国资进场输血,加之其他融资,锤子科技获得10亿元“救命钱”,最终才 “起死回生”。

8月8日,郑刚在微信朋友圈中留言表示:“‘罗十亿’这回坐实了。阿里天生就是接盘侠,不到企业发展的成熟期,千万不要让他们投,他们关心的永远是自己的利益,你能给他带来多少增值,不是创业的你。到关键时刻会按合同来执行,没有商量的余地。”

该条信息一经发布引发了业内人士的广泛关注。8月12日,郑刚再度表态称:“阿里和马云以及一众中国的大互联网公司的过去、现在甚至将来都是中国的骄傲,而紫辉毫不起眼,也有很多问题,要跟上的还有很多,但是帮助别人、成就别人在先的理念是做早期投资的核心思想,永远不会忘记。”

8月13日,锤子背后的“金主”浮出水面。成都东方广益投资有限公司在其官网发布公告称,已与锤子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了《股权投资协议》,拟投资人民币6亿元入股锤子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是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政府授权,成都市成华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和金融工作办公室履行出资人职责,投资组建的国有独资公司。

郑刚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专访时表示,不会删除“怼阿里”的原朋友圈,但也不想多做评论,希望息事宁人。“都是做投资的,我不会无理取闹。朋友圈我没删,就放着,也没什么”。在郑刚看来,锤子之前的融资并不多,“在我眼里做成这样已经很不容易,这本身就非常伟大,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对锤子的未来依旧相当看好。”

“锤子领悟了苹果的精髓”

资料显示,锤子科技自2012年成立以来,先后进行了4轮融资。郑刚在天使轮投资锤子科技4000万元。之后,在锤子屡被外界质疑时,锤子科技的每一轮融资,郑刚旗下的基金都会追加投资,累计超过2亿元。在锤子科技最难的时刻,郑刚甚至把自己北京的房子抵押给银行,换来资金给罗永浩维持公司。

身为苹果迷,回顾当初之所以投锤子,郑刚说是因为锤子领悟了苹果的精髓,完全不同于其他安卓手机。在他眼中,锤子科技是一家非常有创新创意的公司,创新创意也正是其核心竞争力。“有人说手机行业已经不行了,是红海,但是哪个行业不是红海?社交、电商、家具,无数人都在竞争,我们找的就是在红海里有创新能力的公司和产品。乔布斯之前做过手机吗?2008年以前,有多少人用触摸屏智能手机?这是很大的改变和创新。”

郑刚说,锤子在做的事也是创新。“锤子科技仅以一款手机,一直在京东6·18手机销售额和销量排名的前8位。这排行上全是团队庞大、资金充足的手机公司,市值最低也在700亿元以上,规模是锤子科技的20~30倍。锤子科技这种以小博大、以弱挡强、坚持创业理念的不死小强加工匠精神,是当今中国智造最宝贵的品质。”

“找大家认为没戏的企业”

其实,不仅是锤子科技,诸多看似不搭界的独角兽企业,从天使轮到上市的投资阶段,背后都有郑刚的身影,例如陌陌、映客、银河数娱、触宝等。郑刚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紫辉创投定位于早期天使投资机构,是根据中国经济的发展状态来投资有高增长潜力、有颠覆性作用的产品或者服务。“投资诀窍只有一个,找到那些庞大的市场、优秀有经验的团队、合适的机会,以及大家认为没戏的企业或行业。”

郑刚认为,除了一些战略性的产业,如钢铁、半导体制造、粮食工业、先进制造等,很多非战略性产业应该回归市场,让市场去判断,通过自由竞争胜出的企业发展势头往往更好

他举例说:“日本发展最好的是电子行业、汽车工业,都是不受政府管控的;日本建筑业、运输行业受到政府高度补贴,反而发展得最糟。在我国,新能源汽车补贴就发生了许多‘造假案’。再如,深圳用比亚迪纯电动汽车做出租车我坐过,体验非常好,可是在上海、北京都看不到,你说这是为什么?”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注意到,郑刚于2010年参与投资的另一家创新型移动互联网公司触宝,目前也已露出锋芒,成为首家研发主动识别骚扰电话技术的企业。“我非常看好人工智能和区块链,有很大机会。”郑刚说。

——————————————————————————————————————

《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35期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35期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何颖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