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经济 > 产经 > 正文

去产能“先行” 北京告别800年采煤史

再过几年,“烧不尽的西山煤”就将成为历史。

2016年9月公布的《北京市化解煤炭过剩产能实施方案》显示,北京将用5年时间主动引导退出煤炭产能600万吨。8月18日,记者自京煤集团获悉,京煤2016年关闭两座煤矿,在全国率先验收,到2020年,其将关闭所有5座煤矿,这意味着北京800年的采煤史将走向终结。

北京在钢铁等其他领域的去产能进展也较大。除数年前首钢东迁外,根据近期通报,北京市化解粗钢产能210万吨,实施金隅股份和冀东集团两大水泥企业重组,还退出“僵尸企业”55户。

北京版去产能“先行一步”

2017年7月,北京市召开发布会透露,已提前完成了国家下达化解煤炭产能180万吨的年度任务,化解粗钢产能210万吨,实施金隅股份和冀东集团重组,有效化解了区域水泥过剩产能,退出“僵尸企业”55户。

2016年关停退出一般制造业和污染企业335家,拆除清退各类商品交易市场117家。

跟全国在2016年整体启动煤炭去产能相比,北京版的“去产能”早在2014年就悄然启动。

2016年,轰轰烈烈的去产能在钢铁和煤炭两大领域展开,由于首钢已经东迁,京煤集团备受外界关注。官网显示,京煤集团为北京市属大型国企,是本市唯一的煤炭生产国企,主要矿区位于西山一带,又称京西矿区。

2016年9月,本市相关部门联合制定《北京市化解煤炭过剩产能实施方案》,用5年时间退出煤炭产能600万吨,分流安置职工11615人,实现煤矿全部退出目标。

8月18日,京煤集团董事长阚兴告诉记者,“在2014年明确提出北京四个中心的定位以后,我们就感到北京不能再办矿了。”

“我们开会并达成共识,逐年逐个关掉;一块是民爆化工,一块是煤矿,虽然有市场需求,经济效益也不错,但不能犹豫,该关就关。”阚兴说。

自2014年到2015年底,京煤集团开始分流员工,为关矿做准备。不到两年间,京煤集团分流6000多人。进入2016年,随着全国范围内去产能工作展开,京煤开始关矿,当年100万吨产能的长沟峪矿井和80万吨产能的王平村矿井停产。

记者自京煤集团获悉,2018-2020年,京煤将依次关停木城涧煤矿、大安山煤矿以及大台煤矿,北京将实现零煤矿。

部分产业向京外发展

1958年,首钢“第一炉钢”炼出。在改革开放前,北京已经成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以及我国强大的工业基地和技术科学的中心。

正如北京市委改革办专职副主任胡雪峰曾公开表示的,疏解非首都功能是北京特色的“去产能”,也是北京当前最重要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2015到2016年两年间,北京调整疏解了350家商品交易市场。往日嘈杂拥挤的雅宝路、大红门等传统批发市场均在疏解之列。今年5月,“动批”最大的服装市场金开利德闭店,这个有着11年历史的市场谢幕,标志着“动批”疏解进入最高潮。

2015年3月20日,被称为“长安街上最后一根烟囱”的国华北京热电厂燃煤机组全部关停。在首钢早已东迁曹妃甸之后,京煤也将目光瞄准了京外。

记者自京煤获悉,京煤集团在内蒙古建设的高家梁煤矿2009年正式投产,产能600万吨,比京西四大矿的总产能都高,如今已近成为了上市公司昊华能源的收入主力。

在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加快的同时,一批产业基地在京外的曹妃甸等地崛起,京津冀协同发展提速。

【案例】

京煤关矿9种途径安置员工

矿关了,企业怎么办?京煤集团董事长阚兴坦言“压力非常大”。

员工安置是所有去产能企业都面临的一大工作。根据此前国家发改委通报,去年我国的去产能工作中煤炭行业涉及62万职工,钢铁行业涉及18万职工,到去年年底安排的职工已经接近70万。

京煤也不例外,上世纪90年代,京西煤矿最多曾容纳10多万名员工和家属,最近几年大约3万多人。

也因此,京西煤矿退出被认为是北京继首钢搬迁之后又一个大规模化解产能、疏解人员的大动作。

根据北京日报2011年报道,从2005年2月国务院批复首钢搬迁调整方案起到首钢宣布全面停产前,首钢已累计安置职工3.4万人。

记者获悉,2014-2015年,京煤集团安置职工6235人。2016年,又安置了3495人。在整个“十三五”期间,京煤集团须安置11615人,其中京籍职工5133人,非京籍职工6482人。

“去年关矿时候,每个月都会去矿上,去的话带着人力资源部相关部门的人,现场解决问题。”阚兴称。

京煤集团给员工提供了9种安置途径,“包括企业内部转岗就业、终止或解除劳动合同、内部退养、临时待岗、停薪留职等”。

阚兴说,“去年有位副矿级领导,我们直接问他想去哪里,满足他的愿望,最后他去了金泰地产集团”。

作为老国企的京煤也开始试水新兴产业。

今年7月,上市公司千方科技发布公告称,拟与京煤集团等共同设立北京京能千方停车投资建设运营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京能千方”),三年内以北京为主,投资、建设、持有并运营8-10万个车位,未来将登陆中小板或创业板。

千方科技透露,成立京能千方的一个原因是嫁接国有企业土地、停车设备设施等优质资源。

京煤在立体停车上的布局较早。

公开信息显示,京煤子公司——鑫华源公司上世纪90年代成立,国内第一台电梯式停车库就诞生在这里。截止2016年底,鑫华源公司生产制造的车库有十余万个车位在全国正常运行。

【对话】

京煤董事长:不后悔关矿

新京报:2020年关闭所有在京煤矿,压力大不大?哪方面压力大?

阚兴:压力很大。一个是上市公司昊华能源的业绩问题,一个是员工安置。

新京报:为解决员工安置问题,国家有没有给京煤拨款?

阚兴:有。国家给1.5个亿,北京市8.8亿元,我们企业承担8.8亿元。首钢当年也是,财政和企业各承担一半。

新京报:国家的去产能工作今年推进速度很快,原因是什么?

阚兴:跟以前的去产能不一样,现在的政策都要落实的,不落实就有巡视。去年煤矿关闭验收,中央的验收组就去了三次,而且直接去井口,到底封没封,电断没断,直接看分流人员名单,打电话随机抽查。

新京报:煤炭行情好转,后不后悔关了这么多矿?

阚兴:北京的煤矿质量好,价格高,距离港口也近,一吨800块钱,是内蒙古等主力矿区的四倍价钱。但我们不后悔。而且现在我们在内蒙古有个600万吨矿,上半年盈利3个多亿。现代化矿井,效率高,人员少。

新京报记者赵毅波


(网络编辑:贾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