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宏观 > 正文

人民币强势升过6.6,多重原因让空头几乎消失了

去年底出现“破7乌龙”后,人民币对美元不断贬值的趋势扭转,特别是近两个月来,人民币升值“凶猛”。8月30日,在岸人民币对美元官方收盘价涨破6.6至6.5927,创近一年新高。

“我们已经把今年的预测值上调到了6.76(原7.15)。”某外资行外汇分析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人民币对美元近期有望升值到6.5的区间下限。

德国商业银行首席中国经济师周浩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去年末今年初,离岸人民币的空头几乎消失了,做多人民币的还真不少,且已经持续一阵子了。”

究竟是什么原因支撑人民币汇率势如破竹?又能持续多久?

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多家机构分析师和交易员认为,人民币汇率引入“逆周期因子”、多方因素导致美元持续疲软,以及中国经济预期越来越好等都是人民币强势的原因。

不过,多数机构认为,美元四季度可能还有一波反弹才会逐步见顶,年内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大概率在6.62~6.95区间内波动。

美元内忧外患

“美元的投机多头持仓水平已经跌破了去年的低点,持续下行空间收窄,稍有利好消息的推动,将导致美元出现快速上涨。”福汇分析师瞿超7月时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然而,这种“理所当然”的操作思路却失效了。

美元指数8月份已跌到了92~93附近,交易员大多开始抢反弹操作,但这种操作一旦失败,就可能变为集中的平仓止损。

8月29日,东北亚地缘政治风险再起。据新华社报道,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当日在平壤指导了朝鲜人民军战略军中远程战略弹道导弹发射训练。导弹沿预定飞行轨道,飞过日本北海道大岛和襟裳岬上空,命中了北太平洋上的预定目标水域。

受此影响,市场避险情绪高涨,黄金上涨,美元指数则一度跌破92,最低至91.57,创30个月新低。

资深外汇人士韩会师表示:“2015年以来,美元虽然波动剧烈,但其大体的下限就在92~93附近,当美元跌至这一区间附近时,难免令部分投资者产生抢反弹的想法,银行的职业交易员也不例外。一旦交易员保留了美元多头头寸,到了第二天开盘就会本能地比较紧张,万一美元没有反弹,而是继续下跌,而且人民币开盘价也比较强势,交易员此时便面临抉择——是否尽快平仓止损。”

“有人可能会说,既然时机没把握好,那就等上十天半月,总能等到反弹那一天的。作为个人投资者的确可以如此选择,但交易员不行,银行交易员都是在严格的交易授权管理之下的,不能根据自身判断便宜行事,这是银行基本的风控原则。所以,一旦美元继续下跌,的确有可能导致机构多头集中平仓止损,这会对即期汇率产生直接冲击。”韩会师说。

显然,当前一轮美元的溃败是机构信心集体崩盘的真实写照。不过,8月30日凌晨开始,美元指数对一篮子货币开始反攻并收高于92关口上方,基本收复全部跌势并收高。最终在92.5附近徘徊。

除地缘政治外,导致美元疲软的原因还包括美国的“内乱”。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美股不断创出历史新高,美元则不断下跌,年内跌势创出30个月新低。“这缘于特朗普的政策,美元的回落有助于制造业工业重回美国。”富拓外汇(FXTM)分析师钟越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他还表示,减税、去监管等特朗普新政的刺激措施久不落地、棘手的债务上限问题、特朗普阴晴不定的政治风格,以及近期飓风“哈维”冲击得克萨斯州造成的巨大经济损失(可能高达千亿美元),均利空美元。

与此同时,美联储主席耶伦对货币政策的噤声更令多头失望,加息预期进一步降温,投资者开始质疑美联储是否会在12月加息。

有“加息风向标”之称的Fedwatch联邦基金利率期货显示,美联储今年再次加息的概率仅为30%左右。具体来看,一个月前,今年11月加息的概率为9%,8月22日已跌至4%,目前仅为1.9%,几乎可以确定11月加息无望;12月加息概率则已从一个月前的42.8%降至目前的30.9%。美国政治风波不断也促使耶伦在加息问题上更加谨慎。

人民币修炼“内功”

推动人民币升值的因素当然不只是弱美元。

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累计升值近5%,尤其在逆周期因子引入后的几个月,人民币涨幅高达近4%。新因子的预期管理作用无疑发挥了作用。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根据我们的实证研究,逆周期因子不仅有效引导中间价向人民币基本面趋近,同时也并未造成汇率定价效率的显著损失,因而相对合理地平衡了政策收益和政策成本,兼顾了汇率市场化改革和金融风险防范。”

央行参事盛松成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新因子的作用就是加入更多影响汇率的因素,使得汇率变动更加稳定,避免羊群效应,“我觉得这对于预期管理很重要。”

此外,近期央行对于人民币强势上涨似乎也表示一定程度的默许。更早前,有交易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前就发现,央行可能通过引导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走弱或调节逆周期因子,让人民币不跟随美元大跌而大涨。”例如,美元指数从4月7日的100.71回落至5月5日的98.75,降幅达1.95%;同期,人民币中间价仅由6.8949升到6.8884,升幅仅为0.09%。

不过,近期这一态势则完全逆转。韩会师表示,从近期中间价的走势看,美元指数下跌一定会导致次日人民币中间价升值。这很可能说明,监管当局对于当前人民币强势局面的态度至少是中性的。

中国经济预期被不断调高也为人民币升值增添了底气。

评级机构穆迪近日将中国2017年的经济增速预测从6.6%上调至了6.8%,2018年的预测则从6.3%上调至6.4%。穆迪表示,中国一季度和二季度经济已经“稳健”扩张。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今年则已三次上调中国经济增长预期,最近一次将今明两年增速预期分别上调到了6.7%和6.4%。

与此同时,中国不断升级的吸引外资措施,也抑制了资本流出,外储规模也已连续多月增长。虽然今年二季度人民币结售汇数据逆差有所扩大,但较去年底情况仍有明显改善,反映人民币贬值预期已得到有效抑制,7月份结售汇数据逆差也已再次收窄。

不过,程实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如果美联储启动缩表和进一步加息,或导致现处低位的美元持续反弹。因此,人民币的贬值压力下半年或有所加大。但在预期管理下,人民币对宏观经济基本面的反应能力有所提升。在经济维持平稳下,我们认为人民币将保持在稳定的运行轨道中。”

招商证券预计,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年内波动的区间为6.62~6.95,麦格理则预计为6.5~6.9。


(网络编辑:贾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