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宏观 > 正文

防范“灰犀牛”式风险的攻坚战:出清“僵尸企业”

文章导读: 出清“僵尸企业”势在必行,从中央到地方,一场处置“僵尸企业”的战役已经打响,但其过程却难言轻松。

fm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34期)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谢玮 徐豪 丨 北京报道

责编:陈惟杉

中国目前有多少“僵尸企业”?

要回答这一问题并不容易,据中国人民大学相关课题组的研究,目前全国工业部门中“僵尸企业”数量约占工业企业总数的7.51%。分所有制进行统计,国有和集体企业中“僵尸企业”的比例最高。

“僵尸企业”的存在不仅会使其所在行业供求关系进一步失衡,导致产品价格下跌,进而拖累整个行业,另一方面,“僵尸企业”高企的负债率也会占据社会大量的金融资源,并推升金融风险概率的上升。

因此,处置“僵尸企业”不仅为视为“去产能”的关键,也被认为是“降杠杆”的重要抓手,而“国有企业高杠杆”正是当前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时面临的一只“灰犀牛”。

出清“僵尸企业”势在必行,从中央到地方,一场处置“僵尸企业”的战役已经打响,但其过程却难言轻松。

处置过程不仅面临着人员安置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一些“僵尸企业”已与地方政府形成“合谋”,甚至形成对地方政府的“绑架”。扭曲的政绩观、对处置“僵尸企业”“不良后果”的担心,种种因素造成部分地方政府的处置动力仍然不足。

大数据画像“僵尸企业”现状

“僵尸企业”有多少?谁是“僵尸企业”?

“按照目前的标准,‘僵尸企业’指那些连续亏损3年以上,主要靠银行贷款或政府补贴输血支撑,长期债务严重、入不敷出的企业。另外,‘僵尸企业’还有一个特点:难以顺利从产业内退出,不符合产能结构调整方向。”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2015年12月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曾提出,加强分类指导,对不符合国家能耗、环保、质量、安全等标准和长期亏损的产能过剩行业企业实行关停并转或剥离重组,对持续亏损3年以上且不符合结构调整方向的企业采取资产重组、产权转让、关闭破产等方式予以“出清”,清理处置“僵尸企业”。

此后,持续亏损3年以上、不符合结构调整方向便被外界视为“僵尸企业”的认定标准。

那么,这样的企业有多少?2016年7月,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发布《中国僵尸企业研究报告——现状、原因和对策》(下称“报告”)。

该报告课题组负责人聂辉华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介绍,2005—2013年间,全国工业部门中僵尸企业数量约占工业企业总数的7.51%。按企业规模所做的不完全统计,大型、中型和小型企业中“僵尸企业”数量分别约1万家、5万家和13万家。

18

报告针对1998—2015年上市公司数据库进行分析,上市公司中“僵尸企业”的数量在2013年达到高峰(约410家),此后数量有所下降,占比自2003年以来在13%左右波动。

如果将样本变为更具代表性的1998—2013年中国工业企业数据库(包含约80万家企业和360万个观测值),报告显示,“僵尸企业”数量高峰出现在2000年,超过4万家规模以上企业是“僵尸企业”,占当年规模以上企业的比例高达约27%。随着国企改革的进行,“僵尸企业”数量和比例都有所下降。2005—2013年间,“僵尸企业”的比例在波动中呈现下降趋势,均值为7.51%。但2012年以后,“僵尸企业”数量和比例均回升。

“2005年以来中国工业部门‘僵尸企业’的比例为7.51%,这个比例我觉得是可控的,也是可接受的,风险不是很大。从趋势上看,有下降的趋势,后期稍微有点上翘,但总体数据是缓和的。”聂辉华分析说。

以行业覆盖较为全面的上市公司数据进行统计,2013年“僵尸企业”比例最高的3个行业分别是:钢铁(51.43%)、房地产(44.53%)、建筑装饰(31.76%)。

分地区来看,经济发达的沿海省份,例如山东、江苏、浙江、广东等,“僵尸企业”数量较多。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的中西部省份“僵尸企业”数量较少。

记者注意到,一些省份已经对外公布处置“僵尸企业”的成果与目标,例如截至2016年12月底,广东已淘汰出清2385家国有“僵尸企业”,处置39家非国有规模以上工业“僵尸企业”,关停重组1730家国有企业,并提出到2018年底,基本实现“僵尸企业”市场出清;浙江2016年全年也处置555家“僵尸企业”,超额完成450家的年度目标。

对工业企业数据库分所有制统计,国有和集体企业中“僵尸企业”的比例最高。分年龄统计,随着企业年龄的增长,“僵尸企业”的比例越来越高。成立1~5年的企业中,只有约3%的企业是“僵尸企业”;而在成立超过30年的“老”企业中,约有23%的企业是“僵尸企业”。

“肯定规模越大年龄越久,越容易成为‘僵尸企业’,这也与国企的特征相符。分行业的话,研究以工业部门为主,主要还是几个黑色产业,钢铁和煤炭,从历史上看这两个行业一直值得关注。”聂辉华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产能过剩导致行业净利率低是一个主要原因,“一旦企业有钱了,都向资源型或垄断型行业扩张,如煤炭行业,导致很多产能过剩。”而对地方政府而言,钢铁、煤炭等资源型行业投入低、见效快,所以会鼓励。此外,两个行业也属于劳动密集型行业,容易解决就业,但也导致处置时面临巨大就业压力。

对于“僵尸企业”有多少?哪些企业是“僵尸企业”?各地政府和众多银行也迫切地希望知道答案。

但报告并没有披露具体被识别为“僵尸企业”的企业名单。

聂辉华说,报告发布之后,几个地方政府希望课题组能够提供具体企业名单。“有个银行也马上让我们把报告给它,以便于识别客户企业。”不过,课题组均婉言拒绝了。

聂辉华告诉记者,不公布名单的具体原因有二:其一是工业企业数据截止到2013年,上市公司数据截止到2015年。随着时间的变化,许多地方企业的状况可能有变化。其二,虽然算法比较严谨,但数据来源不一定精准,“所以如果拿着名单去找企业,可能打乱了地方的部署。”

然而,即便是没有公布具体名单,课题组也接到了某家国企“愤怒的”来电。

“当时有个国企给人大国发院打电话,他把我们骂了一顿。”聂辉华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他觉得我们掩盖了国企的历史功绩,我们给国企抹黑了。这说明什么?处置‘僵尸企业’是会触动利益格局的,每一项政策、每一个细节都涉及到人的切身利益。”

央企中有多少“僵尸企业”?

如此看来,央企、国企成为出清“僵尸企业”的主战场。那么,央企、国企中有多少家“僵尸企业”?出清情况如何?

2016年5月,国务院国资委方面透露,要用3年时间完成处置345户“僵尸企业”。仅从央企来看,2016年11月,媒体报道称,国务院国资委已经全面梳理出央企需要专项处置和治理的“僵尸企业”和特困企业共2041户,涉及资产3万亿元。

然而,具体企业名单是什么?如何区分“僵尸企业”和特困企业?国务院国资委则并未公开披露。但有知情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僵尸企业”和特困企业是一个提法,二者并未区分。

事实上,在全力推进“僵尸企业”和特困企业出清的同时,也在为自愿清退的企业提供各种政策支持。

2016年5月,财政部印发《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管理办法》,建立1000亿元的专项奖补资金,鼓励地方政府运用兼并重组、破产清算等方式实现市场出清,资金将用于妥善安置员工、技能培训等。随后,财政部、国务院国资委等部门下发《中央企业处置“僵尸企业”工作方案》《中央企业处置“僵尸企业”补助资金管理办法》等文件。

今年以来,一些央企旗下的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称收到相应的资金。

3月9日, 经纬纺机(000666.SZ,中国恒天旗下上市公司)公告称,收到财政部预拨资金共11695万,为中央企业处置“僵尸企业”工作专项补助资金,资金将用于其下属公司中“僵尸企业”的职工分流安置工作;6月27日,*ST嘉陵(600877.SH,中国南方工业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公告称,近日收到公司控股股东拨付资金5712万元,该笔拨付的补助资金将全部用于公司职工分流安置工作。

然而,不难发现,一些央企在处置“僵尸企业”时还存有困难,动力不足。

20

2017年6月23日,审计署发布了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鞍钢集团公司、宝钢集团有限公司、中国中化集团公司等20户中央企业2015年度财务收支审计结果公告(下称“公告”)。

审计署企业审计司主要负责人分析说,2016年,中国电建集团未按计划完成6家“僵尸企业”和特困企业处置年度任务,中铁工总公司未按规定将12家符合“僵尸企业”标准的企业纳入处置目标责任书。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了这20家央企2015年度财务收支审计结果,统计了其中涉及过剩产能及处置“僵尸企业”的问题。

记者梳理公告发现,其中披露了10家央企截至不同时间所属企业被国资委认定为“僵尸企业”或特困企业的情况。

公告还点名部分央企处置“僵尸企业”不力:2016年,中铁工总公司未按规定将12家符合“僵尸企业”标准的企业纳入处置目标责任书;中国电建未按计划完成6家“僵尸企业”和特困企业处置年度任务;中钢集团有5户“僵尸企业”和特困企业未按要求完成2016年度处置计划。

此外,据媒体报道,2016年底,新五矿集团法律事务部总经理尤勇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披露,根据与国资委所签责任书,五矿将对104户“僵尸企业”和特困企业依法进行处置。

如此来看,仅公告涉及的20家央企,就至少存在300余家“僵尸企业”或特困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报告披露,2016年,中钢集团山西公司未经集团批准,将所持部分地方企业1.12亿元债权转为股权投资。2009年至2011年,中国有色所属中色股份未经集团批准,投资1.36亿元收购已持续亏损企业股权,至2014年底账面亏损1.07亿元。

针对公告指出的,2016年,中国电建集团未能按计划完成6家“僵尸企业”和特困企业处置年度任务。记者致电中国电建集团,该集团新闻部门负责人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我们不掌握‘僵尸企业’的相关情况,这个你应该问审计部门。”

记者随即致电该集团审计部门负责人,得到的答复是,“我们是内审部门,没有向外部披露情况的职责。”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贾璇)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