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文化时尚 > 正文

韩红:我希望自己是超人

8月10日,韩红带领三百多人的志愿者团队从北京西站出发赶赴宁夏,开始了第七年的公益医疗之行,昨天他们在彭阳县人民医院完成了义诊最后一站的行程。在过去十几天中,“百人援宁”的队伍走过了宁夏的五市九县区,义诊总人数11644人次,总计免费发放药品9272单位,完成白内障手术142例、基因检测取样19个家庭共60人……这一连串数字,是三百余人携手创作的纪录,也是韩红爱心团队在第七年公益道路中上交的一份亮眼的成绩单。

“百人援宁”第一次大型义诊在宁夏回族自治区石嘴山市惠农区礼和乡中心卫生院举行,义诊活动有71位医疗志愿者参加,共接诊1320人。陈明、光良、金池、蒋欣、李霄云、娄艺潇、郑兴琦作为第一拨儿明星志愿者参与其中。而后“百人援宁”在盐池县、红寺堡、同心县、海源县、固原市、西吉县、隆德县、泾源县、彭阳县展开义诊,郭晓冬、秋瓷炫、于莎莎、TFBOYS组合三位成员王俊凯、易烊千玺、王源等明星也先后加入了爱心团队。

“百人援宁”行程中遇到过持续高温,也遭遇了连绵阴雨,但有过此前六年的历练,在骄阳中暴晒、在暴雨中被淋都变成了小菜一碟。在这支爱心队伍中,明星做公益绝不只是站台、捐款、喊口号等表面功夫,每个参与的明星几乎都搬过物资。而除了体力劳动,大家也都有不同的岗位。有过四次百人援助经验的蒋欣这次没有继续她的老本行——“药房主任”,而是担任前站协调员。为了让当地更多的人能接受义诊,大部分义诊活动都选择在露天场地,每天早上先遣部队都要提前两小时出发,到义诊现场搬钢架、搭帐篷、摆桌椅、搬物资,抢在大部队到达前布置好一切,蒋欣正是负责这块工作。等到义诊开始后,蒋欣又变成了分诊引导员,引导病患去具体的科室。除了蒋欣,陈学冬和王源也担任了分诊引导员的工作。他们在义诊上游完成问询、分诊、搀扶、引导的工作,娄艺潇、金池、郭晓冬等人则在下游环节负责分发药品。这条由明星组成的“流水线”成为“百人援宁”现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百人援宁”全程14天,三百余人共同走过1600公里,义诊人数达到11644人次。妇科检查715人次,B超检查978人次,两癌筛查人数1415人次,其中宫颈癌筛查1246人次,HPV阳性结果123人,乳腺癌筛查169人次。发放处方4611人次,总计免费发放药品9272单位。后续治疗登记107人,其中现场一次性补助8人。现场开展疑难手术18台,急诊抢救多例,白内障手术142例,基因检测取样19个家庭共60人。

韩红说:有我在,别怕。

“义诊完了,还有这么多病人,我们该怎么做?这是我现在最关心的。”昨天最后一场义诊活动顺利结束,但韩红却称很多事情还没做完,“回去之后,带回去的病人,安排他们住院检查手术。还要马上召集专家开会,针对宁夏的常见病、疑难病、多发病,做具体的治疗方案,留给宁夏。这才是结束。”14天下来,韩红比出发时黑了许多,眼里布满血丝,嘴唇上爆起了皮。不管是清晨前站布置,还是诊治现场,又或是下午回营后的讨论总结会议,在行程中的每一个环节都有韩红的身影。

“白天我就是披着铠甲的战士,我的信心就是我的铠甲,在病患面前,我必须要显得有信心。”义诊现场最经常听到韩红说的几句话就是“有我在,别怕”,“会好起来的”。“有些病是好不起来的,比如癌症晚期,但这样能让他们血压稳定下来,就算是一个安慰也好。每天晚上我就睡两三个小时,满脑子都是白天的病人。我希望自己是超人,这样就能有更多办法了。”经过七年,韩红的作用不仅仅是用言语鼓励大家勇敢面对病魔,她还会坐在专家身边边看边学,韩红说自己现在有包括儿科专家崔玉涛在内的三位师傅,“我现在能看片子,对一些病能有一些基本的掌握,心里默默开出的药和专家一致,每当这时候我心里都很高兴,起码我可以担任其筛查工作的岗位,前期问完病人,能精准把他们分到具体科室。”

韩红感性地说,如果有另外一个人生,她想当一个乡村医生,读过医学院,去到小乡村给人看病。然而就在此刻,韩红的身体状况就不太好,包括总领队李健在内的很多人都知道韩红高血压,时常会头晕,但每当劝她趁着各种医学专家都在也给自己把把脉时,都被韩红拒绝,“我很害怕自己查出病来,我要是倒下了,这支队伍怎么办。我知道这是不科学的,不值得提倡,我会去体检的。”在义诊的倒数第二天,韩红以个人的名义为一位患者捐了两万元,因为绝症患者不符合基金会后续帮扶治疗的条件,这不是韩红第一次掏自己的腰包。面对突然跪下的受助母女,韩红泪流满面。“每天救助的人跟我没关系,但我看到他们那样子,就是会心疼,觉得生命那么脆弱,我无法挑战。别问我那么多为什么,为什么给他们看病,还给他们捐钱,我不知道。要是知道,就不是天意了,没有答案才最接近天意。”

车队志愿者说:责任心、爱心最重要

“我在大学工作,假期正好出来。”车队队长白文杰从2008年“百人援藏”的时候就加入了这个爱心团队,“基金会的理事长跟我是朋友,知道我有相关经历,七年前请我来帮忙,就一直做下来了。第一年我们在网上发招募信息,挑车手非常严格,要求大家至少有两次驾车进藏的经历,后来以这些人为骨干,逐渐扩大形成四五十人的车手志愿者团队。队伍里有现役警察、教师、军人,男女老少都有。除了开车,医生看病以外的所有工作,包括现场搭建帐篷、维持秩序,搬运物资,分诊取药,我们也都要做。这些工作的前提是责任心和爱心,专业次要,平时没事谁搭过帐篷啊。”白文杰称韩红爱心基金会所做的都是能亲眼看到亲身感受到的,“把这么多专家医生、药品带来了,都是实在的东西。所以我们也会尽全力支持。”

明星志愿者说:跟我来

“我跟韩红老师说,不要让我干太费脑子的,去药房我怕把药分错,我想要做个体力活。”于是王源就担任了分诊环节引导病人的岗位。“有些当地的老人不认识汉字,科室不好找,我就会带他们过去,有些人腿脚不方便,我就扶着啊。还看到很多孩子,我们比他们幸福太多了,所以遇上抱孩子来看病的,我就格外卖力。”王源在分诊工作中还用上了陕西方言,“我发现这里的方言和陕西话差不多,我正好会点,就用陕西话跟他们说‘跟我来’。”王源年纪小,但扛帐篷架子、搬运物资时却毫不含糊,“以前都是号召,没有实际参加具体,昨天回去很累很累,连出去吃饭的劲儿都没有了,但这次做公益比之前任何一次都开心,韩红老师说我很卖力,我觉得这是我该做的。以后再叫我,我一定会来。”

医生说:值得了

“脑血管疾病中,最常见的危险因素是高血压,但这里对高血压治疗率和控制率很低,很多病人来了说头疼头晕,有些根本没吃药。这里的家庭中很少有人会检测血压变化,不利于脑血管病的防御和控制。”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内科秦海强医生十年前曾来过固原地区做义诊,“当地的医疗发展速度缓慢,大城市和边缘地区的医疗水平差距越来越大。”在义诊过程中秦海强平均每天诊疗三十个人左右,“每天很累,但能帮助百姓解决了问题,值得了。”整个过程下来秦海强遇上的遗传病和罕见病达到三十四例。“有兄妹两人,都是遗传性疾病,父母是近亲结婚,看着孩子们觉得很无力。”秦海强把特殊病例的手机号都留了下来,“少见病和罕见病,遗传病和代谢疾病,都要进一步检测,这里的人穷,让他们再做检查不现实,不如把他们的资料收集起来,考虑建立救助机制。此外,把这部分病例收集起来,对于研究和攻克也会起到好作用。回到北京之后有需要的话,我可以联系他们,如果能找到爱心人士,能帮他们做进一步治疗,我们更欢迎。”

北京晨报宁夏特派记者 王琳


(网络编辑:崔晓萌)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