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宏观 > 正文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我国经济南北分化态势在出现

321900006f8a867b4b97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谢玮 摄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讯 (记者 谢玮) “过去中国经济经常说东中西的差距,现在南北的分化态势也在出现。”8月19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表示,一些地方仍然面临比较多的困难,比如财政大幅回落,企业利润的下滑,债务负担沉重、养老金存在缺口,以及劳动力的外流和高端人才的流失。

他是在出席“2017年能源大转型高层论坛”时做出这一表述的,该论坛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主办。

王一鸣指出,中国经济在金融危机后经历了相当长时间的调整,如今正在发生积极变化。在经历7年下行调整后,经济增速逐步趋于稳定,波动幅度明显收窄,“我们差不多已经有8个季度在6.7到6.9这个区间,逐步趋于稳定。”

他分析指出,从今年上半年指标来看,多项指标好于预期。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9%,经济增速连续8个季度保持在6.7%-6.9%的区间。物价保持总体稳定,CPI上涨1.4%,涨幅与一季度持平,PPI上涨6.6%,比一季度回落0.8个百分点。城镇就业保持平稳,城镇新增就业735万人,同比多增18万人。国际收支继续改善,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3.9%,由负转正。

王一鸣认为,还需要讨论当前经济面临的突出矛盾和问题,主要包括五个方面:

首先,企业提高质量、提高效率的动力还显得不足。目前,利润的改善相当程度上是由价格回升带来的,主要体现在上游,例如煤炭、石化等利润明显改善。这种改善不完全基于企业生产效率的提高,相当的程度上由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价格回升带来的。它表现为上游原材料行业和大型国有企业利润改善很明显,但是反过来下游成本会相应提高。

“企业盈利的利润收益现在主要用于修复资产负债表,没有转化为技术的改造升级、产业价值链的提升、产品附加值的提升。”王一鸣表示,下一步要关注如何利用这个窗口期有效地推动企业的技术进步,提高企业生产效率。

第二,民间投资还比较乏力。过去两年来经历了民间投资的一个回落的过程,去年国务院推出了很多措施,民间投资有所回升,但明显落后于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

第三,金融风险有所显现。商业银行的资产质量有所下降,主要体现为商业银行的不良率和关注类贷款的比重经历了明显的上升。从债券市场来看,违约事件也在增多。东北特钢现在重组还在进行之中。今年,山东一些民营企业也出现了企业债券违约的情况。

“再有就是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有所反弹。地方政府显性债务得到了控制,可是现在更多通过地方投资平台、PPP、产业投资基金,一方面有些项目通过明股实债的方式、违规担保的方式承诺回购股权等不规范操作。这是隐性债务问题,这个规模现在还是比较大的,对下一步控制风险还是有重要的影响。”他表示。

此外,资本外流压力在减缓,但是仍然面临一定压力。

第四,房地产领域,高房价和高库存并存的局面还继续存在。“如果货币供应量是一二线房价城市上升的一个必要条件,那么地价可能是拉高房价的一个充分条件。”王一鸣表示,今年以来,房地产调控更多依靠限购、限价、限售和限制高价土地交易等行政性手段偏多。一旦行政手段放松的,价格会不会又起来还需要观察。

第五,过去中国经济经常说东中西的差距,现在南北的分化态势也在出现。

“北方包括东北、华北、西北一些省份都是资源型经济和重化工产业比重比较大的省份,当前面临的困难也比较多。由于资源价格、重化工产业的回落,现在一些地方仍然面临比较多的困难,比如财政大幅回落,企业利润的下滑,债务负担沉重、养老金存在缺口,包括劳动力的外流和高端人才的流失,这个现象在一些省份表现得比较突出。”他表示。

王一鸣同时指出,这些矛盾和问题的根源主要是一些结构性的重大失衡,这些失衡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实体经济结构性失衡,主要表现为供需结构的错配。

“供给应该随着需求结构的上升,厂房、土地、劳动力等等都应该进行相应的调整,但是现在的调整是比较困难的”王一鸣表示,特别是国有企业的负债比较大,现在面临退不出来,这个负债怎么办,人员安置怎么办,而且国企规模都很大,几百亿、上千亿,银行也很难轻易让你退,因为你退了就有可能形成坏账。

第二,金融和实体经济失衡。由于供给端的供需结构错配,盈利能力就会下降,盈利能力下降就会造成金融资源不向实体经济流动,形成了所谓的“脱实向虚”。

第三,房地产和实体经济失衡。去年,居民住房按揭贷款占增量贷款的比重为39.2%,远超历史同期水平。从存量来看,房地产贷款也要占商业银行存量贷款的25%。金融资源过渡向房地产流动,会挤压实体经济的发展空间。

王一鸣同时指出,随着中国经济周期变化进入到下半场,经济增速会逐步相对稳定,波动幅度明显减小。这一阶段要着力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能不能提高企业的效率,能不能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成为经济能否稳定的一个重要前提和调整。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何颖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