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区域 > 江苏 > 正文

江阴:一个县级市何来44家上市企业?

文章导读: 江阴,乡镇企业发祥地。1996年,其他地方的乡镇企业刚刚以“拾遗补阙”的方式“异军突起”,江阴已经开始了大规模的企业产权制度改革。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王克 | 江苏报道

责编:赵泽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32期)

1997年2月28日,“兴澄股份”在深交所挂牌上市,开启了苏南小城江阴企业转型升级、实施资本经营的发展道路。今年7月31日,江阴市上市公司协会成立,“济济一堂”的上市企业“大佬”已近200人,他们分别来自44家境内外上市企业、49家新三板挂牌企业、113家区域股权交易市场挂牌企业……一座县级城市的上市企业总市值超3000亿元。

p76 中国最大的民营造船企业——扬子江船业  供图I 江阴宣传部

中国最大的民营造船企业——扬子江船业 (供图 江阴宣传部

p76 国内最大的精细磷企业——澄星实业 供图I 江阴宣传部

国内最大的精细磷企业——澄星实业 (供图 江阴宣传部

p76 国内最大的半导体封装测试企业——长电科技 供图I 江阴宣传部

国内最大的半导体封装测试企业——长电科技 (供图 江阴宣传部

看到机会还要快人一步

江阴,乡镇企业发祥地。1996年,其他地方的乡镇企业刚刚以“拾遗补阙”的方式“异军突起”,江阴已经开始了大规模的企业产权制度改革。彼时,一个难题横亘在江阴人面前——净资产超过1000万元的20家乡镇企业因为缺少资金而无法改制为“民营”。

“上市!”当时有人想到了一个妙招——上市就有了钱,有了钱再改制。许多江阴企业家在20年后的今天,与《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交流时都会提及这条“当时大部分中国人都没有想到的路”。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当时,国内530家上市公司基本都是国有企业,“洗脚进城”的乡镇企业如何挤进股市分一杯羹?

1996年底的一天,第一次“资本经营工作会”召开,八大知名券商被一起请到江阴,与当地政府、企业共谋出路。随后,一个名为“企业股份上市指导小组”的政府机构出现在江阴,其主要任务是提供资产评估、审计确认、股权转让、土地处置、项目报批等行政审批服务;建立上市后备资源库和相应的工作机制,物色和储备有条件上市的后备企业;与银行、创投、私募基金等金融机构对接业务……“政府引导、企业自主、市场运作、政策扶持”的金融工作运作机制由此一直延续至今。

1997年2月28日,由原江阴钢厂改组而成的江阴兴澄冶金股份有限公司作为江阴首家上市公司登陆深交所,“兴澄股份”股票编码“0700”。紧随其后,江阴的企业上市一发不可收,“法尔胜”“华西村”“江苏阳光”……短短3年,“江阴板块”即以中国资本市场的独特现象为股民所广泛关注。

无锡市委常委、江阴市委书记陈金虎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江阴板块”的成长历程充分展现出当地企业家的胆识、睿智和坚韧——“民企没指标就与国企捆绑上市、IPO走不通就买壳上市、境内没空间就抢滩境外、新三板还在筹划就提前热身……江阴企业在上市竞争中硬是冲出一条道路、闯出一片天地,形成了资本市场上一道独具魅力的风景线。”

“机会都是瞬间即逝的,如果你能比对手快,哪怕就一步,就会获得充足的发展。”扬子江船业董事长任元林从一个实战者的视角阐释了“江阴板块”的成功要诀。

“造船、修船是新交所的优势板块,在新加坡上市能够有力增强和扩大中国船企在国际市场上的影响力。”基于这样的认识,2007年4月18日,任元林成功运作了“扬子江船业”在新加坡证券交易所的挂牌上市,并一举创造了“四个第一”——中国企业在新加坡IPO融资规模第一、中国民营造船企业第一家上市公司、在新加坡上市中国企业发行市盈率第一、在新加坡上市的第一只全球发行的中国股票。

2010年,《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签订,“扬子江船业”二次上市,成为第一家成功登陆台湾资本市场的大陆企业。

兼并重组是最好的招商

在江阴的调研中,《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注意到这样一个政府力推、企业热捧的“上市理论”——“上市挂牌是最好的转型,兼并重组是最好的招商”,在这一理论指引下,当地的经济运行质态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民企过去基本依靠有限的自我积累和银行贷款经营发展,“小而散”“小而全”的经营模式常常形成“小而低”“小而差”等种种弊端。实施“上市战略”以后,江阴的企业家们大胆改变资本归属意识,由“追求资产所有和所在”向“不求所有、只求所在、但求所得”转变,以实体经济为基础实施资本经营,再以资本扩张反哺实体经济。普遍的做法是:通过输出品牌、技术,兼并转让,带动盘活资产存量,实现企业低成本扩张;通过股票发行加速资本裂变;实施收购、兼并等形式的资产重组和企业联合,获得经营协同和财务协同效应;收购、兼并、联合完成债务重组尽快走出经营危机;存量资产在产业部门间再配置和再流动盘活沉淀资产,提高资本效率……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在企业上市和兼并重组的过程中,江阴民企正在努力切断用人制度中的亲缘、血缘、地缘“脐带”,逐步与现代化、科学化、规范化的人力资源管理模式对接。

在江阴,提及“兼并式招商”,长电科技收购星科金朋这一“蛇吞象”式的并购案例总让人津津乐道。长电科技是提供芯片测试、封装设计和测试等全套解决方案的国家重点高新技术企业和中国电子百强企业,但囿于高端技术和顶级客户,公司“再上层楼”遭遇严重瓶颈。2014年12月,长电科技采取三层架构,先后与中行、大基金、中芯国际合作,运用多种金融工具,以2.6亿美元自有资金撬动总额7.8亿美元,收购企业规模约为自身两倍的全球第四大封测厂商新加坡星科金朋,凭借收购得到过去曾经无法企及的客户和技术,一跃进入世界一流企业行列。2017年5月10日,经证监会核准,长电科技又通过增发增加50多亿元净资产和30多亿元现金流,计划在5年内投入260亿元建设一系列重点重大项目,打造封测行业的“全球第一”。

一座县级城市拥有44家上市企业和逾百家挂牌企业,由此带动的规模化、高新化、国际化放大了江阴的企业品牌优势和地区产业优势。“江阴板块”的许多成员企业也因此成为各自行业的龙头老大——2016年,9家企业入围“中国企业500强”,13家企业入围“中国制造业企业500强”,12家企业入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法尔胜、双良荣获“中国工业大奖”,兴澄特钢、阳光集团荣获“全球卓越绩效奖”,实体经济对江阴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始终保持在75%以上。

————————————————————————————————————————

2017年第32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7年第32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崔晓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