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宏观 > 正文

债务总额已达19.8万亿美元,相当于平均每个公民负债约6万美元

债务总额约为GDP的104%,美国巨额债务“爆表”何时了

文章导读: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7月27日呼吁国会在9月29日之前上调联邦债务上限,并表示在此之前将继续暂停新的国债发行活动。此前,美联储主席耶伦也对不断增长的国债表达了担忧。她表示,联邦债务的增长趋势是不可持续的,这可能会损害美国的劳动生产效率和民众的生活水平。美国债务“爆表”已不是第一次,如果债务上限问题不能顺利解决,可能导致政府停摆以及市场波动。

p65-因预算案未通过,美国联邦政府曾被迫停摆。

因预算案未通过,美国联邦政府曾被迫停摆。

《人民日报》 驻美国记者 吴乐珺

责编:陈惟杉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31期)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7月27日呼吁国会在9月29日之前上调联邦债务上限,并表示在此之前将继续暂停新的国债发行活动。此前,美联储主席耶伦也对不断增长的国债表达了担忧。她表示,联邦债务的增长趋势是不可持续的,这可能会损害美国的劳动生产效率和民众的生活水平。美国债务“爆表”已不是第一次,如果债务上限问题不能顺利解决,可能导致政府停摆以及市场波动。

负担沉重,债务总额约为GDP的104%

截至2017年7月3日,美国政府债务总额为19.8万亿美元,约为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04%,相当于平均每个美国公民负债约6万美元。不仅债台高筑,国会预算局的报告指出,特朗普政府2018财年(2017年10月至2018年9月)的财政预算不足以支持实现预算平衡。报告认为,到2027年,美国联邦财政赤字将达7200亿美元。国会预算局还预计,公共债务占GDP比重将从2017年的76.7%升至2027年的79.8%。

美国债务滚雪球式增长,其中有联邦预算赤字历史积累的因素。小布什政府时期,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耗资巨大,8年间积累国债近5万亿美元,国债总体规模超过10万亿美元。奥巴马的任期内,美国债务规模几乎翻了一倍。面临巨大的财政窟窿,时任政府便大量发行国债来筹集资金,国债规模接近20万亿美元,债务与GDP之比达到106%,远超过60%的国际警戒线。

美国国会预算局日前发布报告称,如果目前的模式持续下去,美国政府债务和预算赤字将在未来30年爆发,并警告联邦债务大幅增长将对经济造成伤害,制约未来的预算政策。

无疑,债务问题是特朗普政府面临的一个重大挑战。特朗普经济政策的核心为“减税+基建+加息”,但国会预算局认为,这将导致美国的财政赤字在未来几年内更高,加剧全球经常账户失衡。并预计由于医疗保险、社会保障费用以及社会治安投入的增加,联邦债务在2047年将达到GDP的150%。此外,美联储加息也将使债务问题雪上加霜。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美联储一直保持低利率,但未来几年内,利率将逐渐走高,政府将被迫以更高的利率借款。财政扩张与货币收紧的政策组合存在严重矛盾,债务负担必然加重。

债务上限,提高或不提高都是难题  

姆努钦呼吁国会在9月29日前提高美国债务上限,以确保政府履行其支出义务,并表示希望通过“纯粹”上调债务上限议案,不附加任何党派条款,而在此之前将继续暂停新的国债发行活动。美国国会从7月29日开始为期5周的夏季休会直到9月5日,这意味着9月留给国会的讨论时间非常有限。美国众议院预算委员会议员约翰·亚姆斯向媒体透露,国会内部正在着手两党协议,希望尽快调高债务上限,以防止9月讨论预算时陷入僵局。

美国债务“爆表”已不是第一次。美国设定国债上限的做法始于1917年,至今已100多次提高债务上限。2015年,为了暂时解除政府的违约风险,国会通过了债务上限及预算法案,授权财政部在当时约18万亿美元债务规模的基础上继续发债,该法案至今年3月15日到期。根据相关法律,在此期间,财政部可以宣布“债务发行暂停”,并采取“特别措施”在不违反债务上限的情况下借入额外资金。

国会预算局预计,如果债务上限保持不变,财政部很可能会在10月中旬之前耗尽现金,届时政府将无法运作,同时也会使得市场出现巨大波动。因此,特朗普政府将不得不说服国会继续提高债务上限。但面对愈演愈烈的两党政治争斗,债务上限问题已演变成“政治问题”,这也充分暴露了美国政党制度在经济治理方面的缺陷。

如果债务上限不提高,特朗普提出的基建、税改等措施都“无钱”推进,美国媒体认为,这将导致“重大的政治危机和经济严重下滑”。而如果再次提高债务上限或者延迟债务上限的期限,又将使美国陷入为解决债务问题而引发更多债务问题的连环困境。当然,若不解决财政赤字不断扩大的问题,美国债务违约风险还会周而复始地出现。

美国洛斯控股公司首席执行官安德鲁·提叙认为,提高债务上限是愚蠢又危险的举动,国会不得不一再破坏财政纪律,让政府先举债,再来辩论是否动用纳税人的钱来为此买单。从长远看,提高债务上限没有任何好处,应该采取其他方法来解决债务问题。

转嫁危机,将给世界经济带来风险

通常,解决债务问题主要有三个办法:一是经济实现快速增长,增加GDP总体规模从而缩小债务比重;二是采取货币宽松政策,提高通胀率,让债权人承担损失;三是直接违约。目前,美国经济温和复苏,但要实现经济大幅增长仍缺乏巨大动力,加之通胀率持续走低,因此靠高通胀稀释债务,近期来看基本无可能。显然,债务违约属于走投无路的选择。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马丁·费尔德斯坦认为,美国政府不会明目张胆地违约,但可以采取措施达到类似效果,这将使外国债权人利益受损。

美国传统基金会从事联邦财政预算的研究员罗米娅·波茨卡认为,应当在提高债务限额之前采取实质性的减赤方案,对所有联邦开支的增长设定严格的限制并建立一套强制执行机制,以实现可持续预算平衡。

专门从事美国财政与经济增长研究的智库彼得·彼得森基金会日前发布的调查显示,接受调查的美国民众中53%认为政府采取的应对债务措施是错误的。该基金会在研究报告中指出“任由国家债务不受约束地增加,将对美国的稳定和繁荣构成巨大的风险”。分析认为,巨额债务导致了高额的债务利息,成为美国财政的沉重负担。近几年,美国的债务利息一直维持在2000亿美元以上,并且还在增长,预计到2023年将超过国防支出。此外,巨额债务还吸收了一部分原本可以用于投资的私人储蓄,降低了经济增长潜力。

巨额国债不仅给美国经济前景蒙上阴影,也威胁到世界经济稳定。如果美国不能缓解债务状况而任由其扩大,很可能通过“借新还旧”或使货币贬值制造通胀来减缓债务压力,这将向外输出经济风险。一方面,这将导致美国国债持有者大量抛售美国国债,使美元大幅贬值,损害美国政府和美元的信用,并引发全球性的金融恐慌和股市震荡;另一方面,美元贬值会造成国际上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价格上涨,造成全球性通货膨胀,世界经济将产生动荡甚至陷入衰退风险。

——————————————————————————————————————

2017年第31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7年第31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何颖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