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生态 > 正文

“不留情面”的中央环保督察

文章导读: 专啃地方环保“硬骨头”的中央环保督察组,和反腐拍蝇打虎的中央巡视组一样,全面进入大众视野,掀起环保风暴。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徐豪 | 北京报道

责编:周琦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31期)

就在中办国办就甘肃祁连山生态环境问题发出通报、甘肃省3位副部级干部被问责不久,7月29日至8月1日,第三批中央环保督察组公布了对天津、山西、辽宁、安徽、福建、湖南、贵州等省(市)的反馈督察意见。

督察意见措辞严厉、批评直接,直指地方政府不作为、敷衍塞责等问题。截至督察反馈时,督察组交办的31457件环境问题举报已基本办结,共立案处罚8687家,拘留405人,约谈6657人,问责4660人。此外,7地总共开出了超过3.6亿元的“环保罚单”。

在该批次中央环保督察中,湖南省被问责人数最多。截至6月底,该省共立案侦查133起,拘留174人;约谈1382人,问责1359人。山西开出的“环保罚单”数额在7省份中最高,截至6月底达到7179.7万元。同时该省还立案侦查22件,拘留61人;约谈1589人,问责1071人。

专啃地方环保“硬骨头”的中央环保督察组,和反腐拍蝇打虎的中央巡视组一样,全面进入大众视野,掀起环保风暴。

代表中央,部级干部挂帅,将“全覆盖”“回头看”

中央巡视组作为反腐的“党之利器”已为人所熟知,但很多人对中央环保督察组还不甚熟悉。其实这两个“组”有不少相似之处。

2015年7月,中央深改组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环境保护督察方案(试行)》,明确建立环保督察机制。要求全面落实党委、政府环境保护“党政同责”“一岗双责”的主体责任。规定督查工作将以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的组织形式,对省区市党委和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开展,并下沉至部分地市级党委政府部门。督察组长由现职或近期退出领导岗位的省部级干部担任,副组长由环保部现职副部级干部担任。

会议强调,生态环境保护能否落到实处,关键在领导干部。对造成生态环境损害负有责任的领导干部,不论是否已调离、提拔或者退休,都必须严肃追责。

实际上,早在2015年12月31日至2016年2月4日,中央环保督察试点就在河北展开,低调出现在人们视线中。当时共办结31批2856件环境问题举报,关停取缔非法企业200家,拘留123人,行政约谈65人,通报批评60人,责任追究366人。

按照制度设计,中央环保督察主要包含6个环节:督察准备、督察进驻、形成督察报告、督察反馈、移交移送问题及线索、整改落实。

2016年7月,第一批中央环保督察组赴内蒙古、黑龙江、江苏、江西、河南、广西、云南、宁夏8个省份督察,2000多人被问责;2016年11月至12月,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北京、上海、重庆、湖北、广东、甘肃和陕西7个省份,开展为期一个月的督察,问责2682人。此次第三批对天津、山西、辽宁、安徽、福建、湖南、贵州7个省份督察,再加上之前在河北省开展的试点,中央环保督察组已走过23个省份。

根据安排,中央环保督察2017年要实现全覆盖。此外,还将适时开展督察“回头看”,紧盯问题整改落实。接下来,新疆、西藏、青海、四川、山东、海南、吉林、浙江等地将接受中央环保督察。

反馈意见不留情面,对违规部门、企业甚至项目逐个点名

此次中央环保督察组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直接原因,在于其督察反馈的措辞严厉、不留情面、直指问题,反馈意见比前两次普遍篇幅要长、要细致,对违规部门、企业甚至项目逐个点名。

第三批中最早引起关注的,是中央第一环境保护督察组向天津市委、市政府进行督察反馈意见,着重提出了一系列污染治理敷衍塞责、做表面文章的问题,指名道姓地点出一些部门和地区环保责任不落实。督察意见直指天津存在开会传达多、研究部署少,口号多、落实少等问题,一些领导干部在工作中担当意识、责任意识欠缺,“好人主义”盛行。

早在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的时候,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就表示,“我们的心情就是准备扒一层皮。”“这次是中央督察组手握尚方宝剑,我们准备接受一次真正的检验”。

p27

中央环保督察组7月29日向天津市委、市政府作了反馈之后不到两小时,天津市委副书记、市长王东峰主持召开专题会议,研究部署整改落实工作。8月1日,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在天津市委常委会扩大会议上表态:“知耻后勇、担当作为、迅速行动,用狠招硬招实招,确保反馈意见逐条整改到位,严追责真问责倒逼绿色发展强力落实。”8月2日,天津公布了对被发现问题单位的有关人员处分结果,北辰区环保局党组书记刘宝林、北辰区环保局局长张振海等10名责任人被问责。

督察意见指出,第三批督察的7省(市)环境保护工作虽然取得进展,但问题依然比较突出,尤其是一些共性问题亟待引起高度重视:一是重发展、轻保护情况依然多见;二是环保不作为、乱作为问题比较突出;三是部分流域环境污染情况较为严重;四是自然保护区违法违规建设问题突出;五是一些城市环境基础设施建设严重滞后;六是群众身边的环境问题解决不够有力。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发现,第三批督察反馈意见中,对7个省份都指出了政府未落实或落实不到位的问题,在对辽宁、湖南和贵州的通报中还使用了“乱作为”一词;7个省份也都被指出重发展、轻保护问题,一些突出环境问题未得到有效解决,其中贵州“一些地方和部门把发展与保护割裂甚至对立看待”;多个省份存在瞒和骗的问题,督察组直斥天津“做表面文章”“影响十分恶劣”,湖南、辽宁则是“弄虚作假”,安徽存在“以保护之名,行开发之实”的情况。

转变发展理念,中央环保督察不是“稻草人”

在中央环保督察风暴背后,体现的是发展理念的转变和决心。

“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五位一体”总布局的战略高度,强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

“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坚决摒弃损害甚至破坏生态环境的发展模式,坚决摒弃以牺牲生态环境换取一时一地经济增长的做法。”习近平总书记强调。

十八大以来,中国的生态环境治理走上了标本兼治的快速路。《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陆续出台;新修订的《环境保护法》颁布施行;《“十三五”生态环境保护规划》《控制污染物排放许可制实施方案》等接连发布。

但在实际反馈中可以看到,各地生态文明建设仍不容乐观,甚至环保督察工作在地方也屡屡遭遇阻力,近几年在北京、河北、山东、河南等地,环保部督察组督察人员甚至被扣留。

如今,围绕生态环保展开的执法督察也越来越严格,有专家表示,中央环保督察不是“稻草人”,敢于动真碰硬,已成为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推手。

在中央环保督察效应的带动下,地方政府开始不断建立环境保护长效机制。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已有21个省份出台了有关环境保护职责分工的文件,24个省份出台了省级环境保护督察方案,24个省份出台了党政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实施细则,其余省份也在制定和征求意见之中。

——————————————————————————————————————

2017年第31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7年第31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崔晓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