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法治 > 正文

巡视“回头看”,甘肃官场震荡

甘肃省委原书记王三运落马,省内多名官员接连非正常死亡

文章导读: 中纪委监察部网站7月11日发布消息,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王三运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今年4月,王三运刚刚从甘肃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的位置上“退居二线”,而在6月底召开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上,王三运还列席了会议。

p23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徐豪 | 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28期)

责编:陈惟杉

中纪委监察部网站7月11日发布消息,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王三运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今年4月,王三运刚刚从甘肃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的位置上“退居二线”,而在6月底召开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上,王三运还列席了会议。

这对已经震动不断的甘肃官场来说,无疑是一枚重磅炸弹。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从接近甘肃官场人士处获悉,7月5日,已有消息称王三运被调查,或涉及虞海燕案。同时,有多个消息源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指出,王三运涉及权钱交易,其子与多个企业有生意往来,“王三运和虞海燕等人也严重破坏了甘肃的政治生态。”

中央巡视“回头看”之后,甘肃的肃贪风暴骤起。自今年1月11日时任甘肃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虞海燕落马以来,甘肃已有多名厅级官员涉嫌严重违纪被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获悉,当地还有多位官员坠楼或坠河身亡。

或由虞海燕案牵出,其子商业活动广泛

公开履历显示,王三运1995年10月就出任贵州省委常委、贵阳市委书记,成为副省级官员,时年不到43岁;此后,他先后担任贵州、四川、福建、安徽等省份省委副书记;2007年12月至2011年12月,王三运出任安徽省省长;2011年12月,王三运调任甘肃任省委书记,直到今年4月。

有接近甘肃官场的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有一种说法,今年4月,甘肃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原理事长雷志强接受审查,雷志强的儿子与王三运的儿子有很多生意上的往来与合作。而雷志强被查以后,“一口气交代了几十个人。”

有知情人士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说,至少在7月5日时,便已传出王三运被查的消息,同时失联的还有曾任王三运大秘的唐兴和。唐兴和是王三运的“老部下”,曾任安徽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王三运调任甘肃省委书记后,也将唐兴和带到甘肃,先后任甘肃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甘肃省委副秘书长兼省委政策研究室主任等职。

值得注意的是,王三运曾任职的安徽、甘肃两省,都经历了中央巡视“回头看”,且在此后都有省部级官员落马,比如安徽省原副省长陈树隆、周春雨,以及甘肃省原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虞海燕。

2016年11月8日至2017年1月6日,中央巡视组对甘肃开展巡视“回头看”。

在巡视“回头看”结束5天后,时任甘肃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虞海燕落马。

6月4日,虞海燕已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根据中纪委的“双开”通报,虞海燕“毫无政治信仰和党性观念,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并涉嫌违法犯罪,严重损害甘肃省特别是兰州市的政治生态,性质十分恶劣、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影响极坏”。

公开履历显示,虞海燕1982年毕业后,先后在新疆钢铁公司、酒泉钢铁公司工作。2002年41岁时,出任酒泉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前后在酒钢工作了20年。之后,虞海燕转入政坛,曾任天水市委书记。2011年开始,虞海燕历任副省长、兰州市委书记等职,后担任甘肃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

虞海燕从副省长任上进入省委常委班子,正是在王三运到甘肃工作后。

有知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2013年以来,不断有人举报虞海燕涉嫌贪腐,还有人发布实名举报信,所反映的问题多与虞海燕在酒钢的工作经历有关,称虞海燕借调整干部之机敛财,还与民营企业老板过从甚密为其输送利益等。“但这些事情一直被王三运捂着压着。”

7月11日,前述接近甘肃官场的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王三运与地产商有权钱交易,同时和虞海燕利益关系密切。“王三运因为一块地惹上很多麻烦,这块地是一位与他关系要好的老板开发的,当时虞海燕是兰州市委书记,给了便利。在虞海燕的问题上,王三运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该人士说。

多位知情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的关于王三运和虞海燕的问题线索,与今年中央巡视组反馈巡视“回头看”情况时指出的问题相符。其中便包括:全面从严治党责任担当不够,交通、民航、土地、文化等领域廉洁风险较高。

中央巡视组向甘肃省委反馈巡视“回头看”情况时还指出,上轮巡视指出的落实“两个责任”、执行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扶贫资金使用管理等问题整改不到位。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发现,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上,有多条留言反映关于土地拆迁问题,其中多条涉及兰州新区,这些给王三运的留言有些还获得了回复。

此前,中央巡视组曾在2014年3月至5月对甘肃省进行了巡视,在随后反馈巡视情况时就曾指出,一些领导干部插手工程建设,重大工程项目违规操作损失巨大;对国家扶贫资金监管不到位,骗取套用、挤占挪用、私存私放等问题时有发生。

甘肃官场非常态现象或与苏荣“遗毒”有关

今年1月16日,在虞海燕落马5天之后,王三运在甘肃省纪委十二届七次全体会议上表示,“要看到(甘肃)反腐败斗争质量与全国相比存在一定差距的严峻形势”“以更大的决心、更严的举措、更实的行动,坚决减少腐败存量、遏制腐败增量。”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注意到,在中央高压反腐态势下,甘肃省的反腐力度显得有些平淡,在甘肃省纪委监察厅的官网上,2016年关于干部被执纪审查或党纪处分的信息只有9条,甚至不到有些省份的1/10。中央巡视组也在对甘肃巡视“回头看”反馈意见中指出:截至2016年10月,甘肃仍有31%的乡镇纪委存在“零查处”现象。

而自“严重损害甘肃省特别是兰州市的政治生态”的虞海燕落马后,短时间内,甘肃被公布接受调查的厅级(含)以上官员已有7人。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还获悉,兰州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张纪勋、兰州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局长刘鸿军、兰州市政协主席俞敬东等多个官员从3月份起陆续坠楼或坠黄河身亡。甘肃省发改委原主任周强也坠河,下落不明。

而中央巡视组向甘肃省委反馈巡视“回头看”情况中提到的问题便包括:存在“带病提拔”、“带病上岗”、搞团团伙伙、超职数配备干部等问题。

中央巡视组指出的“搞团团伙伙”等问题,似乎在虞海燕等人身上体现尤为明显,兰州市委原副秘书长金晋哲就是和虞海燕“捆绑出现”的名字,金晋哲和虞海燕几乎是“先后脚”被“双开”,梳理虞海燕和金晋哲的履历会发现,几乎是虞海燕到哪里,金晋哲就跟随到哪里。

“金晋哲甚至把控了兰州的用人权,考察干部都要跟他商量,让人十分震惊。”前述接近甘肃官场的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此人甚至都敢指着甘肃领导班子成员的鼻子骂,“因为他原来是虞海燕的秘书,王三运又包庇虞海燕。”

金晋哲的“双开”通报指出,“金晋哲将个人意志凌驾于党和组织之上,肆无忌惮地破坏党的干部管理规定”“把组织赋予的职权变成自己拉山头、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的工具”“搞乱了干部队伍,严重破坏了兰州市政治生态,行为极为罕见,影响极其恶劣”。

王三运卸任后不久,甘肃省几位市委书记被免职,至今未对外公布新的任命。

甘肃官场这些非常态现象,或与苏荣“遗毒”有关。4月25日,甘肃省委关于巡视“回头看”整改情况的通报还透露了此前没有公布的巡视意见,“苏荣在甘肃造成的负面影响肃清不力。”

知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陆武成落马就与苏荣有关,陆武成曾向苏荣行贿,后被供出。2015年1月23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陆武成接受组织调查,成为中共十八大后甘肃“首虎”。近期非正常死亡的官员或也牵涉其中。

今年2月24日,王三运曾在兰州提出,“近年来,尽管省委对选人用人、从严治吏的工作抓得很紧,但拉山头、搞团团伙伙的问题,非正常推荐使用干部的问题,找门路、找靠山、跑官要官的问题,在有的地方和单位仍比较突出。”当日他还向甘肃省市党政主要领导干部“细数了该省近年来查处的作风问题、腐败现象事例”。

几个月之后,王三运自己也成为了腐败的反面教材。

————————————————————————————————————————

2017年第28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7年第28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贾璇)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