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金融 > 正文

港大ICB邱良弼老师:投机与投资之间的“对赌”

当我们谈投资时,如何计量人性?根据我过往经验,开始尝试把人性转换成数字,因为数字才可以量化,便于风险管理。或许很多人觉得道德不能量化,但其实未必。

理性的盲区

投资普遍会有以下几个陷阱:

第一,认为出盈保亏,应该要先卖掉赔的,赚的永远会上去;

第二,保本就不赔。实际上不是,保本会赔得更多;

第三,高风险高报酬,错,你要知道你的位置在哪边。

人们都把所有投资报酬率看作一个常态分配。投资不是常态分配,很多的投资都是左边肥右边瘦的。我们都说自己理性投资,其实这本身就一点都不理性。

关于投资成本,想必大家都知道沉没成本的概念。比如今天我送各位同学杨坤的演唱会票,结果因为刮台风,杨坤去不了,请杨妈妈去唱,愿意去听的举手。只有一位。那如果今天这张1万元的票是你自己买的,可能大家都会去了。

什么叫沉没成本?你就认为别人的钱不是钱,自己的钱才是钱,你认为既然我花了1万块就一定要去,结果你花的钱更多,天气恶劣还有出车祸的风险。既然你要听杨坤演唱会,不是杨坤唱你去干嘛?这1万块给他就算了。但是不会,你们就想把它赚回来,这就是投资行为中常见的严重误区。

不要认为高风险高报酬,这是代表性的偏差。 最有名的一个心理测试,四副有不同收益结构的扑克牌,从其中一副选一张牌,每张牌都会带来盈利或者损失。A牌每5张牌获利4次,每次赚200元,另外一张牌会损失1050元;B牌一样获利是4次,每次100元,有一张牌是负650;C牌一张获利1050,但是其余4张牌都是负200;D是一张获利650,4张负100。这四副牌你们最喜欢选哪一副?

几乎90%的测试者都是先从A和B里选,因为喜欢赢的感觉。选到最后觉得不对劲,你的记忆告诉你,原来这样选赔了很多,这个时候你才会选C和D。

人性的泡沫

传统财务理论对人类的经济行为是做理性预期的,但是这种假设在现实中是有争议的。事实上,资讯的传递并不一致,人们接受讯息的反应也不尽相同,因此市场的反应也不尽如预期。

过去我们都用经验看一些事情,而其实我们对过去的机遇率判断是不准的。大部分人都对自己的能力有过度乐观的看法。与此同时,深植于人性的固执、偏执让我们一旦有某种看法或者想法的时候,就很难去改变。因为我们不愿意找跟这些既有方法、框架冲突的证据,所以需要有数据去克服它。

举一个例子。 大家来选,你刚刚得到1000元,如果有两个机会给你,有50%会得到另外的1000元,有100%的机会得到500元。请问你会选哪一个?很多人都会选后者。而在同样的前提下,如果你有50%的风险输掉1000元,100%会输掉500元,你会选哪一个?实际上,我们面对报酬和面对损失的心态是完全不一样的,但是在数学上,就整个传统预期来看,两种情境的前后选项,收益/损失都是一样的。

市场为什么会出现泡沫?整个市场泡沫是指资产价格短期不合理地猛烈上涨,导致市场过热,过去十年就发生了网络泡沫危机及次贷危机两次市场泡沫危机。每个人都过度自信,每个人都认为不是最后一只老鼠,当击鼓传花的鼓点已经停掉,流动性开始无法支撑贪婪人性的杠杆,开始不计后果地疯狂抛售资产价格的时候,泡沫就破了。天下没有只涨不跌的资产,没有不破的泡沫。

股市与经济前景预期完全脱钩,但你“深信不疑还会涨”,2015年涨到5100点,我们认为一定创新高,因为美国股市已经创新高,所以中国股市也会创新高。但是我告诉你,回归到价值已经创新高了。对于投资者来讲,机构投资者早就已经创新高。

量化投资,克服人性弊端

对于投资者,投资通常会经历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The initial forecast ,投资者预期投资某一资产将使其得到高度的满足感,更胜于将钱留着或做另一项投资选择。资产市场变动取决于许多个人、家庭及金融机会对未来的不同预测。

第二阶段是过度自信 ,只看到短期投资获利的结果,忽略了考量长期的资讯。我们常常会迷失,经常听人说:这个事有100%的把握,后续观察错误率高达20%。所以千万不要接掉下来的刀子。

第三阶段是群众心理 ,大多数的“个人”都采取相同的投资者看法并采取的相同动作,这样会形成群众心理。

第四阶段是重新校准。 对未来价值过度预测,而群众对资产的看法开始分裂、对立的时候,原先很乐观的群体往往变成很保守,在群众中会产生所谓的风险规避行为,自己的决定更为强烈,对市场反应更为敏锐,这就是重新校准的部分。

因此我们该怎么避开投资盲区与市场偏差呢?量化投资。在做投资的时候,一定要把所有因素量化,降低决策成本,才有可能尽量缩小偏差。 很多时候我们都用情绪、思考决定一些事情,但是如果能够克服人性,用统计和用简单的数据来看,问题就变得更简单更准确。所以在做投资不要用人性,用计量。

很多时候,考试的正确答案,在实务上是不存在的。

以平均报酬率来计算投资?错,应该用负利报酬率来算 ;

投资失利要降低成本?错,沉没成本就不必考虑;

高风险高报酬?错,高风险往往不能带来高报酬;

赚钱最重要,成本不计较?错,包含机会成本和时间成本;

等我有钱再投资?错,其实存钱必须要趁早。

怎样克服人性,避开投资盲区与市场偏差?量化投资。用数学的方法做判断,左边叫做投资,右边叫做投机,中间叫做赌 博,中间的机率是多少?50%,就这么简单。

邱良弼先生 Mr. Spencer Chiu

香港大学SPACE中国商业学院客席讲师、富兰克林华美证券投资信托股份公司投资策略长、台湾私立学校教职员退休金投资顾问

邱先生从事资产配置,共同基金及避险基金工作十多年,在投资组合绩效管理,新金融商品,基金及理财规划等方面积累了深厚的实践经验。他曾任职于富兰克林证券投资股份公司(机构法人主管,计量投资部主管、中国事务顾问),统一证券QFII香港分公司经理人和禾丰集团投资研究员等。

邱先生也代表美国富兰克林参加2002,2003博鳌论坛及2009中国北京全球智库高峰会。他同时任教于多所大学的财管系及帮多所国际人寿机构 (ING, NEW YORK LIFE)和银行(如花旗,ABN等)授课,拥有丰富的业界经验。邱先生在2013年更获得台湾金融业界众多优秀菁英中选拔而出的证券暨期货金彝奖“杰出投信投顾人才“,而在2014年邱先生更获中国证劵学会邀请成为《2014证劵经营机构创新发展研讨会》讲者。

邱先生拥有美国纽约大学财务管理暨资讯管理硕士和国立新加坡大学EMBA学位。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络编辑:崔晓萌)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