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文化时尚 > 正文

【悦读】以人为小镇中心 才有居民的幸福

文章导读: 在特色小镇“风起云涌”的今天,真正形成有特色的小镇,还是凤毛麟角。在福建泉州,就有这么一个小镇。学者车凤以聚龙小镇为案例,描述了小镇文明生态的形成过程和原因,剖析了小镇文化哲学的生成机制,展现出一幅有温度、有情致的当代“君子国”的美丽图景。富于哲理,文笔细腻,图文并茂,为中国的未来社区建设提供了一个鲜活生动的样本。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27期) 

p86

《境由心生——一个中国小镇的文明生态与文化哲学》

推荐指数:★★★★

作者:车凤

出版:中国发展出版社

作者简介:

车凤,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文学博士。现供职于北京师范大学,开设“儒道经典与人生智慧”课程。著有《中国新闻媒体社会治理功能研究》《这就是我想过的生活》(合著)。

以人为小镇中心 才有居民的幸福

阎崇年

2016年春天,我去了聚龙小镇。它坐落在泉州惠安县,严格意义上讲是个处在乡村的新型大社区。

我对农村并不陌生。幼时我在农村生活,后来也曾被下放到农村,算起来一共是18年。当然我在城市生活的时间更长,长达64年。所以,我对城市生活和农村生活都有一些了解。

我一直觉得,我们的乡村小镇发展了,中国就发展了;农村衰落了,城市肯定要衰落;农村安定了,城市就安定了;农村不安定,城市也休想安定。所以我一直认为:我们的乡镇、社区的安定和发展,的确事关我们民族和国家的安定和发展。

乡村原来有一定的社会秩序。从秦始皇元年(公元前221年)算起,到清宣统三年(1911年),存在2132年社会秩序,但这种秩序后来被打破了。打破旧的社会秩序,有一定的进步性。现在全国都在城镇化,怎么使村镇建设跟城市发展相适应?这个问题,大家都在探索。我去过江苏的华西村,天津大邱庄,知道河南有一个公社式的村镇,山东有一个南山模式,北京也有不同的村镇模式。现在我又看到一个聚龙小镇的模式。

聚龙小镇的模式跟别的地方不同,我对其概括了四点:

第一点:以人为主。小镇以人为主,以居民、业主为主。这不同于过去我们的乡村,我见过很多地方是以村长、乡长、保长为主,或者说以神为主、以钱为主。这些年全国新建了很多小镇,我又看到很多地方以楼为主,好多小区的管理是管理这幢楼,是只管收物业费,而缺乏跟业主之间的沟通和互动。

聚龙小镇作为一个社区,我觉得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它以人为小镇的中心,所以才有居民的幸福。他们不做表面文章,非常脚踏实地。小镇公共设施齐全,空气清新,环境优美,小桥流水,鸟语花香,人人都把小镇真正当成自己的家。

我在小镇的时候,有个晚上在聚龙湖边散步,走走停停大概两个小时,不觉得疲惫,反而非常惬意。我和陪我的郭无争先生说:“在你这儿散步,就像我们在北京沿着颐和园的长廊漫步是一种感觉,甚至于比颐和园还好。”因为小镇空气好,没有雾霾。小镇居民随时都在享受这样的休闲空间和优质环境,人与人又那样和谐,所以以人为主是真正考虑了大家的幸福感受。

第二点:以文为魂。聚龙小镇虽然地处在相对偏僻的泉州惠安黄塘,但是整体文化氛围比很多城市要浓厚。我参加他们的社区活动,感觉很温馨、很亲切。现在有些地方,做所谓的文化,就是盖个塔呀,请一些“大牌”来演出啊,动辄花几百万,热闹哄哄,并没有什么文化的效果。乡镇办活动,不是靠砸钱、靠造势。聚龙小镇组织业主,自愿学传统文化,有许多社团、许多活动。如聚龙小镇的邻里宴,不是比拼山珍海味,也不是比名酒名烟,而是要吃出一种和和乐乐的感觉,大家围坐一起,每一户都从家里边做一道菜端来,这种平等的平实的感受非常好。这种人的感受是最关键的,有时候花500万甚至1000万也买不到这种亲民文化。这才是文化的魂。小镇的文化,并不是知识分子书斋里那种文化,而是活生生的,生活的文化。

第三点:以德为风。我们古人说一个地方治理得好,会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这是我们理想中的一个情形。聚龙小镇有一个信用良品店,没有摄像头,没有售货员,蔬菜、粮食、日用针头线脑,明码标价,自己购买,自己找零。我刚一看到的时候,难免生出疑问:如果有人装了一些东西走了,不交费用,那不会赔钱吗?我忍不住直接问了郭总这个问题。他说他们每天都结算,结算的钱比应收的还多一点。我说怎么会多呢?他就解释:越是这样靠人自律,人们心里越感动,多个三毛两毛的,很多人嫌麻烦索性不找零了,所以有时候钱反而会多出来一些。小镇人的素质,仅仅通过这个例子就足以说明,这种道德风尚,我在聚龙小镇看到了。我们总说传统文化对人的影响,说仁义礼智信,这些原则在这里是落地的,厚德载物就是如此吧。

第四点:以邻为亲。以前我住过独院,那时左邻右舍关系都礼尚往来,和和睦睦。也住过大杂院,一个院里面好多户,包个饺子都会你送我、我送你。当年的饺子,白面是计划供应的,每个人一个月只有三两肉的供应,包饺子送给你吃,那是很不容易的,所以如今我常回忆大杂院的生活,那种有困难大家互相帮助的情景,今天真的太稀有了。

后来我搬到楼房了,这次搬进新楼,已经8年多了,一梯三户,那两户我不认识,彼此真是“鸡犬之声相闻”而不相往来。其实最早我还想点个头,看人家低着头,急匆匆,无反应,点几次我就不再点了,没意思了。我觉得不仅仅是我面临这样的问题。聚龙小镇里,大家彼此都互称“家人”,是以邻为亲,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这里真像亲人那么亲,甚至比亲人还亲。

想起我离开小镇的那天,有几个居民说要请我们吃个饭,一开始我还觉得有点突然,但是后来发现这顿饭真是非常别开生面。我们去到茶馆时,已经有十来位业主在那里忙活了。大家有的拿面、有的拿韭菜、有的拿肉馅、有的拿酱油醋……大家一起动手包饺子,有说有笑,其乐融融。我很多年没有享受过这种人与人之间朴素亲密的情感了,非常受触动,那顿饭真的令人难忘。人与人之间还能找回温暖、友善,我在聚龙小镇见到了这样真实而亲切的景象。

聚龙小镇创建仅仅才10年,能够以人为主,以文为魂,以德为风,以邻为亲,做到今天这样真的不容易。有人问:聚龙小镇是否可以复制?我觉得只要努力,只要真诚,可以复制;但也不容易复制。“不容易”在于:他们有境界较高的两位领导,有回报家乡的愿望,有传统文化落实的理念,有建设小镇的蓝图和规划,有坚持不懈的行动,这个小镇就发展起来了。但是,他们以人为主、以文为魂、以德为风、以邻为亲的经验是值得学习的。

(本文节选自本书正文,有删改,标题为编者所加)

责编:周琦

——————————————————————————————————————

2017年第27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7年第27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何颖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