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经济 > IT > 正文

“软件定义”时代来袭

文章导读: 从小单车到大飞机,软件早已悄然覆盖了普通人的日常生活。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曹煦 | 北京报道

责编:周琦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27期)

6月29日,在北京展览馆举办的第二十一届中国国际软件博览会上,北京软件和信息服务交易所总裁胡才勇在他的“展位”迎来了一位贵宾——国务院副总理马凯。

马凯驻足在北京软交所为本届软博会新设置的软件交易展示平台的过程中,交易展示大屏上不断更新的数据显示,“538家企业在线参展,展示产品2500余款,累计发布供需信息1.4万余条,累计成交额超过50亿元。”

受关注的,不仅是“如火如荼”的软件交易数据。本届软博会的主题“软件定义世界”,正在被业界认可和诠释,成为窥见软件行业未来发展的风向标。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展会现场看到,无处不在的软件以共享单车、智能钢琴等炫酷的科技产品为载体,吸引着参观者的视野; 300多家参展企业从“软件定义云服务”“软件定义工业互联网”“软件定义大数据”等方面展示工业云、智能制造、智慧城市、信息消费等最新产业发展成果。

“新一代信息网络技术迅猛发展,‘软件定义’时代正向我们走来。” 工信部信软司司长谢少锋说。

工业企业的软件化趋势

从小单车到大飞机,软件早已悄然覆盖了普通人的日常生活。

在城市街头,手机解锁即可轻松骑行的共享单车目前席卷中国。事实上,这些看似简单的自行车其实是集成多项软件技术的智能产品,比如摩拜单车就拥有智能锁等近30项专利技术。而基于出行大数据,ofo正在开展包括出行需求预测等在内的数据驱动的运营。

p54、

而在天空之上,飞机这样的顶尖制造也源于软件对工业的深刻理解。工业技术软件化公司北京索为公司董事长李义章向《中国经济周刊》举例说,波音用8000多种软件完成了787的设计,只有不到1000种软件是商业社会可购买的,其他7000多种软件都是波音自己设计的。

p55-2

“实际上波音的竞争力,是这7000多种软件长期工业积累的知识产权,所以工业技术的软件化,是中国制造业走向强国的必由之路。”李义章说。

波音的故事只是缩影,从全球工业体系的格局来看,包括工业互联网、工业4.0、中国制造2025等战略在内的新一轮工业革命里,软件技术都将是非常核心的竞争力,一个突出表征便是很多传统的制造业公司都宣称向软件公司转型。

据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理工大学副校长梅宏介绍,全球知名的航空航天制造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其软件代码数量已经超过了微软公司,汽车领域的工业软件比重也在持续增加,有的已占到全车成本的40%以上。“制造行业怎么实现新一轮的软件化?就是知识和工艺流程要软件化和虚拟化,进而实现软件的平台化。”

可以预见的是,软件的革新将对传统制造升级、工业应用提升产生重要作用。在李义章看来,在新一轮全球工业化竞争中,工业软件得到重新定位,从制造业信息化发展的辅助工具,被提升为推动工业智能化转型升级的利器。“工业软件已不再是单一功能的工具软件,如CAD、CAE、PDM等,而是要把人头脑里的方法、知识、技术予以显性化、模块化、模型化,形成工业APP。”

让李义章感到高兴的是,“工业技术软件化”这件他过去10年来一直推动的事正在得到主管部门的肯定和支持。在工信部的支持下,一个关于工业技术软件化的产业联盟组织,即将成立。

工信部电子五所软件质量工程研究中心主任杨春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你看看工信部的全称,就知道工业化和信息化融合是必然选择。企业是经济活动的主体,面对软件定义一切的时代,工业企业要通过软件化来适应智能制造时代的发展。”

软件正在重新定义城市

不只定义工业,软件技术的深度应用也在重新定义城市。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软件定义城市管理的雏形最早出现在治安管理领域。大多数城市通过视频监控全覆盖,保障了平安城市建设。

当前,最触手可及的城市级软件应用便是公共交通服务。在北上广这样的超大城市,巨量个体出行和大容量公共交通两种基本服务模式仍是现状,交通拥堵是“大城市病”的集中体现。在此背景下,已经普遍使用的网约车服务,便是依靠软件实现了个性化使用社会车辆的共享交通模式,突破了要么私有、要么公共的传统模式选择。

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张伯旭表示,“就像今天大家不会每家每户购买自行车一样,今后我们将不再购买小轿车,但是我们会拥有更加高效、直达、个性、智能的出行服务。我们将看到一场由软件驱动的城市交通革命。”

p55-1

城市的基本功能也在被软件重新定义,比如生产功能。过去,城市是人类最主要的工业生产聚集地。城市生产布局一般强调全产业链,工业企业被规模化地集中安排。而现在,基于软件驱动的网络化生产模式和工业云服务,让产业链的各环节可以分散布局,异地协同。“研发、设计、加工等不同功能可以在城际之间、城乡之间进行再分配。这也是我们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加快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大逻辑。”张伯旭说。

京津冀工业云服务平台便是这样的软件载体,它主要面向三地企业提供涵盖企业设计、制造、营销和服务等产品创新全流程所需要的各种自主产权的工具和服务。按照以前的传统做法,中小企业建立自己的科技研发平台,成本需要十几万到几十万元,负担较重。接入北京云平台,河北企业只需要支付少量的使用费,就能获得大量的技术与研发等信息。

张伯旭认为,过去,城市建设投资更多是水电路房等传统基建硬投资;未来,城市建设投资更需要的是网络数据平台等新兴要素软投资。

一组数据可以佐证这一判断。以北京为例,软件服务业在其经济总量中的地位日渐突出。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北京市经信委软件服务处副处长尤靖介绍,2016年,北京市软件行业实现营业收入7287.6亿元,同比增长10.2%;在全市GDP中占比10.8%,在第三产业的GDP比重排名第二,仅次于金融业 。

“未来包括北京在内,很多城市都将是软件渗透、软件托起、软件创新的城市。”北京软交所总裁胡才勇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

2017年第27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7年第27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何颖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