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经济 > 产经 > 正文

煤价上涨触及警戒线 “不改PPI同比放缓态势”

文章导读: 交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唐建伟认为,短期钢铁和煤炭价格波动,不会改变PPI同比下半年放缓的态势,对GDP更不会有直接的影响。“这是去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结果,已经通过PPI和投资对GDP产生了影响。”

本报记者 肖明 实习生 郭丝 姚润霞 杨玉宛 北京报道

煤价上探

近期,煤炭期货连续走强。过去一个月,国内动力煤期货主力合约(1709)从516元/吨迅速飙涨至最高594元/吨,涨幅约15%。价格上涨的原因在于需求扩张,根本还是在于宏观经济走势平稳。煤炭价格的上涨将会提升与之密切相关的煤炭行业企业的业绩预期,多家上市公司也已预增,但资本市场股价的反馈却有所分化。

目前各大电厂正在开足马力发电。不过,一个问题仍待解决,即随着夏季高温来临、需求上升,后续煤炭价格能否稳住。

近期的煤炭市场价格仍在上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7月5日秦皇岛港口5500大卡的动力煤的价格为每吨605元(平仓价),已经突破了每吨600元的水平。而在1个月前,这一品种的动力煤价格是每吨551元。1个月时间环比涨幅在9%左右。

而根据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制定的《关于平抑煤炭市场价格异常波动的备忘录》(以下简称《煤炭备忘录》)提出,2017年重点煤电企业动力煤中长期基础合同价绿色区域为500-570元/吨。如果该价格在570-600元/吨之间,则需要适时采取必要的引导措施。价格在600元/吨以上,则需要采取平抑措施。

近期神华公布的7月份月度长协(长期合同价)价格为570元/吨,与6月份持平,5500大卡现货价格为600元/吨。按此看,如果8月动力煤合同价再上升,发改委有可能进一步出手调控。

中国社科院工业所能源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白玫指出,去产能有可能出现短期供求关系失衡,但这些不应改变通过改革促进我国煤炭行业健康发展的初心。

“去产能要把握节奏,更要重视今年煤炭去产能的特点。尽管去产能会使生产煤矿的企业减少甚至退出,但也要杜绝片面追求多关快关煤矿而影响供应的现象。”她说。

煤炭需求上升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今年以来动力煤价格波动比较大。

比如以鄂尔多斯5500大卡的秦皇岛港动力煤市场价格为例,4月5日价格是每吨685元,到了5月5日,则下降到每吨614元的水平。6月则进一步下降到551元的水平。但是到了7月5日则上升为每吨605元(平仓价)。

另据秦皇岛煤炭市场网的消息,在2017年6月28日至7月4日一周内,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报收于580元/吨,环比上涨3元/吨。价格指数连续第四周上行,累计上行18元/吨。

价格上涨对煤炭长协价格形成压力。

因为《煤炭备忘录》提出,动力煤价格的绿色区域为500~570元/吨。但是目前煤炭市场价格已经突破了上述水平。

金联创分析师毕方静认为,今年很多措施抑制了煤炭供应。比如内蒙古地区“煤管票”(票价在煤价的基础上加一定价格)仍未全部放开,陕西煤炭运输也很困难。

而一位不愿具名的煤炭行业分析师也指出,还有一些措施也导致了煤炭供给减少。比如从7月1日起,禁止省级政府批准的二类口岸经营煤炭进口业务。这些对煤炭价格上涨形成了预期。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5月份,全国原煤产量3.0亿吨,同比增长12.1%,增速比4月份加快2.2个百分点。

不过,从实际日均产量看,未必在加快。去年11和12月煤炭日均产量突破了1000万吨,但是今年每个月日均产量从未超过1000万吨。

白玫也认为实际日均产量较低。她指出,煤炭近期价格上涨,是煤炭供求关系变化决定的。从日均产量来看,5月份日均产量(961万吨)较上一个月(982万吨)略有下降。其原因一是由于去年取消276日工作日后,产量已逐步释放,今年可释放的煤炭产量空间有限;另外今年煤炭安全生产日常检查较频繁,超产的产能没有机会恢复;三是煤炭置换为减量置换,新增产能增加的产量有限。

从需求侧看,今年煤炭需求较上年有所增长,近期进入煤炭需求旺季。今年1-5月份,火电、钢铁等产业对煤炭需求都有一定的增长;另外是季节性水电不足,替代效应导致煤炭需求增长。此外,夏季电力需求旺季,导致对煤炭需求的增加。

毕方静认为,原本今年煤炭现货价格与煤炭年度长协价格走势是逐渐靠近的,而6月份内蒙古地区产量受限,煤炭供给紧张,供小于求。山西陕西等地区跟涨,导致了煤炭现货价格强势上涨。

“不改PPI同比放缓态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煤炭价格近期上升,和钢铁价格的走势一致。由于去年下半年煤炭和钢铁价格涨势较高,从统计上看今年下半年煤炭、钢铁价格的同比涨幅有望降低。未来几个月,钢铁和煤炭价格可能还会出现一定的波动,但是对经济影响不会太大。

交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唐建伟认为,短期钢铁和煤炭价格波动,不会改变PPI同比下半年放缓的态势,对GDP更不会有直接的影响。“这是去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结果,已经通过PPI和投资对GDP产生了影响。”他说。

目前市场煤价已经触及到《煤炭备忘录》中对2017年煤价设定的警戒线。针对下一步煤炭价格可能进一步上升的情况,发改委可能在适时采取措施。

此前,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关于做好2017年迎峰度夏期间煤电油气运保障工作的通知》(发改运行〔2017〕1129号),提出抓紧对部分符合条件的优质产能煤矿重新核定生产能力。

文件称,各地要针对停工停产煤矿进行认真梳理、提出分类处置措施,对具备条件的抓紧组织复工复产验收,力争应复尽复;不得以简单停产方式应付安全生产、环保等检查。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6月26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主持召开煤矿产能核定工作专题会,神华、中煤、华能、华电、国电等央企均参加了会议。

连维良提出,鼓励具备扩能条件的优质产能煤矿尽快开展生产能力核增和产能指标置换工作,尽快释放产能。在这次会上,主管部门要求,动力煤成交价格不得超过570元/吨的绿色空间上限。如超过上限,企业再有涨价行为,必须提前3-5天与国家发改委沟通,否则,发改委将约谈相关责任企业。

煤炭战略规划研究院副院长吴立新指出,目前煤炭市场价高于长协价,市场价格有一定的波动,这是正常的。现在面临的问题是,能源价格没有完全市场化。

(网络编辑:何颖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