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宏观 > 正文

直击夏季达沃斯| 中国金融改革将面临哪些风险和挑战?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讯 (记者 张燕 达沃斯现场报道) 2017年新领军者年会 (又称“夏季达沃斯”)于6月27日——29日在中国大连举行。除了历来关注的科技创新等话题,中国经济金融市场的发展同样受到全球瞩目。尤其是自去年四季度开始,一行三会纷纷加快了加强金融监管的进程。如何在去杠杆的同时又不导致金融市场波动过度,甚至引发局部风险成为了在场嘉宾讨论的热点。

李稻葵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摄

李稻葵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摄)

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表示,最近第一季度的广义货币增长速度明显低于名义GDP,这是近年来少有的好情况,他个人认为主要归功于银监会近段时间的调控,尤其是针对银行之间同业拆借的监管。

“银监会不允许银行之间随便拆借,你借给我,我借给你,把贷款量、存款量搞上去,我们都懂得这个道理,所以这一轮监管从银监会开始,银监会做得多,说得少,这是好事情。会不会引起一些恐慌呢?有可能,中国金融市场需要一定的受控的恐慌,需要吓唬他们一下。”李稻葵说。

李伏安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摄

李伏安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摄

渤海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李伏安表示,金融杠杆过高或者过快一定会对整个实体经济发展和宏观货币造成比较大的压力。降杠杆是为了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是整个经济金融稳健运行的一个基础和前提。“以前是去产能,产能是属于投资过剩的,产能消耗到一定程度,杠杆也要降下来,杠杆不降下来,对整个宏观稳定造成影响。”李伏安说。

在李伏安看来,中国经济的政府债务和西方政府打不通,尤其是地方债,更多用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由此出现杠杆高的问题,不是政府偿债能力的问题,实际上是进一步创造财富制造能力和提高整体的偿债能力的问题。他表示,地方政府降杠杆不会有太大压力,要让市场在经济当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把杠杆降下来,让市场有一个宏观稳定的环境,让市场多去做,政府适当退出来,这些大方向,对中国经济金融都是一个改善。

李晶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摄

李晶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摄

摩根大通银行董事总经理、亚太地区副主席李晶表示,过去这十年当中,中国杠杆率一直居高不下,一度达到了GDP的260%。但是中国债务的问题跟其他国家的债务问题有很大区别,中央政府的债务水平并不高,相反是地方债务和企业债务水平较高。

李晶提出,如果GDP增速是6%左右的话,债务的增长也应该是这个速度,但是现在的债务市场增长是12%左右,这种情况不能够再继续下去。此外,需要能够进一步的减少地方政府的债务的水平,“他们应该换一种方式来筹措资金,而不是通过卖地,也许他们可以通过发行债券来得到更多的资金。另外我觉得还有一点,使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间的分工进一步明确,财政的改革也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在去杠杆过程当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李晶说。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何颖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