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证券 > 正文

“私募一哥”徐翔如何玩坏了大恒科技

文章导读: 我们希望借还原曾经的“野蛮人”“资本大鳄”徐翔入主一家老牌的中关村企业大恒科技的过程,一方面了解“野蛮人”给实体经济带来的困顿,另一方面探究到底何为实体经济所需的资本。

fm

2017年第23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曹煦︱北京报道

责编:陈惟杉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23期)

2017年1月,曾经的“野蛮人”“资本大鳄”徐翔犯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有知情人士透露,徐翔被判罚金110亿元。6月7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对徐翔、徐峻、郑素贞等3人,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泽熙资产管理中心(普通合伙)采取纪律处分,徐翔等3人和相关机构被加入黑名单。

近两年,“野蛮人”成为中国资本市场上的高频词,这个称谓源于一本书《门口的野蛮人》,指华尔街的一些私募基金对其他企业恶意并购。这些“野蛮人”是公司经营管理圈之外的人,成为控股股东后,就接管了公司,使原来的股东、经营管理层边缘化。他们不做长期投资,不通过发展实体经济来获益,却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通过各种手段谋求短期利益。

从国内情况来看,“野蛮人”既包括2015年下半年以来激进举牌上市公司的部分险资,也包括曾依靠手中巨额资金,并利用自身在信息、资源等方面的优势在资本市场兴风作浪,甚至控股上市公司的“资本大鳄”。

2016年年底以来,监管层对“野蛮人”“资本大鳄”的监管不断加码,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曾在多个场合释放严厉的监管信号。而能否管住“野蛮人”、围猎“资本大鳄”,不仅事关资本市场公平环境的打造,更与资本市场能否发挥其应有作用,为实体经济提供资本支持息息相关。

“着力振兴实体经济”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2017年经济工作部署的重要任务之一。而在今年4月25日,习近平总书记曾就维护金融安全提出6项任务,第四项便为,“为实体经济发展创造良好金融环境,疏通金融进入实体经济的渠道,积极规范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扩大直接融资,加强信贷政策指引,鼓励金融机构加大对先进制造业等领域的资金支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资本本身并不罪恶,关键在于如何用好资本。但在过往,一些无力抵御“野蛮人”入侵的实体企业,往往出现管理层被排挤或出走,公司原有实业发展路径被改变的情况。

因此,我们希望借还原徐翔入主一家老牌的中关村企业大恒新纪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恒科技”,600288.SH)的过程,一方面了解“野蛮人”给实体经济带来的困顿,另一方面探究到底何为实体经济所需的资本。

“如果‘野蛮人’没有进来,大恒一定会是另外一个样子。”已从大恒科技离职两年,72岁的公司原副总裁、原总工程师宋菲君这样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主营光学、激光元器件及设备,于2000年上市的大恒科技是一家有光荣历史传统的企业,其得名便是为了纪念“中国光学之父”王大珩。1987年,中科院为了响应“科学技术转化为生产力”的号召,以王大珩院士名字的谐音命名的“大恒公司”应运而生。

1988年,时任国家科委主任宋健亲自批示“放人”后,当时被评为“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的宋菲君被批准从中科院离开转而加盟大恒,他创建的大恒光电事业部起初只有5个人。2015年年初,宋菲君离开了供职27年的公司,彼时大恒科技年度营收超33亿元。对于两年前的离职,宋菲君至今仍有些不甘:“真的没想到会以这样一种方式离开。”

“中关村上世纪80年代成立的几个大公司,联想、大恒、科海、希望、四通,有的离开科学院了,有的倒了,大恒走过30年不容易。”宋菲君向记者说,“几十年的心血、国家这么大的投入、这么优良的资产,落到这么一批人手里,心里有巨大的疼。”

宋菲君的心痛始自2014年11月24日那次股权转让,那天,徐翔入主大恒科技,这家拥有30年历史的老牌上市公司命运陡变,并持续至今。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网络编辑:何颖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