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公司 > 正文

华润凤凰终止收购迷雾待解:中信医疗退出凤凰医疗混改

本报记者 朱萍 北京报道

近日,华润凤凰发布公告,终止以12.4亿港元收购中信医疗杭州整形医院和中信惠州医院股份的交易。这意味着,中信医疗未能如愿成为华润凤凰第二大股东,退出了凤凰医疗混改。事实上,此事在华润凤凰3月发布的年报中已现端倪,年报提到“收购惠州医院和杭州医院的若干监管审批流程遇到障碍”。

一位长期跟踪华润凤凰医疗的业内资深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两家医院为营利性质,均可以并表,华润凤凰在香港上市,不会存在监管审批流程方面的障碍。“当时卖医院的时候,中信医疗人事出现较大变动,处于低谷期,而目前中信医疗形势大好,国企医院改制比较顺利尤其在河南,未来甚至不排除启动单独IPO的可能。”

此外,市场上还有传闻称,因华润进入后使得原凤凰医疗高层大换血,混改演变成央企主导权之争,为此中信医疗选择退出。对此,华润凤凰副总经理、法务总监徐昕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予以否认,并指出华润医疗与凤凰医疗通过互派董事、高管参与公司治理,实现有效对接,已在公司治理架构上实现了整合。

“华润凤凰医疗管理层未发生动荡,我们与中信签订了保密协议无法透露具体终止收购的原因,但都是从股东利益最大化考虑的,也得到了股东的大力支持,近几日,集团创始人兼前董事会主席徐捷及其家族和主要股东澳洲联邦银行进行增持。”徐昕指出。

终止收购

2016年无疑是华润医疗的并购大年。

在华润集团董事长傅育宁的亲自部署下,华润自2015年1月开始接触凤凰医疗团队并初步沟通合作意向,经过多次磋商筹划交易方案,最终确定以资产换股权方式实现华润医疗主要资产上市。

2016年4月8日,凤凰医疗在连续上涨后停牌,随后公告拟收购华润医疗下属拥有或管理47家医疗机构和3家养老机构,交易对价以增发新股支付,以8.04元/股,发行4.63亿股,交易金额约合港币37.2亿元。交易完成后,华润医疗成为凤凰医疗的单一最大股东,占上市公司发行股份后经扩大发行股本的比例不低于35.7%,华润有四个董事会席位。

2016年5月3日,凤凰医疗集团与中信医疗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就其所属目标公司之资产和权益注入凤凰医疗相关事宜签署《项目战略合作及资产注入条款书》。这是凤凰医疗继2016年4月8日与华润医疗并购之后一个月内联姻的第二大央企。

华润入股凤凰及此次交易完成后,按照现有医院数量和床位计算,华润凤凰医疗集团将运营共109家医疗机构和3家养老机构,其中包括9家三级医院,12家二级医院,34家一级医院和54家社区医疗机构,合计医疗机构实际开放床位数约12480张,当时为按运营床位数量计算的亚洲最大医院集团。

此消息引起了医疗行业震动,按照上述规划,华润凤凰医疗集团无疑成为医疗行业的超级巨无霸。

2016年10月,还未改名的凤凰医疗宣布以12.4亿港元总代价,收购中信医疗旗下惠州、杭州两家医院。中信医疗将成为凤凰医疗第二大股东,最大股东为华润医疗。

对于此次收购,在2016年12月,中信医疗一位高层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非常看好,并表示按照计划顺利进行当中;2017年初,华润医疗的一位相关负责人也表示进展顺利。

不过时隔几个月后,华润凤凰收购中信医疗旗下医院却出现变故。在3月24日华润凤凰医疗披露的年报中有一段关于此次收购的描述:目前收购惠州医院及杭州医院的若干监管审批流程遇到障碍,本公司及中信医疗正在进行磋商,在充分考虑本公司及股东的整体利益前提下,寻找双方可接受的解决方案。

对此,华润凤凰和中信医疗的有关人士均表示,为此项交易,双方都已尽最大努力,尽管由于客观原因阻碍,最终无法完成交易,但终止本交易并不影响各方的自身业务发展以及双方业已形成的良好合作关系。两家企业负责人均明确表示,双方会继续探索寻找新的战略合作机会,尽最大努力回报广大投资者。

华润医疗看好混改

此次收购之所以未能谈妥,有业内人士猜测,这或许是凤凰医疗控制权的变更。

成为凤凰医疗第一大股东之后,2016年11月25日,凤凰医疗公告,执行董事及董事长徐捷、首席财务官江天帆、副总经理单宝杰、执行董事徐泽昌,因其他工作安排辞任;执行董事及行政总裁梁洪泽调职为非执行董事、执行总经理张晓丹调职为行政总裁。

同时,华润凤凰医疗又委任傅育宁为荣誉主席、王印为非执行董事及董事长、王彦为非执行董事、贺旋为非执行董事、吴珀涛为执行董事及执行总经理、李峙乐为首席财务官。

事实上,对于此次两个国企与一个民企的混改,华润医疗也是看好前景的。2月13日,华润官方发布了一篇《11亿国资撬动88亿社会资本,混合所有制就该这么“玩”》的文章,这也是被华润医疗相关负责人默认为华润医疗收购凤凰医疗的官方解读版本。

上述文章提到,华润以11亿国有资本(华润累计投入的资本)撬动约88亿元的社会资本,放大了国有资本功能,提高了国有资本配置和运行效率。华润整合凤凰医疗和中信医疗不仅盘活了原有医疗资产,更激活了市场竞争推动了中国医疗健康产业的“供给侧改革”。

而对于华润凤凰称审批问题出现障碍的说法,多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均不认同。如罗兰贝格管理咨询公司合伙人金毅认为,华润、中信都是大央企,监管审批应该不存在太大问题,或许另有隐情。

一位长期跟踪华润凤凰医疗的业内资深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两家医院是营利性医院,均可以并表,并且都处于盈利阶段,而且又是在香港上市,不会存在监管审批流程方面的障碍。

“当时卖医院的时候因为中信医疗人事大变动,处于低谷期,而目前中信医疗形势大好,国企医院改制比较顺利,尤其是在河南,未来甚至不排除启动单独IPO的可能,将国有医疗资产证券化远比出售医院回报更高,而且也有利于国有资产增值。”上述业内人士指出。

从公开报道看,中信医疗今年在河南对多个国企医院进行了改制,尤其是几个月前鞍钢医院改制。上述业内人士预判,后续河南多个国企医院将陆续接受中信医疗参与改制。

股东利益最大化?

对于传闻“因华润进入后原来凤凰医疗高层大换血,混改演变成央企主导权之争,为此中信医疗选择退出”的说法,华润凤凰副总经理、法务总监徐昕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予以否认,并指出华润医疗与凤凰医疗通过互派董事、高管参与公司治理,实现有效对接,已在公司治理架构上实现了整合。

“华润凤凰医疗管理层未发生动荡,原来凤凰医疗的团队仍在进行医院管理工作,而对于具体终止收购原因,与中信签订了保密协议无法透露,但都是从股东利益最大化考虑的,也得到了股东的大力支持,近几日,集团创始人兼前董事会主席徐捷及其家族及其主要股东澳洲联邦银行进行了增持。”徐昕指出。

5月15日晚间,华润凤凰医疗宣布,根据最新的港交所披露权益通知,集团创始人兼前董事会主席徐捷及其家族斥资约1625万元,5月8日在二级市场增持,交易完成后,持股比例由13.99%增至14.11%。

另外,港交所最新资料显示,华润凤凰医疗主要股东澳洲联邦银行于2017年5月11日,场内增持公司好仓447.1万股,变动后持有权益6607.75万股,于公司已发行股份占比5.1%。

申万宏源分析师认为,该交易的终止,有利于大股东华润医疗(当前持股比例为35.7%)保持主导地位,提高公司的整体运营管理效率。

金毅认为,虽然华润凤凰终止了中信医疗医院的收购,但处在国企重组及深化医改的重要窗口期,华润要大力发展医疗服务业务势在必行。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要求“加快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剥离国有企业所办医院”,国务院进一步出台《关于印发加快剥离国有企业办社会职能和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工作方案的通知》,要求对国有企业办医疗机构实行分类处理,采取移交、撤并、改制或专业化管理、政府购买等方式进行剥离,并明确限定于2018年底完成企业办医疗易购等移交改制或集中管理工作;积极探索政府购买服务等模式,引入社会资本参与企业办医疗机构的重组改制。

此前,华润凤凰管理层也表示,医疗健康服务是最具增长潜力的行业之一。随着政府出台一系列促进医疗健康产业发展的政策,不断深化医改的深度和广度,社会资本办医的政策和市场环境正处于历史上最好时期,加上消费升级和人口持续老龄化,医疗服务的刚性需求更趋明显,为华润凤凰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从财报信息看,华润凤凰医疗已经对现阶段的设想进行了规划,即连锁医院集团将成为集团在中国医疗健康领域独特且明确的产业定位,在此基础上,集团将向产业上下游延伸,进一步实现“医院集团+”的商业模式,2017年,医院集团的延伸业务是在GPO业务的基础上重点发展医生集团。

对此,华润凤凰医疗方面认为,综合医院集团盈利模式清晰,包括医院集团运营收益和医院集团衍生收益均有路径。

(网络编辑:何颖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