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证券 > 正文

定增爆发后遗症:解禁潮来袭 倒挂率达38%

文章导读: 定增尤其配套融资遭遇严管后,定增生态也发生很大变化,明显降温。“从去年下半年起,定增发行时的折价比例一直在降低,尤其定增新规以来,定增的投资价值更是下降了不少。”

本报记者安丽芬广州报道

市场调整,“破发”隐现

A股的持续下行也令市场中各类“破发”现象隐现。先是出现了久违的次新股破发——上周四,红蜻蜓盘中跌破17.70元的首发价格。这也是在纽威股份、国泰君安破发后,又一家跌破发行价的次新股。而据统计,在目前统计到的432只次新股中,最新收盘价与首发价格的比值在150%以下的有15只,占比3.47%。而在过去三年繁荣的定增市场上,由于上市公司以高于二级市场的价格进行定向增发,市场下行倒逼价值回归,定增“破发”即股价低于定增价格的达232家次公司。这同时也是高溢价下估值回归正常的一个“阵痛”过程。

经历了定增大爆发的过去三年,而今随着市场转向,定增倒挂成为普遍现象。

Wind数据显示,2017年共有613家次上市公司(有些上市公司不止一次定增)的定增到期解禁,实际募集总额达到1.08万亿元。截至5月16日,其中232家次上市公司的股价低于当时的定增价格,倒挂率达到38%。

这也意味着,2.6家次定增中就有1家次出现倒挂。对于定增倒挂现象,业内人士认为除了市场低迷的原因外,定增火爆时的高溢价发行也是一大因素,由此一些定增对象不得不为其买单。

频频倒挂两因

5月16日,天信投资首席分析师孙立鹏表示,定增倒挂简单讲就是上市公司定向增发股票的价格高于二级市场上的最新价格。

过去三年,定增市场的火热有目共睹。彼时,上市公司纷纷找项目搞定增,机构们挤破头皮也要成为认购方。而今,他们不得不为当时的市场高点集体买单。

Wind数据显示,2017年解禁的613家次上市公司定增中,截至5月16日,有232家次出现不同程度的倒挂,其中倒挂率超过10%的有161家次。奥飞娱乐(002292.SZ)、海伦钢琴(300329.SZ)、新联电子(002546.SZ)等8家次倒挂比例超过40%。其中,奥飞娱乐两次定增均倒挂超40%。

另外,中恒电气(002364.SZ)、苏宁环球(000718.SZ)等27家次上市公司的定增倒挂比例为30%-40%;凤凰股份(600716.SH)、雷科防务(002413.SZ)等65家次上市公司定增倒挂比为为20%-30%。

孙立鹏指出,定增倒挂一方面是因为市场连续下跌,个体公司难以避免;另外则是上市公司以高于二级市场的价格进行定向增发。

实际上,在过往火热的定增市场中,溢价定增频频出现。比如wind数据显示,2017年解禁的613家次上市公司中,有84家次上市公司的发行折价率为负数,也即发行价格高于市价。其中,发行折价率低至-10%以下的就有29家。

比如,龙泉股份(002671.SZ)、宏大爆破(002683.SZ)、铁汉生态(300197.SZ)的发行折价率分别为-40.85%、-34.11%和-33.49%。另外,冀中能源(000937.SZ)、岭南园林(002717.SZ)的发行折价率也低至-30%以下。

“这种高价定增的上市公司应该很缺钱,现金流紧张。为了维持公司正常运行周转,只能通过高价定增来维持现金流。”孙立鹏指出,另外不排除公司未来或许真的具备快速发展的潜力,并且预计公司股价能够长期保持竞争力,希望通过未来股价的上涨来弥补高价定增。

以发行折价率最低的龙泉股份、宏大爆破、铁汉生态为例,他们均是在2016年上半年发行。而2015年末,他们的每股经营现金流量分别为-0.0379元、-0.3611元和-0.0705元。

随着解禁期的到来,一些定增对象也不得不为彼时的高价认购定增买单。5月26日和6月21日,龙泉股份、宏大爆破的定增分别解禁,而截至5月16日他们的倒挂率分别为24%和16%。

倒挂连锁反应

面对定增倒挂,认购对象以及上市公司如何以待?

“对于那些倒挂得多的定增项目,即使解禁了,短期肯定不会减持,只好再等等。”5月16日,北京某开展一级半市场业务的机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如果认购产品到期了,到期一般肯定会卖;如果是母基金的产品或者时间错配,也许可以拿一段时间,不一定解禁就要清理。”上海某私募投资经理称,有些认购产品一般会将存续期设置为一年半或者三年半、四年不等。

部分上市公司也很关心定增对象的选择动向。“我们每次披露季报或者年报时,都会跟认购对象沟通,尤其是业绩变化较大的时候。本次解禁还有几个月的时间,还没确定减持的事情。”武汉某上市公司证券办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股价是市场化行为,定增对象自己承担市场波动的风险。解禁时,公司帮他们办一个手续后,他们就可以解禁了。至于如何减、减多少,也不会对我们说。”正邦科技证券办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对于定增倒挂现象,孙立鹏认为,有些公司具备投资价值,有些则未必。要甄别他们定增的目的是开展新项目还是补充流动资金,如果开展新项目就要看其未来发展的预期。同时也要考虑公司本身的质地,比如成长性、扩股能力、业绩增长、分红等综合指标。

对于之前频频出现的高价定增,孙立鹏认为,不排除个别人为合谋股价行为,比如与资本大鳄相互勾结,通过高价定增给市场释放一种“公司非常具备发展潜力”的错觉,从而迷惑投资者,通过拉高股价,达到金蝉脱壳的目的。

北京某大型私募投资总监认为,定增市场里跌出来的好货肯定有,但目前的市场泥沙俱下。

值得注意的是,定增尤其配套融资遭遇严管后,定增生态也发生很大变化,明显降温。

“从去年下半年起,定增发行时的折价比例一直在降低,尤其定增新规以来,定增的投资价值更是下降了不少。”北京某中型券商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再加上二级市场不理想,很容易亏损。

(网络编辑:何颖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