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资本 > 正文

透视美国精英世界研讨会暨黄征宇《征途美国》上海发布会举办

《征途美国》上海发布会现场

《征途美国》上海发布会现场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记者 程子彦)2017年5月6日,透视美国精英世界研讨会暨黄征宇新书《征途美国》发布会在上海外滩罗斯福公馆举办。

《征途美国》的作者黄征宇是首位来自中国大陆的美国白宫学者、最年轻的英特尔董事总经理。黄征宇1977年出生在上海,10岁随父母赴美,在美国接受了中小学阶段的基础教育,上过美国公立高中的天才班,在斯坦福大学的四年半时间里获得了三个学位,还在哈佛商学院读了MBA。黄征宇在英特尔总部工作了七年,曾是英特尔最年轻的董事总经理。2009年,在美国总统奥巴马的授权下,黄征宇成为首位出生于中国大陆的白宫学者,在美国国务院担任国际开发署(USAID)署长特别助理,任内曾全面负责海地地震的通讯救援工作。完成白宫学者任期后,黄征宇回到中国,在金融科技服务及跨国投资等领域连续成功创业,他所创办的宇沃资本是目前引领中国资本国际化风潮的佼佼者。

本次研讨会围绕“到底我们需要给孩子什么样的教育”“到底美国的精英世界有什么奥秘之处”进行讨论。

无论在《征途美国》一书当中,还是在发布会上演讲里,黄征宇也给出了回答。他强调两点,一是“美国精英群体里的家长特别注重培养孩子的创新意识,还不断提高孩子做’对的选择’的能力”,二是“美国精英群体都强调勇于承担领袖责任,并对他人产生价值,既能‘获得’(taking),更懂’付出‘(giving)”。这两点正是这个群体之所以成功的源泉,也是那些知名家族能够延续强盛、基业长青的奥秘。

这一观点得到了与会者尤其特邀嘉宾们的支持与赞许。罗斯福中国投资基金总裁谢丞东先生作为特邀嘉宾之一分享了自己当年去美国的故事,还讲述了自己和美国极富传奇色彩的精英家族——罗斯福家族的渊源。谢丞东16岁从香港去了波士顿,英语很差的他当时面临4个月后就要直接上学的挑战。于是谢丞东每天去百货公司、小餐厅、养老院,和当地的老人家聊天,聊了足足一个暑假,从而学到了很多美国价值观、经济、文化、宗教等本土经验。他当年就马上拿到了麻省演讲赛的第五名,因成绩优秀获得了奖学金,后来还做了学生会会长。可以说,谢丞东用最快的时间打入了美国主流社会。

毕业后投身地产行业的谢丞东曾经经历一宗11亿美元的大宗并购案,虽然资金充裕,但因被购公司管理层提出的要求和索取的保证大大超出了他的预估,最终不得不选择放弃。当时仅28岁的谢丞东做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决定,自己承担包括雷曼兄弟在内的合作伙伴的各种费用,例如律师费、会计师费等。这种为自己的抉择敢于承担的勇气和魄力和《征途美国》一书中说到的观点不谋而合,让谢丞东深受当时的合作律师欣赏,后来这位律师把他推荐给了罗斯福家族的掌门人。从此之后,谢丞东就进入了罗斯福家族企业,并且一路做到了罗斯福中国投资基金总裁,深受罗斯福家族的欣赏和信任。

黄征宇讲述了自己刚到美国的时候就和母亲遭遇了一桩街头枪击案,近在咫尺的人中弹倒地并且浑身是血的场景让他至今难忘,那时候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到了一个新的世界,必须很快去了解它,融合它,而不是被动地等待。这也是他写《征途美国》这本书的一个重要原因:“30年前父母带他去美国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让他更好地接触世界,发掘机遇,提升自己。现在的家长为什么送孩子去海外深造?也是为了让孩子有更好的机会成为国际化的领袖。”

黄征宇认为:30年后的中国和30年前有了大大的不同。这30年是中国经济快速崛起的30年。如果说,前20年是大量的国际资本和企业进入中国,那最近10年就是中国企业快速发展的主要时期。他们在本土迅速成长,并开始寻求向外扩张。所以可以预计的是,下一个阶段,必然是中国企业走出去,中国资本国际化;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在国内取得成功的同时,在国外也大有斩获。所以,中国现在和未来一定需要一大批具有真正国际视野的领袖精英,由他们来带领这些企业真正实现全球化和国际化。现在正处于求学阶段的中国学生,完全有机会成为中国所需要的、全球所需要的国际化精英。

在《征途美国》中,黄征宇写到:美国的顶尖大学,或者是最高政府机构,他们所想要找的人,几乎都有同一个标准,那就是不仅仅是你自己很优秀,而是你的参与能给予其他成员和整个机构带来最大的价值。在现在社会竞争这么激烈的情况下,很多的家长都希望孩子成功,而且最好越来越成功。可是随着黄征宇越来越认识到,光成功是不可能得到幸福。你再成功,总有一个人比你更加成功,你钱再多,总有一个人比你钱更多。只有注意把“获得”跟“给予”相结合才能获得真正的成功和幸福。

在演讲的最后,黄征宇表示“在一路发展的过程中,遇到过很多很多优秀的人,他们是精英中的精英。比如在斯坦福和哈佛,我见到了一大批美国最精英家庭培养出来的孩子。在白宫,我和美国最高层领导人沟通和互动,了解到整个政治的生态系统是如何运作的,在华尔街,我探访了300多位最优秀的投资精英,倾听他们对投资的意见和看法;在硅谷,我访问过接近两百位的创业成功人士,和他们聊创业过程中的起伏和经验。我深信,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其实很小,最关键的一点差异就是思维。而我所见到的这些美国0.01%的精英们,他们的思维方式真的跟我们不一样。那思维的改变需要多久?是不是很难呢?其实如果真心想改变的话,有时候只是一刹那。”

(网络编辑:王新景)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