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证券 > 正文

中科云网乱局何时休 控股权被申请司法拍卖

一场夺门闹剧将公司的内部矛盾公之于众,伴随被牵出的多方势力,让中科云网(002306)的案情变得扑朔迷离。中科云网及控股股东等被调查事件尚无结果,公司的控股权却被申请司法拍卖,而这也被市场解读为陈继或将谋求退出。值得注意的是,不论是何种解读,对于经营业绩并不理想的中科云网而言,未来经营业绩都将面临不小的挑战,不过,中科云网的“乱局”何时收场仍备受关注。

控股权被申请司法拍卖

中科云网的“乱局”再添“新料”,近日公司的控股权被申请司法拍卖,如果司法拍卖事项能够得以实施并进展顺利的话,中科云网的实控人存在发生变更的情形。

4月20日中科云网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17年4月18日下午收到董事陈继关联方——上海高湘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高湘”)发来的经其签章的《关于继续拍卖股票的告知函》文件扫描件,并于4月19日收到文件原件。

据《关于继续拍卖股票的告知函》显示,近期因中科云网股价下跌严重,最低价已跌至4.9元/股,质押物价值大幅下降。为了维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中信证券(代中信证券[高湘1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已向深圳福田法院申请继续拍卖孟凯持有的中科云网1.82亿股股票。若该拍卖事项最终得以实施,中科云网将可能存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的情形。中科云网控股权被申请司法拍卖的消息一出,便有市场消息猜测,陈继或许是在谋求退出。

公告显示,2013年12月18日-2014年6月24日,中科云网控股股东孟凯与中信证券签订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协议》。协议约定,孟凯先后将其持有的中科云网股票质押给中信证券,共计18156万股。期满后,孟凯未按约赎回,中信证券向深圳福田法院申请依法拍卖、变卖相关股票。上述孟凯持有的18156万股公司股票已于2015年5月20日被轮候冻结。

在2016年10月14日,上海高湘与中信证券签署一系列债权转让及相关协议。依据协议,上海高湘成立中信证券(高湘1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并于2016年12月23日受让完毕了中信证券作为管理人管理的华夏银行定向资产管理计划作为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融出方、在深圳福田法院(2015)深福法民二担字第6号《裁定书》上载明的全部权利。

中科云网还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在收到上海高湘发来的《关于继续拍卖股票的告知函》后,第一时间转发给了孟凯请其确认有关情况;同时,向上海高湘进一步核实具体情况,请其根据后续进展及时提供相关法律文件。

由于孟凯现在处于被立案调查期间,上述申请是否具有法律效力,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司法程序里面不会受到行政调查的影响,上述申请在法律上没有影响。

或源于“委托权”被立案调查

一出“夺门”闹剧却牵出中科云网的“内斗”问题,这出闹剧的导火索源于孟凯的委托权问题。近日,中科云网以及孟凯等被立案调查一事,不禁让投资者与“委托权”问题联想在一起。

中科云网于3月31日下午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根据相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中科云网进行立案调查。同日,中科云网控股股东孟凯及董事长兼总裁王禹皓也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回溯中科云网的相关事件了解到,公司2015年1月8日发布公告,孟凯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总裁等所任公司职务,同时提议由万钧接任公司总裁、董事、董事长等相应职务。然而仅过了半年之久,万钧的位置便被王禹皓接替。2015年11月3日,孟凯(以下简称“委托人”)签署了若干经公证的《授权委托书》,孟凯授权公司董事长兼总裁王禹皓享有充分行使控股股东持有公司股权的相应股东权利,包括依法请求、召集、主持、参加中科云网股东大会,并行使相应的表决权等相关权利。委托期限自授权委托书签署之日起,而上述委托事项不可撤销授权给王禹皓,直至委托人将与标的股份相关的个人债务全部清偿完毕为止。

让人始料未及的是,中科云网1月16日却发布公告称,孟凯于2016年12月29日通过公证程序,撤销了自2017年1月1日起,王禹皓作为孟凯受托人的所有权利,授权陈继享有第三届及第四届董事会董事、监事会监事的提名。

实际上,关于孟凯的委托权问题远不止于此。2015年12月19日,孟凯与陆镇林签署了《授权委托协议》,授予陆镇林与上述王禹皓相同的权利,授权期限至2019年12月31日止,这份《授权委托协议》也是在今年2月23日才被公开。中科云网的委托权事件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孟凯于2017年2月6日与肖兵再次签署《授权委托书》,称因个人原因不能回国,委托肖兵为孟凯的委托代理人,代为行使股东权利。

一份委托引发的控制权争夺,让中科云网的案件变得扑朔迷离。有市场人士猜测,中科云网及孟凯等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与中科云网对上述相关事宜未做到及时披露有关。如果中科云网涉嫌信披违规,投资者是否可以索赔引起关注。

王智斌表示,中科云网被立案调查极有可能和公司的信息披露有关,如果后续调查被认定为信披违规,构成虚假陈述的话,投资者是可以起诉进行索赔的。不过索赔还要看事件是否重大,对股价是否构成直接影响。

经营业绩难言乐观

关于中科云网的内斗由来已久,而利益各方也是各执一词。中科云网的“乱局”无疑对公司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由于主业经营业绩不佳,中科云网未来发展也难言乐观。

据了解,中科云网前身为湘鄂情,是一家餐饮服务连锁企业,为适应公司经营发展的需要,更名为中科云网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科云网于2月28日披露的业绩快报显示,公司2016年的经营业绩出现营收、净利双下滑的趋势。数据显示,中科云网预计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约1亿元,同比下滑73.37%;当期对应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约5099.18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77.76%。对于净利润出现大幅下滑,中科云网解释称,“主要原因系上年同期公司实施重大资产重组(资产出售)和出售‘湘鄂情’系列商标均有大额收益贡献,报告期内公司经营亏损,同时对合肥天焱担保逾期计提大额预计负债1950万元所致”。

中科云网在公告中表示,若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年度报告中净资产最终仍为负值,根据相关规定,深交所有权对其股票交易实行退市风险警示;若存在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或者因追溯重述导致最近一个会计年度期末净资产为负值的情形,公司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查找中科云网以往的财务数据发现,公司近几年的业绩一直表现较为疲软,2014年中科云网实现营业收入约6.21亿元,对应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约6.84亿元。2015年,中科云网实现营业收入约为3.77亿元,对应归属净利润为6557.4万元,尽管中科云网的净利润扭亏为盈,不过2015年扣非后的净利润仍亏损约2.18亿元。

此外,中科云网预计今年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395万元至321万元。而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坦言,就中科云网的情况来看,想要在短期内依靠主营业务发力实现扭亏的可能性不大,不排除公司未来会有其他的资本运作方式。

值得一提的是,因经营业绩不佳,中科云网曾在去年试图向光伏产业转型,不过最终因国内证券市场环境、政策等因素的影响,公司的转型计划泡汤。中科云网未来会怎样运作是未知数,而公司的“乱局”如何收场、何时收场的问题仍备受关注。

针对公司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曾致电中科云网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前,对方电话一直未接听。

北京商报记者崔启斌刘凤茹

(网络编辑:崔晓萌)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