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证券 > 正文

券商人均薪酬49万 华泰证券平均81万

A股不振,拉低了券商的整体业绩,券商员工薪酬也大幅下滑。新京报记者统计了已发布2016年年报的22家上市券商数据,按照费用一栏中“工资薪酬”与报告期内员工总数计算,22家上市券商平均年薪49万,同比下降37%。

22家上市券商2016年净利润全线下滑。据中国证券业协会数据显示,2016年国内129家证券公司实现的未经审计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3279.94亿元和1234.45亿元,较上年分别下降了42.97%和49.57%。不少券商基层员工称“日子难过”,部分经纪人离职改行。

华泰证券人均薪酬最高,平均81万

在业绩下滑的影响下,证券行业的平均薪酬大降。新京报记者统计,22家上市券商2016年的平均薪酬为49万元,同比降近4成。其中,华泰证券平均年薪达81万元,在已公布年报的22家上市券商中排名第一。不过,与华泰证券2015年平均年薪118.8万元相比,降幅超3成。

2016年中信证券人均年薪为67.83万元,2015年其人均年薪为87.8万元。

Wind数据显示,2016年上证综指下跌12.31%,沪深两市股基交易额138.91万亿元,较上年下降48.72%。A股市场整体交投清淡,使得券商经纪业务收入滑坡。

从2016年券商各条线业务来看,证券业的投行、资管业务实现增长,例如行业龙头中信证券投行业务营收同比增长15%;投资业务方面则呈现下降态势,经纪业务因为A股市场交投清淡,下滑严重。中信证券、国泰君安、海通证券、广发证券经纪业务分别下滑50%、67%、59%、61%。在券商业绩与回报挂钩的激励制度下,投行、资管薪酬增加,经纪条线薪水大幅下滑。

从“应付职工薪酬计提”这一指标也可以看出下滑趋势。应付职工薪酬计提是指证券公司每年从盈利中提取,作为员工未来薪酬的储备。因为证券行业周期性明显,这个举措可以起到“以丰补歉”的作用,熊市仍然能够保障公司运转。

该指标可以视作员工未来薪酬的“存入量”。从年报披露的数据看,行业排名靠前的广发证券去年“存入量”明显下降,计提的应付职工薪酬同比下降了44.47%,行业龙头中信证券“计提的应付职工薪酬”下降了26.09%。

从高管薪酬来看,已披露的22家券商年报中,海通证券总经理助理林涌2016年税前薪酬为1549.40万元,排名第一。年报中指出,林涌从海通国际控股及海通国际证券领取薪酬。《证券时报》报道称,“林涌在海通国际控股任高管,这是他薪酬过千万的重要原因。”

殷可2016年在中信证券获得的税前报酬达1350.50万港元,方正证券首席风险官陈飞税前年薪1003.97万元,也超过千万。

券商高薪争抢高学历人才

业绩不振,券商员工人数却在小规模扩张。Wind数据显示,22家上市券商中,员工总数增加的有18家。

从学历来看,硕士人才受到券商欢迎。以中信证券为例,其员工构成比例中,2016年硕士增加470人,本科增加163人;专科及以下减少496人。

方正证券虽然总人员缩减,但博士、硕士员工的数量不减反增。据新京报记者统计,方正证券2016年研究生及以上学历增加109人,本科人员减少158人,专科及以下人员减少853人。

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多家券商投行、资管、固收、研究部门的招聘门槛均为硕士,部分知名券商会将门槛限定为“清北复交”的金融硕士,行业人才竞争激烈。国泰君安等业内知名公司在对外宣传中,都称“人才为公司最宝贵的财富。”在行业竞争中,证券公司有意打造高水平的员工队伍,吸纳高学历人才。

本科毕业、在券商营业部工作的徐洋(化名)说,基层员工主要在营业部工作,由于2016年A股整体交投清淡,在千元底薪的情况下,证券经纪人的工作十分难做。同时,网上开户、券商低佣金的竞争也挤占了证券经纪人的生存空间。这让很多经纪人选择离职改行。

还有一种情况是劳务外包,部分券商将经纪人等其他岗位外包给劳务公司。年初从招商证券营业部离职的一位经纪人告诉记者,他们就是与外包公司签订的合同,除了基本工资和补贴外,没有五险一金。只有达到一定工作年限的老员工,才能和招商证券签订劳务合同。

据了解,券商员工薪酬由固定年薪、绩效年薪、特殊奖励和福利构成。固定年薪根据岗位价值、个人能力及市场水平综合确定。绩效年薪与公司当年经营业绩挂钩,并根据部门及个人绩效进行分配。在这种情况下,大量基层的营业部员工收入较低,但投行、资管、债融、研究所的收入多在20万、50万以上。

罗杰(化名)2014年从中国人民大学硕士毕业,加入一家大型券商的研究所,年收入在20万左右。罗杰称,“现在同行抢人,首先要求上过新财富或者水晶球,一旦上了这两个奖项,身价就飞涨,百万起步。”

■故事

底薪2800,返校寻开户

徐洋(化名)去年毕业于一所985高校,入职上海某券商营业部。每个月他都有固定的开户业务,“非常头疼,一开始在银行,后来回到大学找学弟学妹开户,最后我还尝试在菜市场找大爷大妈开户。”

“我的底薪只有2800元,没有客户的交易提成根本没法在上海生活。”徐洋告诉记者,“去年8月份我尝试加入股票群,自己建公众号,开股评直播,然后在公号、直播间下方打上开户信息,逐渐收拢了一些人气。”

收入下降,让一些经纪人选择离开这个行业。工作两年的李然(化名)今年年初离开了银河证券。2015年牛市高潮时,李然尚在营业部实习,等到正式工作,已经错过了开户高峰。“收入低,每个月的绩效考核还要扣钱,工作压力很大。”

李然称,“辞职的时候都不敢辞,因为没有存款。”李然目前已经签下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负责后台财务工作。

投行人士:年终奖到手300万

在去年IPO放行速度加快的背景下,一些券商的投行业务业绩得到较大提升。在券商的投行部门,年薪百万较为常见。一位大型券商投行部人士称,年终奖翻番达300万左右。

高收入对应高强度的工作,出差、加班是投行人的生活常态。上述投行人士称,“一个月都在出差,在家不超过5天,影响家庭。”

不过,基层营业部员工普遍反映“日子难过”。一位已经离职的券商经纪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在弱市行情下,每月的业绩考核压力非常大,而且收入很低,每月仅4000多元的工资,如果没有客户积累很难做下去。”上述经纪人称,收入低是离职的主要原因。

新京报记者王全浩

(网络编辑:贾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