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代表委员访谈录】全国政协委员、科瑞集团董事局主席郑跃文:实体经济转型,要把降成本和提高技术放在首位

文章导读: 中国2016年在全球投资达1750亿美元,比上年增长50%。我们经过分析后发现,这些资金有近70%是出去并购的,基本是围绕企业转型发展的自身需求而走出去的。

文 | 邹锡兰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11期)

“中国是‘制造工厂’,所以经济不能‘脱实向虚’。”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科瑞集团董事局主席郑跃文如是说。他认为,随着市场成本的变化,很多企业核心竞争力并没有提高。“现在成本上来了,但你的技术还比别人差,这怎么可以?”

p52

降成本为企业提供更多生存空间

谈到经济“脱实向虚”,郑跃文说,国家GDP的稳步增长依靠的就是实体经济。要想让实体经济更好地发展,对企业来说,首先是降低成本、扩大市场,对实体经济企业要保护尊重,只有这样才能让大家愿意去做实体经济。

郑跃文认为,现在实体企业存在的问题,一方面是产能过剩,“所以去年去产能是我们的重大任务,因为市场需求不能满足不断扩大的生产能力,市场不够、生产能力过剩是实体经济遇上的问题。因此,要扩大内需,去掉过剩的产能。”他说,“另一方面,要降低成本。现在很多企业都存在成本高企的压力,包括土地涨价、工资上升、社保医疗等,特别是现在汇率的上升。成本高,企业负担加重,产品和市场也必然受影响。企业要获取生存空间就必定有降低成本的渴望。”在他看来,这也要求实体企业必须提高核心竞争力,“我们的技术要迅速超过国外,才能有更大的市场。”

“因此,实体企业要转型升级,应该把降低成本和提高技术放在第一位。”郑跃文表示,在当前成本上升、市场饱和的情况下,技术无疑成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他介绍,去年牛津大学成立了科技转化公司,科瑞集团成为重要股东之一,这意味着其可以尝到领先世界的技术和项目的甜头。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显示,2016年新登记企业增长24.5%,平均每天新增1.5万户,加上个体工商户等,各类市场主体每天新增4.5万户。

郑跃文对此很激动,“现在,因为双创企业有减税的优惠政策,每年从事创新创业的中小微企业发展特别迅速,这是因为好的政策在促使企业有创业的机会。”

“走出去”如何防范风险

改革开放30多年,大量的中国产品、资本、人才走出国门。2016年,是我国对外投资井喷式增长的一年。据美国企业研究所发表的《中国全球投资跟踪》统计报告,中国2016年在全球投资达1750亿美元,比上年增长50%,是2012年投资规模的两倍,开创了中国对外投资的历史纪录。

对此,不少人担忧资金外流的问题。“我们经过分析后发现,这些资金有近70%是出去并购的,基本是围绕企业转型发展的自身需求而走出去的。”郑跃文说,“这些资本走出去,是中国企业跟世界融合的需要,走出去已经是必然。”

郑跃文一直不遗余力地倡导中国民营企业走出去,他所掌门的科瑞集团,近几年的海外版图也在不断扩张。作为一家创新型产业投资企业集团,其每次海外收购动作都会引起业内关注,从收购日本高尔夫用品企业HONMA到收购英国血液制品公司BPL,今年又将斥资100亿收购德国生物科技公司Pan Biotech,手笔之大,令业界刮目。

不过,郑跃文也提醒民企在海外投资可能遇到的风险和问题。针对这些风险,他建议,首先需要统筹规划,明确政策指引以帮助企业海外投资能落地。其次,要到法制健全的国家去投资。从企业家自身的角度,郑跃文建议走出去的企业家加强学习,提升自身的海外投资能力。

保险、慈善和扶贫三者相结合

当前,各类社会资源参与扶贫工作,企业是重要力量。郑跃文认为,发展慈善性保险机构,要促进保险、慈善和扶贫三者结合。

他说,当前我国慈善扶贫机制存在可以改善空间。以江西为例,江西省慈善总会自2002年成立以来,共募集社会捐赠款物29.96亿元,年均1.99亿元,但正常年均增长率仅9.35%。此外,15年间共发放救助款物27.86亿元,平均每年接受救助的困难群众6.6万人,按2016年江西省农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和城乡低保两大群体共376万人计算,2016年慈善救助人群占比仅为1.75%。

可见,慈善扶贫缺乏充裕、持续的资金支持能力,慈善覆盖面十分有限,社会慈善还不能与精准扶贫有效对接。与此同时,保险作为我国社会保障的重要体系之一,在急需提供基本保险扶助的贫困地区,保险保障资源严重缺乏。

郑跃文留意到了这些问题。因此,他提议支持以社会慈善为主体,在苏区、老区和贫困地区建立慈善性保险机构。通过创新公司治理结构、运营机制、保险产品和资本流转方式,实现保险与慈善、扶贫三者结合,更广泛地为国家扶贫战略服务。

“通过保险与慈善、扶贫的结合,可以使慈善基金变一次性救助为持续性扶持,增强慈善资金的筹措能力和增值能力。同时,增加慈善扶贫资金的覆盖面,提高保障程度并促进保险市场的发展。”郑跃文说。

“要调动社会各方面的积极因素,最重要还是要研究如何让贫困群众自身有脱贫致富的认识,自觉地从贫困中走出来。” 郑跃文表示,教育扶贫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不仅要在教育水平上得到提升,还要帮助贫困群众提高自身认知。

————————————————————————————————————————

2017年第11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7年第11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崔晓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