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金融 > 正文

关联平台频逾期 和平系能否甩锅

作为一家国企,和平影视近日因互联网金融业务被卷入舆论漩涡。除了旗下平台“农信国投”、“中星财行”等平台出现逾期外,和平影视还被多家网贷平台“拖下水”,虽然有些并无股权关系,但不乏一些平台与旗下子公司有所牵连,而和平影视对这些网贷平台概不承认。在分析人士看来,和平影视在法律上虽不必为关联平台的兑付担责,但其管理上的漏洞难以脱责。

澄清与多家问题平台关系

近期,和平影视关联P2P平台频现逾期,而和平影视也“甩锅”不停,对于有些欲抱大腿的平台并不认账。

北京商报记者就和平影视的集团架构、旗下网贷平台、互联网金融布局等多个问题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对方回复。

根据和平影视集团董事长吴传平的公开回应,目前和平影视旗下正常的P2P平台大概在7-8家,近期将彻底排查子公司旗下的互联网金融平台,要剔除不合规平台,还准备成立金融服务集团,将平台统一归属一个集团管理。吴传平还称已成立工作组对农信国投逾期时间进行调查。

吴传平表示,由于《新公司法》规定,新注册公司无需上级批复,因此有子公司在不经批准的情况下成立、入股新公司,这也给作为国企的和平影视造成困扰。

北京商报记者在和平影视官网发现,该集团从去年9月至今发布了11则公告,公告内容大多是澄清集团与一些子公司的关系。比如其去年9月发布的声明称,“所有未经本公司批准同意建立的三级及以下子公司,本公司均不予承认。若这些三级及以下子公司出现任何法律风险,其相关法律责任均由其二级子公司法人代表个人承担,并按国有干部管理条例处置。如有违法乱纪的送交司法机关处理”。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和平影视澄清的平台中包括多家网贷平台,如1月12日公告中提到的浙联储,称其纯属个人名义冒充国企的行为;1月22日公告中,提到的宁波爱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经营的“51快影”、深圳市前海美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经营的“岁意讯”。

浙联储今年春节期间老板跑路,该平台目前网站已无法打开,工商信息显示,该平台所属的宁波浙联储金融服务外包有限公司在今年2月被列入经营异常,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取得联系”。不过,记者在工商信息未能查询到该平台与和平影视的股权关系。

另一家平台“51快影”在今年1月发生逾期,值得注意的是,51快影的担保方是中和兰(宁波)实业有限公司,是和平影视系旗下公司。而和平影视在1月17日的公告中,撇清了与包括中和兰(宁波)实业有限公司在内的中和兰贸易发展中心下属企业的关系。在1月22日的公告中也称,该平台所展示的中和兰(宁波)实业有限公司的担保函,属于冒用国资名义的虚假宣传。

和平影视去年12月就针对互金平台发公告称,近期发现多家下属企业未经允许成立、参股互联网金融平台,并以集团公司名义进行虚假宣传,所有未经同意建立的三级及三级以下子公司,集团均不予承认。

多家关联平台逾期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和平影视撇清关系的平台,今年和平影视多家关联平台陷入逾期。

据其1月25日公告称,公司下属两家互联网金融平台“农信国投”、“中星财行”出现逾期兑付的情况,公司(集团)已责令其上一级主管部门(控股中心、公司)负责开展调查工作并负责善后,并对中星大地宁波金融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农信通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分别做出经济处罚300万元的决定。

据悉,中星财行在1月出现平台挤兑现象,导致部分客户逾期情况,目前该平台的股东已经由此前的和平影视悄悄变更为了另一家国资——中资国本。

和平影视在3月6日的公告中提到,针对深圳农信国投投资人兑付逾期事件,集团已经基本完成事件调查,并已组成工作组和律师团队进驻到农信国投的母公司中和兰贸易发展中心进行处理,并于近日发布处理方案,保障投资人的合法权益。

公告还称,针对集团直接或间接投资的公司,尤其网贷经营平台,集团已经开始按照国家颁发的最新管理办法对各平台进行审查,保障合规合法经营,并于近日对外发布结果。

和平影视集团官网显示,其于1992年8月经上级批准以非公司企业法人(全民所有制性质)设立,业务归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及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领导。集团下属有中润鼎利(上海)金融信息服务中心等22家中心、杭州金储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15家公司以及1家垂直管理公司上海聚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查询工商信息发现,截至目前,股权层级在三级以内的“和平影视系”平台有9家。其中,金储宝、中鼎国服,是上海和平影视企业公司的控股子公司;小狗钱钱、花橙金融(已停业)、上网贷(已停业)、钱妈妈、牛伯伯理财、鱼米金服、农信国投(即酒掌柜,逾期)都是上海和平影视企业公司通过其子公司(或中心),作为投资主体入股,股权层级为三级。

对于和平影视的架构,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邹纯分析,和平影视集团下属企业分为三类。其一是控股的公司,集团与公司之间通过资本纽带连接,以出资额为限承担有限责任;其二是垂直管理公司,即聚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由集团全资控股且负责经营管理;其三是各种“中心”,由集团全资设立的非公司制企业,属性上是全民所有制,集团对其承担无限责任,“中心”旗下再控股公司,“中心”对旗下公司以出资额承担有限责任。

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表示,所谓集团公司,本质上是多个公司形成的企业联盟,加入集团的各个子公司同母公司之间可能存在股权投资关系,但其在法律上均是独立责任主体,依照公司法的规定承担各自的责任。如果下设的子公司或孙子公司发生问题,投资人只能向具体开展业务的子公司主张权利,无权向集团公司主张权利,除非该集团公司提供了明确的担保。

而在易观分析师李子川看来,集团旗下中心或者分公司股份由其他人员代持,这些人员多数为名义上的控制人,实为管理傀儡。这一定程度上避免了下属单元犯错殃及到集团层面,股权交叉弱化,追责范围有限。

难逃管理之责

虽然旗下多家平台出现问题,但和平影视并未停止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布局。今年2月26日,上海和平影视联合杭州金储宝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正式宣布,和平影视出资1800万元控股金储宝,和平影视占股90%。

不过,旗下多家网贷平台经营出现问题,和平影视真的做好准备了吗?在王德怡看来,网贷平台出现兑付逾期,既可能有因为经济大环境、政府政策、行业因素等影响造成,也可能由于平台经营管理不善所致,作为投资者需要明确区分上述责任。某些网贷业务的平台可能在展业过程中利用集团公司的背景进行过正面宣传,这些宣传也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某些投资人的决策,但这些内容都不会写进正式的合同中,投资人无权向集团公司主张法律责任。和平影视集团旗下平台出现兑付问题,可能影响到集团公司的商业信誉,但很难会因此而导致具体的法律上的赔偿。

李子川表示,出现的大面积逾期现象,如果项目为真,且平台与融资方无关联,则跟平台方或者集团没有关系,毕竟是信息中介,如果项目出现合规问题,则两者将难以摆脱干系。

此外,和平影视虽然澄清了和多家网贷平台的关系,并称“所有未经同意建立的三级及三级以下子公司,集团均不予承认”,但多家子公司在集团不知情的情况下再设下属公司。集团的管理是否存在一些漏洞?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和平影视去年9月发布的一则公告是针对北京市工商局的,称在集团不知情的情况下,一家君安财富(北京)金融服务外包有限公司成为名下全资子公司,将保留追究相应人员及单位法律责任的权利。

对此,邹纯认为,和平影视集团应该负责旗下控股中心或公司的主要战略和重大风控,出现多家问题平台,起码说明集团管理的失职,如果发现过程中集团有意为旗下公司利用国资背景增信,而降低外部监管监督,则应承担偿付之责。

事实上,和平影视在布局互联网金融上遇到的问题并非孤例。此前,华信系、光大系等都遇到过这样的问题。

在邹纯看来,集团设立互金平台如果只是从经营上来看,并无可非议。但是,尽管监管层明确平台不得提供增信、担保,大多数投资者却仍然认可平台背景。很多集团有意利用这一点,通过控股平台变现其背景“优势”,却不在风控下功夫,这会增加整个行业的风险。从好的方面讲,对投资者也是一种教育,不过是要付学费的。

王德怡也提醒投资人,不能仅凭某一平台具有大型企业集团背景便认定某一项目更加安全有保障;交易平台可能利用集团公司的商业背景为自己展业背书,但集团公司本身并不会为具体项目提供担保。无论对方来头多大,投资人均需对交易风险进行全面评估,审慎决定投资项目。

北京商报记者刘双霞

(网络编辑:崔晓萌)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