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证券 > 正文

刘士余“问计”新三板 流动性难题待解

文章导读: 3月7日,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参加全国人大会议重庆团讨论时,被记者提问新三板的发展,他表示“欢迎提一些好的建议”。而作为业界重点关注的话题之一,提高新三板市场的流动性在两会期间更是多次被提及。

3月7日,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参加全国人大会议重庆团讨论时,被记者提问新三板的发展,他表示“欢迎提一些好的建议”。而作为业界重点关注的话题之一,提高新三板市场的流动性在两会期间更是多次被提及。

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贺强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建议逐步降低新三板投资者500万元的资金门槛,给多层次资本市场带来活力。

与此同时,致公党也向全国政协报送了《关于进一步深化新三板改革稳妥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的提案》,提案建议将投资者资产门槛认定从证券资产放宽到金融资产,个人投资者金融资产金额标准从500万元降为50万元,并参照证监会《证券期货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办法》(下称《管理办法》)建立多维的投资者适当性认定体系。

目前,新三板对个人投资者设置500万元证券类资产的资金门槛,并且不得计入信用账户和现金理财。相比,《管理办法》对个人金融资产的认定更加宽泛。

《管理办法》于去年12月正式发布,将于今年7月开始实施,适用于公开或非公开发行的证券和基金等,以统一创业板、新三板、金融期货、融资融券和私募基金市场的投资者适当性管理。

根据《管理办法》,普通投资者可以向专业投资者转化,金融资产不低于300万元或最近3年个人年均收入不低于30万元,且具有一年以上的金融投资或相关从业经历的,可以申请成为专业投资者。

市场紧盯投资者门槛

记者了解到,新三板投资者门槛方案设计之初曾以200万元资产标准上报,但最后敲定在500万元。市场曾预期2015年底投资者门槛会有所下调,但最终未能实现。

去年10月,全国股转公司副总经理陈永民在一场论坛上表示,新三板投资者开户数量在30万左右,但每天参与交易的只有5000户。由于股改不满一年限售等原因,有交易的股票占挂牌股票总数的十分之一。

“今年明显感觉到交易已经严重制约了融资,有些公司披露了融资需求之后又撤销了,这就是因为交易问题。”他认为,新三板作为资本市场需要有适度的流动性,才能有价格发现功能,使得融资活动正常进行。

贺强认为,只有降低500万元的新三板投资者资金门槛,才能增加进入市场的资金。

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中金所推出股指期货设立了50万元投资者门槛,期货交易是有杠杆的。新三板是现货交易,凭什么设500万元呢?我认为应该彻底取消这个门槛。对不懂市场的人进来应该进行投资者教育,不能看不起散户。”

新三板创新层做市企业四维传媒(430318)董事长罗险峰告诉第一财经,新三板设置500万元的投资者资金门槛不尽合理。“风险程度较高的股指期货和监管宽松的四板市场(区域性股权市场)的门槛都仅设在50万元,但是给监管比较严格的新三板市场定500万元的门槛在道理上说不通。”

另一家创新层做市企业银橙传媒(830999)董事长隋恒举认为,设置较高的投资者门槛后,应该更加尊重市场的选择。

“既然认定了500万元的是合格投资者,有自我辨别能力,那么监管只要按照规则即可。但现实中企业融资的时候不仅要面对投资者,还要面对很多非市场因素。”隋恒举指出,新三板里有大量创新型企业或新兴行业企业,运营模式不同于传统产业,以传统思路去监管市场可能会导致企业融资受阻。

去年2月,股转公司通过公众号表示,新三板挂牌公司多为中小微企业,经营不稳定,业绩波动大,投资风险相对较高,客观上要求投资者必须具备较高的风险识别和承受能力。因此投资者适当性制度是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的重要制度安排。

“两年多来的实践证明,新三板实行较高的投资者准入门槛,较好地控制了市场风险,为市场平稳运行提供了保障,为市场制度创新创造了空间,有利于培育市场长期价值投资理念,必须严格坚持”。股转公司强调。

2016年8月,股转公司对包括华泰证券、中信建投和山西证券在内的10家证券公司实施自律监管,指出这些券商违规为不合格投资者开设新三板账户达4800多户。随后不久,证监会以违规开户暂停宏信证券和财富证券新开新三板投资者账户权限6个月。

代表委员建言新三板发展

今年的中央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及新三板,指出“积极发展创业板、新三板”,被业内人士解读为新三板的政策利好。

截至目前,新三板挂牌公司总数已经超过10800家,以挂牌数量看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基础性资本市场,聚集了数量众多的创新型和新兴行业中小微企业,成为观察中小双创企业发展的窗口和资本市场改革的试验田。

贺强表示,新三板目前定位是全国统一性的场外市场,但不反对新三板随着规范和发展,逐渐朝证券交易所发展。

他认为,中国的企业数量庞大,发展阶段各异,需要有多层次资本市场服务不同层次的企业。而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各个层面之间也应该建立联系机制,场内与场外、三板和四板要有转板的机制,否则就成了松散分割的板块。

致公党的提案也建议解决挂牌公司申请IPO的制度衔接问题。

提案称,目前新三板挂牌公司申请IPO是否需要清理契约型基金、资管计划和信托计划股东,政策尚未明确,导致市场对该三类产品高度警惕,已影响到企业的融资效率、交易方式的选择以及股票流动性的提升,建议对此尽快予以明确。

全国人大代表、创新层做市企业圣泉集团(830881.OC)董事长唐一林表示,新三板公司申请IPO前清退“三类股东”会付出巨大代价。他提议,尽快明确“三类股东”作为拟IPO企业股东的合法资格,并尽快推出直接转板试点或IPO审批绿色通道,为避免对A股市场造成冲击,建议制定较高的转板标准。

新三板分层也受到两会代表委员的关注。去年6月,新三板首次分出创新层和基础层,但是差异化制度至今仍未落地,今年以来已经有3家创新层企业正式从新三板摘牌。

唐一林建议,在创新层基础上再设立精选层,并赋予精选层挂牌公司降低投资者门槛、竞价交易等优惠政策,以明确市场各方主体的预期,激发市场各方参与主体的积极性。

致公党提案建议加紧推出新三板分层差异化制度安排,对创新层公司在发行融资、交易、投资人门槛等方面给予更加优惠的制度安排,同时提高创新层公司规范运作及信息披露的自主性、有效性,并将创新层主办券商终身督导制变为有期限督导。

(网络编辑:贾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