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证券 > 正文

刘士余这一年:从严监管“逮大鳄”

“妖精”、“害人精”、“野蛮人”、“资本大鳄”、“逮狼打鼠”……或许从来没有一位证监会主席的言辞像刘士余这样接地气又生动激烈。如今,坐在证监会主席的位子上已近一年,刘士余的每次发言都广为流传并引发诸多解读。

分析认为,刘士余生动的语言背后更是严厉的监管在支撑,本质在于加强保护投资者。用刘士余自己的话说,是“依法监管、从严监管、全面监管”。在担任证监会主席近一年间,他将此方针落实到方方面面。

【关键词】监管

12字监管之道,敢于亮剑“捉妖”“逮大鳄”

2016年2月20日,多次身陷“去职”传闻的证监会主席肖钢与刘士余完成交接。

上任两周后的2016年3月5日,这位具有清华学历、上海工作经验、央行和农行履历的证监会主席“首秀”。刘士余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新主席的首要任务就是监管。而他的监管思路很明确:依法监管,从严监管,全面监管,只有监管才能保证改革的措施顺利实施。

一位业内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刘士余上任这一年的首要任务是监管,旨在保护投资者。事实上,他上任后在坚持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过程中,将12字监管方针落实到方方面面。

另一位机构人士称,从刘主席上任一年的表现来看,他比较雷厉风行,很注重投资者保护。比如,上任之初,他便推迟注册制和战略新兴板,此后又严格限制中概股借壳回归,减小了市场供给压力,稳定了市场信心。此外,在他治下深港通于2016年12月5日正式开通。

“他打击内幕交易和违法违规行为,这是最近一年来的工作重点。抓了一些典型大案,比如徐翔案。同时,痛批野蛮人、亮剑资本大鳄,为市场创造了三公环境,防止资本大鳄吸血,市场回归本源。”上述机构人士说。

严格执行强制退市制度,是刘士余从严监管的举措之一。博元投资、欣泰电气两只“不死鸟”退市。其中,博元投资成为A股市场上首单因为重大信息披露违法而被退市的公司。

2016年下半年,险资举牌成为A股市场的一大景观,除了“万宝之争”中宝能系动用万能险逼宫万科,近一年来围绕A股上市公司出现的举牌载体包括了资管计划、万能险、私募基金、合伙企业等多种形态;而诸如南玻A、万科A、中国建筑、格力电器等实业龙头也成为资本猎物。

针对频现的野蛮人“举牌”现象,2016年12月3日,刘士余痛批“野蛮人”。他告诫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

刘士余的此番言论还促使保监会出手整顿万能险并约谈部分保险公司。此后保监会下发监管函,针对万能险业务经营存在问题,并且整改不到位的前海人寿采取停止开展万能险新业务的监管措施等。

今年1月3日,刘士余首度亮剑“资本大鳄”。他专程到证监会稽查局、稽查总队进行工作调研,强调要进一步做好2017年资本市场稽查执法工作,严惩挑战法律底线的资本大鳄,逮鼠打狼,敢于亮剑。

2月10日,全国证券期货工作监管会议召开,这次会议一度被视为定调2017年的权威会议。刘士余关于“资本大鳄”、“不许对散户扒皮吸血”等言论再度引发空前关注。

“以徐翔案为例,挑战法律底线就等于开启了牢狱的大门,在市场中随心所欲、呼风唤雨的那些违法违规的资本大鳄,对散户扒皮吸血能行吗?”新京报记者从参会人士处获悉,刘士余强调,资本市场不允许大鳄呼风唤雨,对散户扒皮吸血,要有计划地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要严厉打击资本市场违法违规,加大稽查执法力度,对存在问题违法违规资本大鳄,即便逃到海外,也可以通过刑事手段遣返回国。

证监会披露,2016年证监会对各类违法行为保持高压态势,共对183起案件作出处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218份,增长21%,罚没款共计42.83亿元,增长288%,对38人实施市场禁入,增长81%。行政处罚决定数量、罚没款金额均创历史新高。

【关键词】改革

务实的改革派,“讲大白话的性情中人”

出生于1961年属牛的刘士余,外界评价其“更为勤勉低调务实”。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认为,刘士余是一位“务实的改革派”。他上任近一年,不喜欢公开讲一些改革措施,只是埋头扎实推进。

在董登新看来,刘士余既继承了前任证监会主席的改革思路,又有自己的创新,进行监管转型。继承的部分包括市场化、法治化和国际化的推进,以及IPO的改革等。而创新部分,如将“野蛮人”、“资本大鳄”列为监管对象,这在过去从来没有过;此外,还前所未有地将监管权限下放至交易所,鼓励交易所进行一线监管,扩充人才队伍。

在各类改革中,IPO常态化备受关注。

2月10日,刘士余在全国证券期货工作监管会议上谈到企业IPO时表示,要保证质量好的公司能够及时上市,用两三年的时间解决IPO堰塞湖。

“企业IPO的数量不断增加,这是好事儿,如果资本市场要‘找米下锅’,反而要出大事儿。”刘士余称,不能把股指和融资对立,没有新公司进入资本市场是一潭死水,没有IPO提升资本市场质量,一系列资本市场丑恶现象难以从根本上解决。

近年来,众多企业排队IPO已经成为常态。不过,从去年下半年开始,IPO发行已经明显加速,进入2017年,IPO发行继续提速。2016年全年280家企业IPO,位列A股历史第三。2017年开始到2月10日,证监会核准46家企业IPO。

而放权给交易所进行一线监管也是创新改革措施之一。早在2016年5月20日,刘士余就强调,交易所要强化自律监管和一线监管,提高信息披露质量。9月10日他出席上海证券交易所第七次会员大会时再次表示,交易所要成为证券市场监管的“第一道防线”,证券经营机构应担负起“看门人”的职责。

2月10日,刘士余在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再次强调,交易所要切实发挥一线监管功能,以监管会员为中心。交易所的一线监管功能在过去是薄弱的,现在必须加强,这是下一步监管的主要力量。

刘士余任上还针对A股顽疾“炒作壳资源”予以重拳治理,特别是利用热点进行的跨界并购重组、中概股借壳回归等。

除了低调务实,稳步推进改革之外,刘士余公开讲话时的尖锐、生动的言论也备受关注。

一位曾参加刘士余主持会议的人士表示,刘主席的讲话很直白,很多是生动的大白话,却很充实,没有务虚的套话。

“不说官话,每次发言都尖锐、直白又生动,不同于一般喜欢讲官话的官员”。有机构人士直言,此前曾与刘士余共同参加过银行类的活动,虽然同样是务实的大白话,但那时的刘士余还没有这么“尖锐”。

上述人士称,不同于央行和银行的市场,资本市场更有故事,情况更为复杂,“扒皮吸血”的现象比较多,刘士余对此感到气愤,讲话时有时会情绪激动,言辞激烈,说明他是性情中人。

【关键词】注册制

注册制稳步推进,分析称年底有望推出

“刘士余上任一年来,虽然并没有公开给出注册制实施的时间表,但实际上出台了很多注册制的配套措施,稳步推进。”昨日,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说。

在董登新看来,刘士余在向注册制迈进方面,为其提供了配套的制度支撑和完善,成效突出,尤其是加大了信息造假的打击力度。无论企业IPO造假还是上市公司造假,毫不手软,打击力度够狠够到位。比如,欣泰电器因欺诈发行被强制退市。

同时,他认为刘士余严厉打击证券违法犯罪,也是为注册制推进做准备,属于市场监管的重中之重。

董登新称,刘士余还前所未有地将监管权限下放至交易所,“放权给交易所,也是为未来的注册制做准备”。

接近证监会的人士对新京报记者透露,IPO常态化也是在为未来的注册制做准备。按照国务院的授权规定,在实施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中调整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决定的实施期限为两年,自2016年3月1日起施行,2017年是非常关键的一年,最迟2018年2月底就要实行注册制,因此,刘主席在稳步推进IPO常态化。

2016年3月12日,刘士余在出任证监会主席的“首秀”记者会上明确表示“注册制肯定要搞,但不能单兵突进,最终推出还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

在今年2月10日的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他说,注册制和行政核准制并不对立,注册制既不要理想化也不要神秘化。要理解制度,咬住牙关,保证质量好的公司能够及时上市。注册制是监管的方向性要求,不是监管目标。

他指出,关于证券法修改,要总结资本市场多年积累的经验教训,把一些落后的东西拿掉,把亟须补充的补充进来,绝不是为了注册制修改证券法。

接近证监会的人士认为,注册制和行政核准制并不对立,意味着将来注册制改革可以吸收核准制中的合理成分,最快将于2017年底推出注册制。

刘士余在2月10日的会议上谈到,2017年牢牢把握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以改革为引领,以稳定为底线、以发展为主旋律,协调推进资本市场改革稳定发展和监管各项工作。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改革方向不偏离,这是最大的“稳”。此外,资本市场生态环境要净化,敢于亮剑,善于亮剑。

对此,董登新称,可以预计2017年的市场监管力度比2016年还要严格,今年新股发行的数量肯定比去年还要多。

2016年2月20日,刘士余上任证监会主席,2017年2月14日收盘,沪指报收3217.93点,近一年上涨357.91点,涨幅12.51%。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金彧

■分析

谁是呼风唤雨的“资本大鳄”?

谁是刘士余要抓的“资本大鳄”?谁在对散户扒皮吸血?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资本大鳄主要包括参与并购的产业资本、保险资金、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定向增发的上市公司等。

他表示,跨界并购及险资参与杠杆举牌,乱象丛生,包括上市公司任性滥增发,跨界并购脱实向虚,并购标的估值操纵,万能险冒险越界参与母公司对外举牌,上市公司资本公积金大比例转增配合减持等。这一并购与增发乱象背后,都是股民买单。

操纵证券市场的“私募一哥”徐翔

据券商中国报道,2月10日,在总结去年的工作情况时,刘士余提到针对多年市场存在的乱象,证监会下定决心,重典治乱,猛药去疴,彻底查处了一批有影响力的案件,配合司法机关,对一大批严重触犯国家刑律的案件加速侦破。

“以徐翔案为例,挑战法律底线就等于开启了牢狱的大门,在市场中随心所欲、呼风唤雨的那些违法违规的资本大鳄,对散户扒皮吸血能行吗?”刘士余指出。

2017年1月23日,徐翔操纵证券市场案一审宣判。被告人徐翔、王巍、竺勇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有期徒刑三年、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同时三人并处罚金120.5亿元。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0年至2015年,被告人徐翔单独或伙同被告人王巍、竺勇,先后与十三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或实际控制人(均另案处理),合谋控制上市公司择机发布“高送转”方案,引入热点题材等利好消息;徐翔、王巍基于上述信息优势,使用基金产品及其控制的证券账户,在二级市场进行涉案公司股票的连续买卖,拉抬股价。

徐翔以大宗交易的方式,接盘上述公司股东减持的股票;上述公司股东将大宗交易减持的股票获利部分,按照约定的比例与徐翔等人分成;或者双方在共同认购涉案公司非公开发行的股票后,以上述方式拉抬股价,抛售股票获利,或实现股票增值。其中,徐翔组织实施了全部13起证券交易操纵行为,王巍积极参与8起证券交易操纵行为,竺勇参与5起证券交易操纵行为,从中非法获得巨额利益。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徐翔、王巍、竺勇为谋取非法利益,与他人合谋,利用信息优势连续买卖,操纵证券交易价格和交易量,犯罪数额及违法所得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严重破坏了国家对证券交易的管理制度和正常的证券交易秩序,其行为均构成操纵证券市场罪。

据媒体报道,该案中,徐翔、王巍、竺勇的违法所得共计人民币93亿元,依法上缴国库。

举牌上市公司的保险系资金

去年12月3日,刘士余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上表示,“用来路不当的钱从事杠杆收购,行为上从门口的陌生人变成野蛮人,最后变成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虽然没有明确点名,但业内普遍认为,刘士余指的是保险系资金。

众多保险资金频频举牌上市公司,宝能系无疑最受瞩目。

2015年底,宝能系不断举牌万科A,引起市场关注。此后,其旗下公司前海人寿等频频出手增持或举牌上市公司。媒体报道称,在2016年,宝能系通过前海人寿吞并南玻A,赶走以曾南为核心的创始人团队时,就公然称:“你们这些搞制造业的辛辛苦苦也就赚这么点,还不如搞资本运作”。

2月7日,南玻A官网刊发声明称,关于本公司相关董事“扬言资本运作强于辛辛苦苦搞制造业”与事实严重不符,本公司相关董事从未在任何场合作此表态或发言。公司董事会会议的董事发言均有会议记录为证,且本公司已将相关会议记录报备有关监管部门。声明还指出公司原高管人员系主动提出辞职,相关情况已如实报备监管。

据新华社报道,根据来自监管部门聘请专业机构所做的核查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12月,宝能系依靠自有资金62亿元,杠杆撬动资金262亿元,杠杆倍数4.19,总耗资约430亿元,购入占比24.27%的万科股票,账面浮盈超230亿元。

据报道,在2015年9月份之后,宝能的“金主”从保险和证券变成了银行。这一阶段,银行理财资金通过两种方式成为宝能购买万科股票的主要来源。

一方面,银行理财资金置换券商资金。另一方面,银行理财资金成立投资公司间接增持万科。

另据人民日报报道,银行理财资金进入宝能,没有投资于实体产业,而是成为宝能购买万科股票的主要来源。宝能一边用银行理财资金替换了之前券商的资金,一边通过证券公司和基金公司的资产管理计划,获得银行的理财资金,继续增持万科股票,银行资金间接投资于二级市场。

资本市场上的各种“系”

资本市场上各种“系”层出不穷,有一系多次被拿来和“德隆系”类比——号称拥有万亿帝国的“中植系”。

2014年,就有媒体报道称,“解直锟领衔A股中植系曝光,操作手法远胜德隆系”。

唐万新旗下的“德隆系”,曾控制着新疆屯田、湘火炬、沈阳合金“三驾马车”,和其有关联的上市公司更是多达几十家。此外,唐万新还通过金新信托等机构,通过委托理财的方式获取资金,在股市上买入流通股,推高旗下上市公司股价,炒股获利。并利用获利资金继续对外并购,旗下产业越来越大,对资金的需求也越来越多。

最终,由于资金链断裂,“德隆系”事发,遭遇监管,背后被牵扯出非法集资、操纵证券价格等问题。

从资本的运作方式来看,“中植系”和“德隆系”有相似之处。

“中植系”旗下有一个庞大的金融帝国——囊括信托、典当、租赁、期货、担保、PE/VC。

中植系通过“PE+上市公司”的模式,通过成为上市公司的重要股东后,将旗下资产注入上市公司。

2015年1月,中南重工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作价10亿元向包括中植资本在内的原股东方收购大唐辉煌100%股权,中植资本于2013年7月,斥资1.9亿元获得大唐辉煌25%的股份,之后通过换股,中植系成为中南重工股东。

2016年3月,中植资本将其持有的中南重工12.78%公司股权转让给中融鼎新,作价19.1亿元,中植系该笔投资,三年回报率高达461.76%。

中植系通过二级市场上举牌大名城后,大名城发布公告拟收购中植系旗下的中程租赁公司100%股权,交易金额25亿元,增值率为209.58%。

通过资产注入的方式,中植系将旗下的资产变现为股权和现金,以此来满足融资收益。

去年年中,“中植系”旗下的募资主体中植资本曾遭到监管部门的调查。江苏证监局2016年通报,中植资本子公司出资额、基金托管不符合规定;2014年8月21日后成立的基金,在对外募集时未自行或委托第三方机构对私募基金进行风险评级;以及法人代表和高管未取得基金从业资格。新京报记者金彧朱星

(网络编辑:贾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