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证券 > 正文

“黑色黄金”盛景不再?山东墨龙业绩变脸背后产业更迭

见习记者 姜诗蔷 北京报道

山东墨龙(002490.SZ)事件,掀开的是整个石油产业链尴尬境地的冰山一角。

新年刚刚过去,这家山东省石油机械行业企业的业绩预告突然变脸,预计巨亏4.8亿至6.3亿。而在此之前,山东墨龙在去年10月的三季报中就预告2016年业绩将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600万至1200万元。

这一业绩的巨大反差让资本市场炸了锅。

实际上,自2015年起,山东墨龙开始处于亏损状态,2015年全年亏损了2.6亿元。如若加上2016年的此次亏损,山东墨龙面临着被实施退市的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2016年的前三季度山东墨龙均未摆脱2015年亏损的困扰,但是其净利润仍处于盈利状态。而短短三个月之后的此番业绩急转直下,不由让人好奇山东墨龙这三个月究竟经历了什么。

产业背景变化调查

根据公开资料,山东墨龙是一家专业从事石油机械设计研究、加工制造、销售服务和出口贸易的上市公司,产品主要有油套管、三抽设备,及石油机械部件等,是中国四大石油集团公司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和延长石油及部分海外石油公司的供应商。

实际上,自2014年下半年起,持续两年的国际油价低位震荡让石油行业在各个链条上都受到冲击,从石油企业相继减少勘探与开发支出开始,反馈到油服企业上也是艰难的日子。

翻看山东墨龙近两年来的财务报告,一方面是国际油价大幅下行后持续低价震荡所带来的供给大于需求,另一方面是原材料价格的波动,上述两点被当做公司经营业绩下滑的重要原因而数度提及。

财务数据显示,2014年末山东墨龙尚有2023万的净利润,此后2015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亦分别实现459万、1031万、1272万,且均为同比增长状态;但在2015年末则迅速转为亏损2.6亿,同比减少了1383%。

随后,山东墨龙一直没有摆脱业绩下滑的困境,2016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分别实现311万、604万、834万元,均为同比减少状态。

实际上,由于山东墨龙的主营业务集中在石油机械制造,油价大环境的变动带来的影响面十分广泛。

2016年半年报数据显示,山东墨龙的主营业务专用设备制造业的营业收入为8.6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了21.3%,毛利率为10.6%,较上年同期减少了7.6%。

从具体产品来看,油套管、三抽设备、石油机械部件的营业收入均为同比减少状态,减少幅度最大的是石油机械部件,为85.5%,毛利率亦同比减少32.4%。值得注意的是,石油机械部件的经营表现颇为极端,其营业成本远高于营业收入,毛利率形成负值,为-9.4%。

虽然各项设备的营业收入在逐步减少的同时,其营业成本也是在逐步下降的,不过,营业成本下降的幅度似乎并未弥补营业收入大幅下滑的缺口。

而从2016年半年报反馈的石油机械部件的负利率情况来看,产品价格与生产成本的倒挂带来的影响已经显现。

但陕西一位石油机械销售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行业在2016年从3月份开始均为上涨的行情,油套管产品的价格从4000元/吨左右上涨至如今接近6000元/吨的价格。

该销售人士所在的公司经营了8年石油机械设备,公司主要对接新疆、河南、陕北、四川等地的油田客户。

“2016年原材料价格与产品价格同步上涨,除非销售量不好,不然价格与成本倒挂的现象十分少有。”该人士认为,“但在2015年,出现这类倒挂现象的可能性较大。”

前述销售人士解释称,2015年原材料价格在下降,厂商买了材料之后还没生产完工,材料价格就又降下去了,导致最终产品价格进一步下跌,所以亏损概率很大。

部分代理商反馈“弃局”

除此之外,年报数据表明,2013年至2015年山东墨龙专用设备制造业的生产量、销售量均为逐年递减的趋势。

在原材料价格波动频繁和销售量下滑的双重压力下,减产已经成为必然,再加上需求端产品价格的变化,经营业绩逐步被阴霾笼罩已经可以预见。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一线石油机械销售代理商处获得的信息也显示,不少代理商均在这两年逐步放弃了对油套管等石油机械设备的代理。

山东青岛的一位销售代理商表示,其公司最近两年已经不再代理石油机械设备,目前主要经营建筑设备、路面设备和矿用设备。

而另一位来自山东东营的代理商面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询问则直言,“现在大环境不景气,生产这类机械的厂商又很多,竞争压力很大,利润空间已经不复从前。”

事实上,行业中不只是民营企业不好做,国企也在承压。虽然国资石油机械厂商在获得需求上有着天然的优势,但在大环境的裹挟下,压力也不是可以轻易化解的。

江苏某石油机械设备生产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本身各大油田都有自己的机械厂,自然可以制造设备,现在他们这些都困难,更别说我们这些民营企业了。”

譬如中石化集团控股的石化机械(000852.SZ),该公司主营业务中石油机械设备占比最高,其余则是油气管道、钻头及钻具等。从该公司2016年半年报的数据来看,石油机械设备营业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为62.09%,但同比减少了41.1%,毛利率也是同比减少的状态,减少幅度为2.71%。

“需求不足”、“行业内竞争激烈”,是石化机械在报表中提及的石油机械设备业务收入下滑的重要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石化机械公告的2016年业绩预计亏损达8.2亿元,2015年的净利润则为盈利583.72万元。不过,从2016年一季度开始,该公司就为亏损状态。

需求端调查显趋冷

在整个石油行业的产业链条上,没有人能逃过大环境更迭的追杀。

其实,山东墨龙经营业绩的一系列变化不难在其主要客户的身上看到苗头。石油价格走低带来的是石油企业战略的不断调整,压力层层传导,逐步降临在这个石油机械企业上。

从国内四大石油企业来说,面对低油价形势,石油企业均在减少勘探与开发支出,缩减自身的原油产量。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相关数据发现,2016年上半年,中国石油的原油产量为470.6百万桶,较上年同期减少了1.4%,其中国内产量385.3百万桶,较上年同期减少4.2%;中国石化的原油产量为154.2百万桶,同比减少11.4%,其中国内产量为128.4百万桶,同比减少12.9%。

同时,中国石油2016年上半年的勘探费用为90.21亿元,比2015年上半年的123.99亿元降低27.2%;中国石化的勘探费用为47亿元,同比下降21.6%。

在缩减勘探费用上,各家石油企业的原因也保持一致,“原油生产将根据国际油价走势和效益测算”,“优化勘探工作部署”等。

这一方面也印证了山东墨龙在报告内对经营业绩下降的解释,“2016 年上半年,国内外经济形势依然低迷,原油价格低位震荡,各产油区依然压缩开支,产品需求大幅下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发现,不少业内人士都对石油企业减产有所共鸣。

“现在油田限制打井数量,所以使用的三抽设备非常少。”山东一位石油公司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中石化旗下某大型油田内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去年该油田一年才打了百十口井,所以使用的设备很有限。“由于国家不批新打井的指标,打了也是亏。”而另一个信息是,该油田去年解聘了油井一线的绝大部分“临时工”。

同样的,山东某石油机械设备企业相关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油田限制打井数量的现象确实存在,由于大环境不好,比起高峰期目前抽油杆等产品价格均在下降。

“限制开采就没有设备的需求,很多设备用不上,配件就不好做。”前述江苏石油机械设备厂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原材料价格去年基本没动,只有行情好了材料价格才会上去,但现在行业的状态是没有开采就没有动力。”

不过,前述山东厂商对其公司目前的产品销量则表示乐观,“不让打新井也还有老井,设备也需要换新,销量还过得去。”

对比山东墨龙2014年及2015年的前5大客户的销售资料,虽然两年来中石油依然是公司前5大客户,但是2014年中石油的销售额为3.4亿,占年度销售总额比例的13.4%,而到了2015年,其销售额降至8966万,占年度销售总额的比例为5.6%。

同时,2015年公司前5名客户的合计销售金额为6.8亿,较2014年的9.9亿减少了31.3%。

“油田现在是没钱打井。”中国石油大学(北京)中国油气产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董秀成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企业利润没有那么多,没有可以支撑打井的投入了。其实归根结底还是看油公司,如果油公司不景气产业链上的所有行业都不景气。”

但前述陕西石油机械销售人士则告诉记者,“公司并没有听闻油田限制打井的消息,与公司有过合作的一些企业去年的工程量仍旧很大。前年控制能源开发,但落实下来并未十分明显。在油套管的销量上,公司2015年的囤货均在2016年8月前出清,销量依旧可观。”

业绩拷问下的出路

离产业链越远,受到的影响越大,石油机械行业就成为大环境波动下最大的受害方。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不少石油企业都在市场环境的影响下调整企业的发展方向,化工业务成为新热门,同时对页岩气等新领域也在加大开发力度。不少油企均提到在油气生产时要“优化产量结构”、“创新生产组织方式”、“大幅压减无效原油产量”等目标。

山东墨龙2016年半年报中显示,该公司在新产品开发上的探索已经显现出初步进展,非API产品及特殊个性化产品供应批量化,ML-IJ直连扣油管、P11美标合金管防腐悬挂抽油泵等新产品也开始批量供应市场。

创新产品的路径其实是受到业内认可的。

“目前我国的石油机械装备制造的短板十分明显,”董秀成表示,“比如‘大路货’不缺,不少设备很多公司都可以生产,但是缺少有技术含量的、高精尖的产品。如果企业能生产出创新型产品,有别人没有的优势,日子就很好过了。”

然而,最终山东墨龙的新产品发展仍未抵挡住大环境的动荡。2月3日的亏损公告证实了山东墨龙的产业变革成效并不明显。

在这个背景下,探寻出路显得尤为重要。

华东一位石油机械企业相关人士就对记者抱怨,“现在行业确实不景气,大家都这样,销售情况都不好。”

该人士提供的解决方式则是发力进出口贸易,其表示,最近两年进出口的情况都很好,国外正处在开发过程中,比国内的需求高很多。

同样,前述陕西石油机械销售人士对此表示赞同,并表示该公司已有负责人在吉尔吉斯斯坦等地进行考察。

此外,该公司在油套管、抽油杆等设备的经销选择上也有所差异。“抽油杆的销量零碎且不固定,没有油套管好,所以两年前就放弃了抽油杆。”该人士表示。

相应的,从山东墨龙的各产品营业收入中也能反映这一市场情况。油套管的营业收入一直占山东墨龙主营业务收入的90%左右,其利润占主营利润的比例也在80%至90%左右。

而按照地区分类,2014年及2015年山东墨龙在国内和国外的营业收入占比均相差不大,2014年国内营业收入占比略高,为51.45%,2015年则是国外营业收入占比略占上风,为50.95%。

“总体来说现在国内的一些油服公司都是靠国外业务在养国内,”董秀成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但是现在国外业务也谈不上好,无论如何都比不上前几年的火爆情况。”

前述江苏厂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公司目前就是基本上靠国外的业务来维持,国内基本处于饱和状态,再加上国内国企的挤压,民营企业并不好过。

但是,谈到转型,这位江苏的厂商则表示还没有考虑。他的顾虑更多的来自创新产品带来的厂房、生产设备的换新成本压力。

谈及对2017年的判断,不少厂商则表示乐观。

“总体来说目前的困境是不可持续的。”董秀成认为,“但要想回到原来行业的好日子,即整个石油行业不管做哪一部分都会赚钱的‘暴利时代’,是很难的。”

(网络编辑:何颖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