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经济 > 产经 > 正文

钢铁工人转岗做保安 收入下滑近七成

文章导读: 当春节鞭炮声为逝去的旧年画上休止符的时候,寻常的百姓习惯给自家算一笔账、做一个总结:这一年里,我付出了什么;这一年里,我又得到了什么。一个个普通家庭账本上的涂涂写写,连聚起来,就变成了宏观经济脉动的节奏器。

当春节鞭炮声为逝去的旧年画上休止符的时候,寻常的百姓习惯给自家算一笔账、做一个总结:这一年里,我付出了什么;这一年里,我又得到了什么。一个个普通家庭账本上的涂涂写写,连聚起来,就变成了宏观经济脉动的节奏器。

新京报记者深入全国各地,采访了农民、工人、小老板、网红、创业者等多个群体,听他们讲述自己过去一年中平常或不平常的故事,让他们算一算自己打拼一年的“账单”。

很多人依稀记得上世纪60年代发行的第三套人民币“五元炼钢工人券”。

这套中的5元纸币因其正面是一位手握钢钎的炼钢工人图而被称为“五元炼钢工人券”,其背面是露天煤矿。这幅具有时代烙印的5元纸币鲜明地反映了当时中国经济的特色,煤炭、钢铁工业曾是国家经济的重心。马钢合肥分公司成立于上世纪50年代,其前身为合肥钢铁集团(下称合钢),曾接受毛泽东的视察,也曾历经辉煌发展的“黄金期”。

高炉炼铁工人王成(化名)就曾是马钢合肥分公司一位员工。出生于1971年的他,个头中等,肤色略黑,体形偏瘦,有着钢铁工人坚毅硬朗的面庞。不过人至中年的他如今却转岗做了“保安”。

那个他工作了23年的合钢2005年破产被马钢兼并,成为马钢合肥分公司,后者也于2015年12月底彻底关闭。这也意味着长达近60年历史的合钢彻底消失。这期间,近5000名工人被陆续分流。

这些分流员工通过内部“消化”,转岗至合肥市下辖百大集团、轨道集团、公交集团、保安集团等十几个国企实现再就业,也有部分员工自主创业或就业。王成就是转岗的一员。

“世上没什么铁饭碗可言”,在体制内安稳工作20多年,如今正在承受去产能之痛的王成感叹道。如今其月收入仅为在钢厂时的1/3。

子承父业进合钢

工资曾是同龄人三四倍

上世纪90年代,作为一线工人的他工资一千多元,而那时同龄人或相似的单位一般拿着一百多元或者几百元的工资。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合肥市流传一句话,“男找安纺(安徽第一纺织厂)、女找合钢(合肥钢铁集团)”,在合肥市区东部的女孩们都以能嫁给合钢工人为荣。

1992年12月,技校毕业后的王成顶替父辈加入合肥钢铁集团,成为一线高炉炼钢工人。也算是“子承父业”。

在王成看来,上世纪90年代尤其是1997年和1998年的合钢最为辉煌,很多人削尖脑袋想进合钢上班。那时候,作为一线工人的他可以拿到1000多元的工资,而那时当地同龄人或相似的单位一般拿着一百多元或者几百元的工资。

因此,在那个年代,只要听说对方在合钢上班,基本上等同于“铁饭碗”,收入有保障,简直是嫁娶方面的“金字招牌”。

在“男找安纺、女找合钢”的流行趋势下,王成的妻子正是安徽第一纺织厂的职工,不过,在1998年的国有企业下岗潮时,王成的妻子便早早下岗了。

即便如此,有了王成在合钢的稳定高收入,全家生活依然有滋有味。王成虽然很忙碌,一线工人从“三班倒”,到后来的“四班三运转”,工作时间越来越长,但是,依然很有稳稳的踏实感。

然而,好景不长。合钢由于管理不善、产品结构老化、设备落后、成本高昂等问题,负担越来越重,最终于2005年宣布破产。2006年5月12日,马钢入主合钢,正式将公司更名为马钢合肥分公司。同时,王成从一名合钢人成为一名马钢人。

23年后关停

关停前每吨钢亏200元

巨额亏损+污染严重最终让马钢合肥分公司关停

不过马钢也未能真正拯救合钢。“这一天终于来了”。王成略带伤感地说。

2017年1月31日,距离马钢合肥公司宣布关停已经过去406天,在这家公司工作23年的王成依然清楚地记得2015年12月25日的那个午后。

像往常一样,他2015年12月25日早早来到公司进入生产线进行高炉炼钢。

“没想到这是最后一班岗”。之前,2015年12月22日,马钢股份公告了2015年12月下旬启动对马钢(合肥)公司钢铁冶炼及长材生产线停产的消息。

自1992年12月从技校毕业起就在合钢(后来的马钢合肥分公司)工作,自己已从青春少年步入“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23年的感情让他很不舍。

那天他平静地抽了一根烟,眼中则充满了迷茫。离开之前他重新看了一遍熟悉的“高炉”。

虽然对关停早有耳闻,但是,马钢合肥公司2014年9月正式宣布,原定于当年10月前关停全部冶炼装置的计划向后延迟2年,即到2016年实现关停。因此,他们估摸着公司至少也要在2016年中才会关停。

其实进入2013年,由于产能过剩,钢铁行业已步入“寒冬”,利润从之前的每吨赚一千元到2013年上半年的每吨0.43元,不够“冰棍钱”。王成透露,2015年初,每卖掉一吨钢就亏损200元左右。根据马钢股份披露的季报,2015年1-9月,马钢合肥公司亏损1.75亿。当然马钢合肥公司被关停还因环保问题。之前其曾因污染被多次点名。

分流竞聘

成为保安月收入为原来1/3

钢厂被关停前,王成月收入7100多元,如今做保安实际可支配月收入2600元

“关停喊了两三年,但这一天来了后,心里还是很失落,一时仍然难以接受”。王成告诉记者,我们在这里工作20多年,可获得稳定的收入。同时,年纪大的工人技术单一,出去再就业难以适应,所以,不希望它关停。

数月之后,王成及其众多工友接受了政府按照工龄和月收入给工人的补偿金和分流方案。成为马钢人10年的王成拿到了7万多元的补偿金。

为了实现转岗再就业,他和大多数工友一样,选择竞聘合肥市属企业的岗位。

“我哪里是竞聘?我根本竞聘不上。”王成长舒一口气,略带伤感地说,“好多单位不是年龄不符合,就是学历不符合,最后只能选择杂役,去了没人愿意去的岗位”。

他和一部分工友最终选择了合肥市属企业合肥保安集团,成为一名地铁保安。其他50多岁的工友享受内退待遇,还有部分高学历更年轻的工友成功竞聘开启新的人生,更有一部分年轻的工友选择了从体制内“出走”,自主创业,也有人开起了滴滴专车和送外卖。

2016年7月,王成正式前往合肥保安集团报到,开始了他人生的第二份职业,也是从来不曾想过的职业——保安。

“不是说保安有什么不好,就是心理落差太大”。他向记者坦承,相比钢厂被关停前7000多元的月收入,现在做保安的月收入仅为原来的1/3。作为技术工人,多年的技术一下子没了用武之地。

王成介绍说,目前固定工资只有3000元,扣除五险,实际可支配收入2600元,无年终奖。2017年1月底,他拿到了2016年12月份的收入,自去年7月起6个月的收入累计1.82万元。

“目前在啃老本了,根本不够一家三口花”,他说,妻子目前不上班,给读高中的儿子陪读,全家只有他每月2600多元的工资,根本不能满足每月的生活日常开销。

历经20多年体制内安稳的工作,他一时还难以对抗生活的巨变。不过,他告诉记者,现在明白世上并没什么“铁饭碗”可言。将来,他不会鼓励孩子去国企等体制内单位。

相对于原来在钢厂“四班三运转”的紧张工作,如今他干一天休一天,有了些空闲时间。于是他也在业余兼职当了滴滴司机。目前,滴滴补贴下降,他正边开滴滴边寻找别的兼职机会。

【行业背景】

五年间钢价下跌56%

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表示,从监测数据来看,2011年至2015年底,钢价震荡走跌,五年间钢铁综合价格下跌56%。其中,2012年、2013年和2014年钢价保持在每吨3500元上方,整体属于微利时代,甚至保持在盈亏临界点,其间曾爆出每吨钢铁只盈利0.43元,不够一根“冰棍钱”。部分钢铁企业已经出现亏损。

进入2015年,钢铁行业全面亏损。兰格方面提供的数据显示,2015年钢铁综合价格跌至3000元以下,一度在2015年下半年跌至2000元上方。事实上,2015年是钢铁行业效益最差的一年,不少钢企不得已宣布停产。中钢协党委书记兼秘书长刘振江直言,2015年会员钢铁企业主营业务连续12个月亏损,从2015年7月份开始出现严重亏损,全年累计亏损超过1000亿元,同比增亏24倍。

不过,在2015年11月之后,钢价震荡回暖,进入2016年,受益于去产能的持续推进,需求回暖等因素,钢价持续回暖。王国清表示,据其测算,2016年12月份三级螺纹钢每吨盈利413元。

王国清预计,2017年随着去产能、PPP项目继续推进钢价将震荡回升。

在去产能之时,财政部,人社部等对涉及职工安置问题出台了一系列文件。人社部出台的安置分流措施要求:企业优先内部分流,比如,宝钢、武钢等旗下拥有的物流、酒店等辅业来分流一部分工人。此外,通过培训转岗再就业,多渠道分流去产能冗余人员。

王成感叹:要不是我们这些人的牺牲,怎么会有现在钢铁业回暖。

新京报记者金彧

(网络编辑:贾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