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新闻 > 经济ke > 正文

“低利润”不仅因税费“高税负”也不能不调

文章导读: 宏观税负争议缘起我国1994年分税制改革及1998年企业所得税等税收单行法立法时,考虑当时税收征管水平等因素,确定的税率相对较高,以确保国家的财政收入获取能力。

宏观大势

宏观税负争议缘起我国1994年分税制改革及1998年企业所得税等税收单行法立法时,考虑当时税收征管水平等因素,确定的税率相对较高,以确保国家的财政收入获取能力。

近日,税费负担重成了上海市政协工商联界别委员的热议话题,上海市政协常委、上海凯泉泵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林凯文算了一笔账——10年前,企业100元的收入,税费占了10元多,是利润的1.2倍;到2016年,税费上升到12元,利润却只有3元,税费是利润的4倍。1月18日,北京市人大代表、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也反映营改增之后,去年实际的税收反而增加了,并认为曹德旺反映中国企业税负重是实情。

税费是利润的4倍,看上去非常惊人。市场上不乏声音表示,从李嘉诚到曹德旺,企业纷纷出走的原因是税负太重致使无“利”可图,难以为继。那么,企业利润为何会降低?我国税负究竟高不高,对企业盈利又影响几何?

利润降低,不完全是税费所致

要解决高税费与低利润的关系,首先要看影响利润的因素。事实上,影响企业利润的因素非常多,税费无疑是重要因素,但若完全归结为税负过高却并不妥当。一方面,随着市场化改革的深入,对市场份额的争夺会吸引更多投资者加入,行业竞争加剧会造成部分企业利润下降。

另一方面,企业经营成本的增加则尤为重要。除去税费成本,企业经营成本还包括劳动力成本、原材料成本、土地成本以及融资成本等。近年来我国企业的劳动力和土地成本一直呈上涨趋势;而原材料成本、特别是资源成本的逐渐加大,也挤掉了企业的利润空间。

另外,管理水平和技术创新等也会影响企业利润空间。若企业管理水平低,就会呈现机构臃肿、人浮于事等情况,人力成本、时间成本因此加大;加之全球科技发展,新技术不断涌现,若企业在技术上缺乏创新,核心资源对外部的依赖性较高,也会造成企业技术成本增加,利润相对收窄。

更重要的是,房地产长期被视为国家支柱产业,虽然在特定时期下支持了我国经济增长,但也致使“干实业不如炒房赚得多”的观念深入人心。并由此导致资金和技术从利润率较低的行业转移到较高行业,影响实体经济利润。特别是在近年来楼市、股市、金融等行业利润远远大于制造业行业的情况下,一些原先专注实体经济的企业和创新研发的人才脱“实”向“虚”,使得实体经济缺乏资本支持、缺乏技术创新等,造成了实体经济的“空心化”。

受历史上征管水平所限,税率制定较高

那么,在影响企业利润的诸多因素中,税负又占比几何?现在的税率究竟高不高?事实上,由于对宏观税负统计口径的不同、税收结构负担不合理、改革推进的迟滞等因素,人们对宏观税负的问题极度关注,但实情又颇为复杂。

对于我国宏观税负,一方面国内官方和学者的统计口径不一致,导致结论大相径庭。另一方面,我国国情和其他国家,特别是欧美等国家明显不同,宏观税负不能简单同国外进行比较。

笔者以为,目前市场之所以出现宏观税负问题的争议,一个重要因素是受历史等客观因素影响。我国在1994年分税制改革时制定增值税暂行条例、消费税暂行条例以及1998年企业所得税等税收单行法立法时,考虑当时税收征管水平等因素,确定的税率相对较高,以确保国家的财政收入获取能力。现在经过20多年发展,税收征管水平大幅提高,特别是金税三期工程建设等税收信息化的发展,使得企业的经营数据基本上纳入税收管理信息系统,无法逃避税款。

另外,全面推行“营改增”之后,增值税链条管理、环环抵扣的征管机制,使得原先通过不开票少缴税的营业税纳税企业无法避税,税负明显上升,引起社会关注。所以,要解决宏观税负争议问题,必须要以改革思维、改革办法来解决,不能在无理性的、夸大事实的争议中,贻误改革进程。

降低制造业增值税至11%-13%

当然,推动实体经济发展已受到决策层的高度关注,出台了包括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内等诸多措施来降低实体经济经营负担。而税费作为实体经济成本的重要组成部分,在降低实体经济经营负担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特别是近年来推出的小微企业减免税政策、降低“五险一金”、电价、“营改增”等。但企业税负结构调整依旧任重道远,有很多需要改善的空间。

一是深化“营改增”,降低制造业增值税基本税率。在供大于求的背景下,企业负担的增值税无法通过对产品定价转嫁给消费者,制造业增值税税负较高。因此,降低制造业税收负担,切入点就是降低增值税17%的基本税率,综合考虑财政负担能力等因素,笔者认为11%-13%相对合理。同时,要简并四档增值税税率至两档,确定6%的低税率和11%或13%的基本税率,这样企业在增值税抵扣上也相对统一,降低税收遵从成本。同时,在其他税种改革上,也要秉承减税原则,降低税率,比如土地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税率也应降低,做到宽税基、低税负。

二是改革税收负担结构。目前我国税收负担结构存在一定不合理,特别是我国以间接税为主的税制,对货物和劳务征收增值税,导致制造业企业和普通消费者承担了增值税税负,但是对股票收入、财产性收入等免税,或者虽有征税规定(比如房屋出租要征收房产税和个人所得税,税务部门难以监控),没有实现应收尽收,使得这部分收入群体没有负担相应税收。所以,要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的总体方案,加强推进税制改革,特别是要在推进营改增的基础上,推进个人所得税等直接税改革,实施综合加分类的个人所得税制度,降低低收入群体税负的同时,将股票等收入纳入征税范围等,要积极主动调控高收入群体,实现“抽肥补瘦”,公平发展。

三是税收是一项专业性非常强的管理工作,涉及企业财务核算制度、税收法律法规、宏观经济调控政策等,对此普通老百姓没有真正了解,不清楚税收的运行规律。所以,政府职能部门要加大税收宣传和解读力度,运用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方式宣传,让老百姓真正了解税收,支持税收,澄清认识误区。

归根到底,推动实体经济发展,关键是通过产业升级提高实体经济竞争力,同时调节市场对制造业等盈利能力较低的预期,以吸引更多资金和技术、人力资源等投向实体经济。在此基础上,进一步落实减税降费的改革举措,为企业营造良好的经营环境,才是推动实体经济发展的治本之策。

□李宁(注册税务师)

(网络编辑:贾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