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区域 > 正文

东莞厚街:抱团取暖迎接“鞋业第二春”

文章导读: 抱团发展、标准制定,近来东莞制鞋重镇厚街镇采取了一系列动作助推鞋业转型升级,引起业内关注。在历经用工荒、工厂倒闭潮、企业外迁等的阵痛之后,凛冬未尽,东莞鞋业能否迎来“第二春”?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讯 (邹锡兰 ● 实习生 伍素文) 抱团发展、标准制定,近来东莞制鞋重镇厚街镇采取了一系列动作助推鞋业转型升级,引起业内关注。在历经用工荒、工厂倒闭潮、企业外迁等的阵痛之后,凛冬未尽,东莞鞋业能否迎来“第二春”?

东莞市鞋包品牌联合会成立,抱团取暖

鞋业界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中国制鞋在广东,广东制鞋在东莞,东莞制鞋在厚街。东莞有着全世界最全的产业链,厚街更是中国现代制鞋业的起源地,世界鞋业总部基地就设于此地,制鞋工艺成熟。

鞋包产业是厚街镇重要产业之一。据东莞市皮革鞋业协会统计,该镇鞋包产业相关从业人员超过20万人,占厚街全镇总人口近40%,可以说,10个厚街人里就有4个做鞋包的。目前登记在册的鞋包相关企业有6600多家,年产鞋量约5亿双,出口量约4亿双;年产箱包约1亿个,出口量约8000万个。

1

东莞市鞋包品牌联合会成立现场

2017年1月5日,东莞市鞋包品牌联合会正式成立。成立联合会是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强化区域品牌的一次尝试,也是厚街镇政府首次组织行业企业抱团合作。在此之前,从未有过官方背景的行业联盟。

东莞市鞋包联合会副理事长、中国品牌·达摩武者创始人赵振鹏对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回忆,“厚街镇委书记就在这张凳子上坐了两个小时跟我们谈,这次政府让我们看到了他们的努力和决心。”

据悉,在联合会成立之前,厚街镇委书记万卓培带着团队花了近一年的时间,走访全镇数十家鞋包企业,深入了解行业状况和企业意向,最终选择20多家企业作为第一批成员先出现。

目前,加入东莞市鞋包品牌联合会的企业有44家,其中30家企业拥有自主品牌38个。在协会的带动下,规模以上的部分鞋包企业也加紧商标注册工作,争取加入协会。据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东莞鞋包联合会只面向珠三角地区,特别是东莞的具有自主品牌的企业,在将来可能还包括港澳台、甚至是外国企业入会。

对于联合会接下来的具体举动,东莞市箱包皮革行业协会会长曾凌灿透露,联盟将加快吸纳更多符合条件的企业加入,还将在南城西平某商场开辟1000多平方米的东莞鞋包品牌集合馆,计划于今年年初投用;4月,同样面积的集合馆也将亮相四川成都,力争2017年在全国布局约20家集合馆。

有成员表示,东莞鞋包品牌联合会将采取O2O方式,把所有产品聚集在“品牌一条街”上,宣扬自主品牌,抱团做大做强,增强“莞货”、“东莞制造”的品牌竞争力。

与此同时,制鞋标准的制定也提上了厚街镇的鞋业发展议程。2016年12月7日,广东省制鞋标准化技术委员会落户厚街。2017年1月5日,广东省制鞋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秘书处揭牌成立。据相关人员透露,2016年-2018年,厚街镇将划拨240万元专项资金,用作扶持、支持标委会筹建、日常运营。

以标准引领行业,抱团取暖做强品牌,产品端与市场端同时抓,在推动鞋业转型的道路上,厚街镇正一步步按计划行事,以迎接东莞鞋业的第二春。

生产成本高企,鞋业面临转型阵痛

东莞鞋包品牌联合会成立的背后,是东莞鞋包产业的机遇,也是要解决转型阵痛的必然选择。

“广东省鞋业近年下行压力加大,从生产、出口、进口、消费等几个维度来看不容乐观,有些维度甚至于2015年出现负增长。”中国皮革协会专委会主任路华透露。

广东是中国最大鞋类贸易基地,拥有8000多家制鞋企业,年产50亿双鞋,占据中国产量50%、全球三分之一,但制鞋优势近年屡受国内外冲击。

于内,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许多企业承受着生产成本上升、但订单下滑利润变薄之苦,有的选择缩小规模、甚至关闭,有的则选择企业转移。同时,东莞鞋业一直以来走的是加工贴牌路线,但这种模式现在看来非常受限。于外,随着越南、印度等地的工厂崛起,与国内日益上涨的生产成本相比,这些国家以更低廉的原材料、劳动力吸引着不少企业外迁。

作为世界制鞋行业的前线和中心,东莞鞋业相当于一个晴雨表,对市场变化应该更加敏感。但事实上,不少业内人士对东莞鞋业持乐观态度,一是认为鞋业是朝阳行业,“有人就要穿鞋”,二是认为企业只要通过调整市场策略和转型升级,依然能够较好地应对眼下的经济形势,并不至于陷入经营绝境。

2

广东省鞋材行业协会会长刘穗龙在会上演说

广东省鞋材行业协会会长、广东新濠畔集团董事长刘穗龙从上世纪90年代投身鞋业,在过去的26年里,他几乎是看着中国鞋业经历种种起伏。然而在谈及中国制鞋业的未来发展时,他还是很有信心:“国内产业在成本控制上有很大空间可以挖掘,而且我们有完善的产业链和丰富的熟练劳动工人。我相信制鞋业经过阵痛之后,明天会更好。”

鞋业人有强国梦,打造自主品牌

如今,越来越多鞋业人开始意识到,东莞鞋业越来越没有竞争力,归根结底是因为缺乏有影响力的品牌。长久以来,走贴牌路线的东莞企业在量产时代只顾着流水生产,缺乏培养品牌的意识。

刘穗龙始终觉得,我们是制鞋大国,但算不上是制鞋强国。“在中国鞋业过去三十年的发展中,我觉得国人对渠道、品牌建设是不重视的,我们只顾着埋头苦干做鞋子。”在他看来,在这埋头苦干的三十年里,中国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工厂、企业家和设计师,拥有最完整的产业链,但没有品牌,“我们就没有话语权”。

刘穗龙雄心勃勃的宣布了广东新濠畔集团在2017年的战略部署,将通过时尚创新中心、展贸创新中心、服务创新中心,打造设计研发科创平台、新材料展贸平台、智能制造示范平台、流行时尚发布平台、国际互联网平台五大平台。提到梦想,他毫不犹豫的说,要“打造世界鞋业新中心,打造中国的米兰。”

中国品牌·达摩武者创始人赵振鹏是当地一位非常有个性的企业家。他的公司东莞市秦粤丰鞋材有限公司坐落在厚街镇新塘二路,厂房外墙刷着中国红,在那条灰色大街上非常显眼。前一阵子,因为生产出来的鞋子胶水粘结度达不到质量要求,他把9000余双价值146万的鞋子全部销毁,因此还“火”了一把。

有人质疑这是一场炒作。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采访时,他表达了自己的立场:发展自主品牌、壮大民族品牌是每一个鞋业人的使命,“我给中国品牌争不了光,但不给中国品牌抹黑”。

在他看来,东莞制鞋业有着一流的工艺、一流的质量,许多标准甚至高于国际要求。而厚街作为东莞鞋业的代表,有着世界鞋业总部基地,拥有研发、贸易、采购、物流、品牌孵化等一整套完备的产业链,但苦于没做出品牌。“厚街有资源,但对品牌认识度还不够。”

“当看到我们要是强大的时候,别人就会揭竿而起。总要有地方开始弄,成功的话会树立一个典型,失败的话也没什么。我们不怕失败。”赵振鹏说。

3

厚街镇委书记万卓培发表讲话

而对于厚街镇政府,打造品牌必须抱团,东莞市鞋包品牌联合会就是最好的路子。厚街镇委书记万卓培表示,“希望能够把厚街乃至东莞做品牌的企业整合在一起,大家抱团发展,只有这样,通过大家的共同的团结,然后地方政府的强力推动和大力的扶持,加强地方品牌宣传推广,推动区域之间的经济合作,这样就能走出一条打造自主品牌的路子。”

按万卓培的想法,厚街可以发挥自身作为“会展之都”的资源优势,利用会展客流做东莞鞋包的产品和品牌宣传。他还表示,针对联合会、行业及品牌企业,厚街镇政府将提供政策、资金等方面的支持和扶植。在未来还将加强联合会与国外交流合作,推动东莞鞋包品牌走出去,内销与外销同步推进。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贾璇)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