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经济 > IT > 正文

网络主播,和他们背后的公司

文章导读: 活跃在各大网络直播平台的网红主播们往往收入不菲,而他们中大多数,背后都有合作的公司团队。这些公司大小不一,形态各异,最常见的有网红电商、网红孵化器、经纪公司。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讯 (记者 胡巍 摄影报道) 2016年被称为“直播元年”,意味着网红经济的爆发之年。

众所周知,活跃在各大网络直播平台的网红主播们往往收入不菲,而他们中大多数,背后都有合作的公司团队。这些公司大小不一,形态各异,最常见的有网红电商、网红孵化器、经纪公司。这些公司的快速发展得益于直播的兴起,而多数网红主播的事业进步,尤其是顺利实现流量变现,也得益于这些公司。

移动互联网时代,流量变现一直是热门话题。对于主播们,电商销售和直播平台的打赏抽成,都是非常直接的方式。除此之外,各类公司的存在为他们拓宽了收益来源,其中比较重要的有两种:参与营销和广告活动,参与影视和综艺节目的制作。直播热的生命周期有多长谁也说不准,但后两种收入来源,无论对于公司还是主播,都使他们的未来发展不必完全依赖于直播的生态。

1989年出生的阿发哥哥(网名)来自东北,在北京打拼多年了,创办了一家销售电子芯片的小公司,衣食无忧。他心底一直有个演艺梦,业余喜欢拍摄搞笑小视频,成为专职网络主播前,这些视频已让他在网络平台“小咖秀”小有名气。

2

阿发哥哥在家直播。

3

阿发哥哥在街头直播,他经常找来路人互动,以幽默搞笑取胜。这是他在街头一直没找到互动对象,十分郁闷,肚子饿时在街边买了一个煎饼。

2016年7月,他签约一家名叫“无忧传媒”的公司,成为他们旗下的主播。阿发哥哥以其搞笑幽默成为网红,王宝强离婚事件中,他的一次直播有160多万网友同时在线观看。尽管收入不菲,但成为网红不是他的理想。“我经营公司本来就有收入,也没想过成为网红,但跟经纪公司签约后,因为他们有人脉资源,能引导我往演艺事业的方向发展。在网上,哪天我可能就不红了,但演艺事业,我可以做长远打算。”正是公司的安排,今年大年初一爱奇艺将推出的一部网络电影上,阿发哥哥出演男主角。

阿发哥哥签约的这家“无忧传媒”创建不到一年,所有员工不过20人左右,却是直播界较有实力的公司之一。临近年底,旗下签约的主播即突破千人。签约主播遍布全国各地,主要通过线上进行管理和培养。但公司不是网红孵化器,培训并不是重点,公司也不会和零起点的主播签约。重点培养的主播虽也有百人以上,但像阿发哥哥这样的“核心中的核心”,公司只有二三十人。

4.

“无忧传媒”的绝大多数主播在家工作,阿发哥哥作为公司重点培养对象,经常去公司与运营的工作人员交流。阿Ben(艺名)曾是一名歌手,有不少媒体、娱乐公司的合作资源,现在公司担任演艺事业部总监,负责线下业务,包括网红们的增值发展。

据公司创始人雷彬艺介绍,他们就是要架起一座桥梁:一方面,线上发现人才和打造知名度,线下拓宽其它事业,即前面所说的,参与营销和广告活动,参与影视和综艺节目的制作;另一方面,线下也可以发现人才(比如某电视台主持人),线上实现增值。

5.

公司创始人雷彬艺在用手机办公,他们在北京的办公地点离国贸不远,地段繁华。

6.

雷彬艺和员工们在网上看到一名不错的主播,商量着是否应该跟她签约。

为了实现线上和线下的价值,公司与行业其它企业的合作十分重要。以“无忧传媒”为例,其与著名直播平台“一直播”的良好关系,使他们支持的主播在直播网页上都能获得较好的推荐位,从而获得观众的优先点击。对主播的培训、包装虽然也有,但力度有限,也不能成为一家公司的独有优势。

“无忧传媒”20人的团队看似很小,在直播产业圈里却算得上有一定规模。相比之下,网红经济还催生了不少能盈利、却操作简单的微型公司。

王超在一家知名计算机厂商做研发工作,今年他注册了一家名叫“万物繁星”的传媒公司。公司目前管理着约20名女主播,而公司的实际运营者,仅有王超一人,还有他旗下的主播若熙(网名)协助管理。

0

女主播若熙(网名)正在直播。她同时也协助老板王超打点这家公司的日常事务,网红经济的飞速发展,催生了许多只靠一两人就能运营起来的小公司。

王超的公司在燕郊,他周一至周五在北京正常上班,周末去燕郊处理公司事务,平时就是若熙简单照看。

10

王超和若熙在二手市场购置桌椅,用于直播间的布置。网红经济的爆发式增长,使“万物繁星”公司同时处于创业和扩张阶段。

和“无忧传媒”不一样,王超旗下的大多数主播们像普通上班族一样,每天去公司直播间工作。这是因为公司人手有限,方便管理。燕郊房租只相当于北京的三分之一,也使他设置直播间的成本足够低廉。

同样受限于人手,王超目前难以像“无忧传媒”一样,为他的主播们拓展其它的收入途径,主要依靠打赏及平台本身发放的酬劳。这些收入,王超与主播对半分成,同时为主播设置了最低3000元的保底收入。这意味着只有在收入超过6000元时,王超才能使公司盈利。但他说:“这里每个主播都从未让我倒贴过,事实上她们的月收入也都在万元以上。”

9

直播平台“一直播”举办的一场年度网红大赛,“无忧传媒”有45人进入最后150人的决赛圈。运营总监冯聪和员工们讨论参赛策略,包括重点扶持哪些选手,放弃哪些选手。就连网红们也承认,他们能否进入决赛、能否在决赛中取得好名次,与背后的公司实力关系很大。

与“无忧传媒”不同,王超旗下的主播几乎是零起点。颜值高,口才好,最好有些才艺,这就是他最主要的招聘条件。某种意义讲,她们还不是严格意义的网红,王超对她们进行培训后即可上岗。这些培训对入行的主播至关重要,但也类似“无忧传媒”,并非无可替代。

11 

小鱼(网名)第一天来公司,作为新人的她,连直播账号都没注册过,这是王超在为她讲解直播技巧。

12

小鱼在公司的第一天,就和若熙成了朋友。王超旗下的主播,绝大多数都是95后的姑娘。这是小鱼在问若熙:“姐,你说我能红吗?”由于王超精力有限,“万物繁星”甚至不能像大多网红孵化器一样,为主播们提供全面培训。但得益于网红经济整体的迅速发展,他这种利用业余时间、见缝插针式的经营,也取得了令人意外的成功。他的成功不仅是个人的,也帮助这些姑娘获得了高于白领平均水平的薪水。

7.

大家在观看直播,从中积累经验和教训。

8

运营副总监罗宇航主要负责公司线上业务,这是他在观看旗下的主播直播,事后他要为他们进行点评,制定发展路线。

“万物繁星”公司虽与“无忧传媒”不同,但也有相似的杀手锏,那就是与行业其它企业的良好关系。王超也与直播平台有合作,他的主播们也能被推荐到网页的有利位置。此外,他还与许多新创建的平台合作。在这样的新平台,由于观众很少,打赏极其有限,但只要每天有足够的直播时长,平台就会付给公司酬劳。因为他们为了吸引网友关注和其他主播入驻,需要一些优质主播拉动人气。而在这些平台烧钱的背后,是资本对网红经济的看好。

王超仅用业余时间便打造了一家盈利的企业,这与他个人的高效率有关,与他拥有的合作资源有关,也和网红经济的爆炸式增长有关。假如他全职运营这个公司,事业的发展前景又会怎样呢?

13

休息时间,年轻的姑娘们在公司玩闹,这是她们在观看VR模拟画面。作为一名科技公司的研发人员,王超对新技术有着特别的敏感。VR直播使观众有亲临直播间的观感,王超认为这将是未来趋势之一。与他合作的直播平台,也对他直播间的部分硬件进行了升级,现在他们已能进行VR直播。

14

一家直播平台的工作人员造访“万物繁星”。与各平台的互利合作,是王超经营成功的重要法宝。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贾璇)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