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宏观 > 正文

农村“天价彩礼”逐年攀升 甘肃政协委员吁政策干预

中新网兰州1月10日电 (徐雪)10日,甘肃省政协委员、平凉市妇联主席何瑞莲在该省“两会”上提出,当前,协调各方力量有效刹住乡村“天价彩礼”之风,已是迫在眉睫,建议各级政府主动出台符合当地实际的政策,加强对农村婚嫁的规范和干预,有效破解“天价彩礼”的现象,以保障农村社会稳定。

何瑞莲以平凉市举例说,当地农村婚嫁彩礼平均在16万元左右,泾河川区及灵台十字塬区等生产生活条件较好的地区彩礼较低,平均在8至10万元;广大山区和华亭、崇信等县的塬区,因自然条件艰苦,彩礼偏高,一般在15万元至25万元之间,泾川、灵台两县一些偏远山区甚至高达30万元。

“就历年‘行情’变化看,平凉城乡彩礼以每年1至3万元的速度逐年攀升,较10年前增长了5至7倍,彩礼与农民收入比高达35:1,彩礼增幅与农民收入增幅形成巨大反差,彩礼增速达到农民人均纯收入增速的4倍以上。”何瑞莲称。

调查发现,农村地区的婚嫁彩礼普遍远超娶妻家庭的经济承受能力,也和当地经济发展水平不协调。而且,越是偏远落后、自然环境和生活条件差的地区,彩礼越高,一些农村婚龄男青年因负担不起彩礼钱而长期单身,有的甚至成了终身“光棍”,很多家庭因婚致贫。

同时,彩礼的高速增长使得“早结一年,省钱两万”的观念在农村日渐盛行,相当一部分青年结婚年龄在18至20岁,私婚、早婚现象日益严重,夫妻矛盾、家庭纠纷问题不断显现,“闪婚闪离”和逃婚、骗婚问题也日渐突出。

“农村婚龄男女性别比严重失衡;职业‘媒婆’成为‘天价彩礼’的重要推手;法制规范长期缺位;发展落后在根本上造成了‘天价彩礼’。”何瑞莲针对这四方面成因建议,各级政府及有关部门应在法制框架内积极作为;大力开展宣传教育,推动乡贤文化发展;强化乡村“媒婆”从业规范;大力推进精准扶贫工作。

何瑞莲说,帮助偏远地区的农村家庭摆脱贫困,不断完善养老保障体系,逐步扩大社会保险覆盖范围,提高社会保险水平,让农村婚龄青年的父母对养老没有后顾之忧,减弱贫困家庭对通过“高价”嫁女来改善生存现状的依赖,才能从源头上消除“天价彩礼”的现象。(完)

(网络编辑:张芳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