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生活 > 正文

彩礼实在太高 标准能管住吗

2016年12月27日,河南省台前县下发文件,对红白事的彩礼、酒席等标准提出指导意见。规定提倡喜事新办,简化婚前程序,简约订婚、结婚形式,要求进行彩礼控制,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提倡“不要房、不要车,自己家业自己创”的自强创业观,摒弃因婚借贷、婚后还账尤其是让老人背账还账陋习。彩礼总数控制在6万元以内。喜宴酒席控制在10桌以内,车辆总数控制在6辆以内。(1月4日《河南商报》)

初衷很好 难处在落实

制订彩礼标准,给红白事彩礼、酒席等限“高”,肯定会受到大多数市民的认同。经济条件不好的家庭,对这样的规定会有更多期待,因为即使这样的标准,也是很让人感到头疼的;而条件一般的家庭,会因为标准“限高”而松一口气;条件不错的家庭,可以因为攀比的婚礼之风避免承受太大的压力,或因为烧钱影响其他资金方面的投入或家庭生活。

不过,彩礼标准听起来很不错,实施起来有没有难度才是问题。丧事、生日宴等由一个家庭说了算,统一家人的意见后,按照标准实施不会有太大的难度,可结婚涉及两个家庭,甚至关系到父母对子女的交代,关系到亲朋好友的面子,在彩礼总数、喜宴酒席、车辆总数的控制等方面,就容易产生分歧意见,彩礼标准这道坎就难挡住他们。

彩礼标准是倡导性意见,没有强制性;遇到性格倔,偏要大操大办的市民,为了显示自己的实力,或回亲友的人情,不让他人瞧不起,不在亲戚、同事、同学圈子中做矮子,彩礼标准的实施很可能陷入僵局。遇到这样的情况,哪个部门来管,谁承当彩礼标准的执行者,也是个悬念。在农村,讲理的会给说服动员的村组干部留个面子,不讲理的会把干部轰出门去,坦言“我的钱,爱怎么花就怎么花”,就出现了尴尬。在城镇,彩礼标准更容易走空。

彩礼标准为倡导移风易俗、婚事新办、节省办事做了积极的尝试,可以引导市民形成良好的婚姻观、消费观及其世界观、创业观。只是实施彩礼标准还需要更多的配套措施,不要急于求成,也不要苛刻地要基层领导出成绩,否则,彩礼标准限“高”有可能变相扭曲,引起市民群众的反感。卞广春

指导有益 不要变强制

文件出台后,引发众多网友热议,不少网友觉得,当地相关部门手伸得过长,管了不该管之事,性别严重失调是“男难娶、女富嫁”的根源,与其为彩礼出台“指导标准”,不如严打胎儿性别鉴定,扭转男女比例失调的局面。

实际上,这种说法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仅拿泛滥的彩礼之风来看,有一个大致的权威标准,总比没有任何标准要好。据报道,在河南濮阳包括台前县的农村,比较流行的结婚彩礼,动辄十多万元,这使得青年男女结婚成了“甜蜜的负担”。

彩礼原本只是习俗,只宜象征性索取与给予,不能成为变相买卖婚姻的恶俗。一个健康的家庭和一场健康的情爱是应该远离金钱的。若男婚女嫁必须用金钱交换,这世界还有多少感情可以让人信赖?

还有人认为,为彩礼出台“指导标准”要考虑是否合法,对老百姓而言,法无禁止即可为,毕竟结婚给多少彩礼、办多少酒席等是家庭私事。可是,当越来越多的家庭在婚丧嫁娶中,追求互相攀比,大操大办、奢靡无度、大肆索要钱物,让原来清新、人情味十足的习俗,成为影响社会风气的陋俗,甚至是久治不愈的痼疾时,出台一些约束性的规章制度便是必要的。只是,在相关法律法规还没出台与执行之前,如彩礼“标准”这样的“指导意见”,只可指导不宜强制。

像台前县这样的“彩礼标准”,即使只具有指导意义也不错。至少可为拿不出昂贵彩礼的家庭以及想要抵制“天价彩礼”的家庭,撑撑腰、壮壮胆,减轻其心理负担:拿不出太高的彩礼怎么啦?当越来越多的家庭坚持公平婚嫁原则,抵制“狮子大开口”,摒弃彩礼上的攀比,新的婚嫁风俗就有望慢慢形成。何勇海

法有定规 自古就如此

彩礼是一种传统民俗,也是男女双方感情的见证,更是双方不得再与他人谈对象的“合约”。可是不知从何时起,彩礼如芝麻开花一样节节攀升,如鲁西南一些农村,讲究“万紫千红一片绿”,15万元起价、黑龙江海伦市当地彩礼25万到30万元等。

彩礼节节攀升,使彩礼不再像彩礼,而是变异成婚姻的负担,彩礼的多少,不但影响着婚姻的成立与否,并在更漫长的时间和更广大的范围内,成为人们互相攀比的机会,甚至由此引发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如挑战公序良俗,恶化农村社会风气,加剧家庭矛盾,影响农村稳定等等。

天价彩礼对于多数农民家庭而言,无疑是一项沉重的负担,甚至是压垮家庭的最后一根稻草。可以说,“天价彩礼”已经不仅是简单的传统民俗,而是一个亟待关注与解决的严重社会问题。作为政府有责任有义务,治理社会中存在的问题,当然也包括变异的天价彩礼。

限制彩礼古已有之,历朝历代的法律大体上对彩礼都有规定,如唐朝就对接受彩礼的数量规定为:三品以上官,彩礼不得超过绢三百匹;五品官不得超过二百匹;七品官不得超过一百匹;八品以下,不得超过五十匹。元朝法律明文规定:凡违例多索要彩礼的,要“谕众遣决”;明朝也多次下令“婚姻毋论财”。

天价彩礼已演化为严重的社会问题,如果仅靠村规民约是无法阻止彩礼节节攀升的。向演化为严重社会问题的天价彩礼说不并不适用政府“法无授权不可为”,在当今舆论环境下着实需要勇气,也并非是政府手伸得太长,不仅不应拍砖还应给予点赞。李方向

移风易俗 公权别越位

目前在农村不少地方,办喜事被群众视为“甜蜜的负担”,彩礼额度越来越大、嫁妆置办越来越豪华,迎亲车队动辄清一色的豪车长龙,甚至出现了订婚礼金论公斤称的奇葩习俗。“奢华婚礼”“昂贵彩礼”助长了拜金主义蔓延,异化了正常的婚姻关系和亲情关系,为很多家庭带来了沉重的经济负担,如此不良风气已到不纠不行之地步。

台前县出台“彩礼指导标准”,动机和立意无疑是好的,但其做法却存在公权力越位之嫌。地方政府作为农村建设和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实施主体和责任主体,其推进移风易俗树立文明乡风的措施及方法,应是加强教育引导营造文明氛围,而不应过多使用行政命令行政手段。

市场的归于市场,社会的归于社会,法律的归于法律,道德的归于道德,社会治理的各种资源、各种手段各就各位各行其道,社会才能实现健康有序发展。以权力干预取代道德教化,不仅达不到预期目的,还会引发其他负面影响。

推进移风易俗,纠正农村婚礼彩礼畸高乱象,这项工作理应交给农村红白理事会等群众组织去做。具体到一乡一村,彩礼规模的标准多少才合适、喜宴摆多少桌才合理,最好由乡亲们自己讨论协商,综合考量经济发展水平、家庭消费能力以及本村风俗礼仪、正常人情往来等因素,确定各自的“乡村版指导标准”,并以“乡规民约”等形式予以固定。干部带头示范,红白理事会积极教育监督,群众道德养成和农村文明氛围会在润物无声中向好趋美。政府的重点,是培育和孵化农村社会组织,对其进行指导帮助、提供必要的资源支持,让它们在移风易俗中发挥主要作用,而不是越俎代庖直接干了原应由社会组织完成的任务。张培元

●三言两语

动辄十几万、几十万元彩礼,多少家庭因此而返贫,这股陋习到了亟待遏制的时候。

——戴先任

很多时候,彩礼不是经济问题,而是面子问题。有个标准就有了拒绝的理由。

——前溪

本来是风俗,但却成了恶习,应该有所改变了。

——南乡子

大操大办、奢靡无度,不仅造成了铺张浪费,也败坏了社会风气。移风易俗,刻不容缓。

——乔志峰

支持量入为出,不赞同盲目攀比,但这样的标准能实施吗?

——春天

婚姻是爱情的结合,双方不为未来婚姻的幸福做计划和打算,却为了一时的面子攀比虚荣而绞尽脑汁。难道一辈子的婚姻还抵不过一场烟花般的婚礼?

——小楠

(网络编辑:崔晓萌)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