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宏观 > 正文

美联储48小时后行动,全球迎战“加息冲击波”

文章导读: 美国去年底加息后,全球都在等待美联储主席耶伦扔下“另一只靴子”。如今,离这一刻到来已不足48小时。

美国去年底加息后,全球都在等待美联储主席耶伦扔下“另一只靴子”。如今,离这一刻到来已不足48小时。

北京时间12月15日3时,美联储将公布利率决议,加息几成定局。尽管市场已充分消化预期,但靴子一旦落地,全球股市、汇市、债市都难免再起波澜。

可以肯定的是,美国的加息进程才刚刚开始,这对于仍将维持宽松货币政策的全球其他主要央行将是一大挑战,中国央行也将面临大考。

随着近期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PPI(生产者物价指数)回暖,叠加稳汇率、 抑制资产泡沫的考量,学界对中国加息的讨论此起彼伏。仍存在下行压力的中国经济能否承受加息之重?随着美元走强,中国央行又该如何管理人民币的汇率预期?

“维稳人民币汇率预期、打破单边贬值趋势是当务之急。”中国人民银行参事、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中国以美元计价的对外负债较高,美元走强的背景下,汇率单边贬值预期强烈,不得不提前购汇偿还短期外债,这反过来又强化了汇率的贬值预期。截至2015年末,我国短期外债高达9206亿美元。

野村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赵扬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除了汇率,中国明年二季度可能面临通胀挑战。“PPI很可能超过5%,CPI则很可能大于3%,但收紧政策又会对国内经济带来比较大的挑战,且究竟会对资产价格造成多大冲击,这都是央行需要考虑的。”

“强美元冲击波”

美元最近持续盘整,但上行势头未被打破,这也使得人民币单边下行的预期空前强烈。在岸人民币对美元12日官方收盘价报6.9152,较上一日跌147点。

全球主要央行近期的动向也都利好强美元。欧洲央行8日宣布延长将于明年3月到期的每月800亿欧元的QE(量化宽松),明年4~12月每月购买600亿欧元资产。欧元因此暴跌。

大戏还在后头。由于美国的通胀及就业数据早已达到加息门槛,美联储北京时间15日凌晨宣布加息已“板上钉钉”。耶伦若在当天的发布会上对于整体经济作出乐观表态,美元无疑将维持强势。

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的投资策略全球主管比尔顿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对美国2017年的经济前景仍较为乐观,预计名义GDP(国内生产总值)将达到4%~5%的水平,实际GDP预计为2.5%~2.75%,已经超过潜在增长率,因此预计美联储明年加息次数为2~3次。”

“各界担心的是,如果美国下届总统特朗普扩大财政赤字,通胀持续回升,美联储可能过快加息,对市场造成冲击,但本届美联储成员都较为‘鸽派’,其应该会进行多方面权衡。”比尔顿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认为美元已经过于强势,且强美元会自动对经济产生一种收紧效果。”

紧随着美联储的步伐,北京时间15日20时,英国央行将公布利率决议,在英国脱欧前景尚不明朗的当下,预计仍将按兵不动。不过,英国脱欧后英镑大幅贬值,刺激输入性通胀飙升,这大大限制了进一步降息的空间。多数经济学家预计今年英国央行不会再降息,下一步将会是加息。

尽管如此,“有关卡尼可能最早在本周辞职的消息出炉后,这位英国央行掌门人的命运也开始受到关注。若辞职成真,英镑可能会再遭重创。”易信金融总部中国区副首席交易官朱文灏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种种迹象表明,全球都无可避免地迎来“强美元冲击波”。

提前出手稳定汇率预期

在强美元背景下,中国央行的汇率预期管理能力将面临考验。

盛松成表示,“人民币自由浮动”的确是各界学者所呼吁的,也是中国的长期目标,但实际考量更为复杂,在中国经济基本面未变,但外部冲击持续使人民币贬值、单边贬值预期强烈之际,必须“该出手时就出手”,打破人民币单边贬值预期、增强市场信心。

他分析称:“之所以要重视预期,是因为我国对外资产负债结构错配严重,除中央银行外,政府、银行业和其他部门均为对外净负债部门。人民币单边贬值的状况除了造成中央银行的外汇储备流失,更让其他部门背负更加沉重的债务。”

其次,我国短期外债几乎全部集中于私人部门。2015年末,我国短期外债9206亿美元。其中,广义政府和中央银行短期外债仅162亿美元,银行短期外债5020亿美元,企业和住户部门短期外债合计约3041亿美元。由于预期会影响企业的财务管理行为,汇率单边贬值的预期可能促使私人部门提前购汇偿还短期外债,汇率贬值的预期也因此被强化了。

盛松成还表示:“明年1月起,居民将可以动用新一年的购汇额度(人均5万美元),这在人民币贬值预期的情况下,大众出于资产配置和保值的考虑,可能在年初集中购汇,使人民币贬值压力进一步加强。”

同时考虑到稳定预期需要一定的时间,盛松成表示,目前是稳定人民币汇率预期的最佳时机。当然,未来究竟如何与市场沟通,这仍然是央行面临的一大挑战。

中国加息与否引关注

中国央行面临的考验不仅仅是汇率预期的管理,防通胀、去杠杆、抑制资产泡沫、维持金融稳定都是2017年的重中之重。

人民币贬值恰恰使得近期的通胀开始抬头,各界也因此开始议论中国加息的可能性,并认为加息似乎也是一种维稳人民币的手段,同时也能达到防通胀、抑制资产泡沫的目的。

统计局9日公布的11月份通胀数据显示,CPI从上个月的2.1%上涨到了2.3%,PPI则从上个月的1.2%跳升至3.3%。

九州证券全球经济学家邓海清表示,如果经济能够确认企稳(重点观察固定资产投资、房地产投资、企业主营业务收入),而通胀已经趋势性上行,那么央行是不是应当考虑适度加息?

然而挑战也随之而来。“当美联储持续加息,中美利差持续收窄,这可能会给人民币带来压力,这时中国是否要跟随美联储抬高利率?但国内经济复苏又比较脆弱,这存在风险。”赵扬表示。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近几个月由于经济短期内周期性企稳,叠加供给侧改革的去产能,导致上游原材料价格飞涨,反映在数据层面就是PPI在历经54个月的负增长之后转正并持续上行。虽然短期内供需失衡推动的价格上涨导致去产能停滞,并使得在建产能加速投产,但我们认为,伴随着明年二季度需求重新回落,届时产能过剩问题将重新变得严峻,PPI也可能见顶回落。”

盛松成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加息条件尚不完全成熟,我所说的‘可以考虑加息’,是说各类因素积累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加息了。”

盛松成曾在12月初的某峰会上首次提及中国加息的话题,但其“条件允许时,中国也可以考虑加息”被误读成了“近期该加息”。

为何目前不适合加息?

盛松成表示:“首先,中国经济刚刚企稳,尽管今年全年GDP 6.7%基本可以实现,但明年复苏势头尚不明晰,现在加息会传出紧缩信号。经济的稳定、实现可持续的复苏非常重要。”第二,就外围因素来看,“美联储说了一年都没有加息,其实‘用嘴加息’的过程就是不断释放掉最终加息影响的过程,利大于弊。更重要的是,在美联储尚未行动、其明年加息进程尚不明确的情况下,中国无需抢先行动。”

第三,中国货币市场已经开始收紧,十年期国债利率持续上行,“为何还要通过加息来释放一个如此强烈的货币政策紧缩信号呢?”

盛松成同时表示:“如果经济复苏势头持续,的确可以考虑加息,例如现在一年期存款利率1.5%,加息25个基点,就是1.75%。年底CPI突破2.5%、明年PPI突破5%也是有可能的。因此加息是有前提的——经济好转,通胀压力加大。”

尽管中国央行将在2017年面临重重考验,但其他央行又何尝不是如此?就拿美联储来说,其面临的将是史上最难以揣测的新总统,特朗普究竟将如何落实财政刺激将左右美国经济增长、通胀的变化。此外,如何权衡加息的步伐,使其既能抑制通胀又不对全球市场造成猛烈冲击,美联储面临的挑战也绝对不小。

(网络编辑:贾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