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宏观 > 正文

朱民:2017年全球经济的确定与不确定性

12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肖翊摄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讯 12月3日,由人民日报社、工业和信息化部联合指导,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工信部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共同主办的第十六届中国经济论坛在北京举行。论坛的主题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中国经济新动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原副总裁、著名经济学家朱民出席论坛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

在演讲中,朱民对明年全球经济的形势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对于明年的全球经济,他认为有两方面:确定的和不确定的。

关于确定的方面,明年全球经济低位运行,我觉得这个是可以确定的。全球金融危机以后,我们可以看到,初步的反弹以后,基本上就是不断地缓慢地往下走,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速度是3.1%左右,按美元计也就是2.5,这是一个低水平,而且整个经济还是有下行压力,还是不断地在往上走。当整个经济处于一个低水平时候,我们发生了一系列其他的事情。比如说全球的投资水平处于低迷状态,和2007年的轨迹相比,全球的投资低了20个百分点,比如说美国,跌了25个百分点。这是一个低投资的时代。

当投资是低的时候,我们发现贸易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危机以前,贸易增长速度一直是GDP增长速度的两倍或者是1.6、1.7倍,但是大家看到危机以后第一次贸易的增长速度低于GDP的增长速度。更令人惊讶的是,当贸易速度下降的时候,全球的资本流动速度放慢,这个是很少能想象到的。全球资本FDI占全球GDP的比重,在2010年占到全球GDP的4.8%,2013年以后只占2.8%,下降了40%,贸易流放缓,资本流放缓,与此同时,因为经济放缓、投资放缓,原油的价格开始大幅下跌。我们可以看到页岩油的供给不断地处于主导地位,石油的定价机制正在从传统的石油生产国走向页岩油,也就是走向美国,页岩油的生产成本在不断下降,所以,原油的价格在下跌,而且将保持在低位。所有这些表明,通货膨胀比较低。今年15个国家通货膨胀率低于0,30多个国家通货膨胀率低于1,50多个国家通货膨胀低于2,全世界主要经济体都处于通货紧缩的风险之中,低通货膨胀率。当低通货膨胀率出现的时候,使得全球在宽松货币下,全球进入负利率阶段,真实利率为负,这是我们在过去几乎一百年来没有发生过的现象。

大家可以看到,整个的美国的利率水平,从2000年开始,大概是8%、9%的水平,直线下降到今天,真实利率达到负2%,负真实利率对全球经济增长的影响是很大的,对消费和投资都有很大的影响。如果我们把所有放在一起,我们今天全球经济处于一个低增长、低投资、低贸易、低资本流动、低通货膨胀、低油价、低利率,这样一个低水平的运营。它不是危机,但它不强劲。所以,剩下的问题就是说,它会不会持续。

我们现在看来,它持续的可能也很大,理解这个低水平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比较2007年危机以前上面的第一根曲线是没有危机,全球经济应该的走势。红的线是我们2008年以后预测全球经济应该的走势,但是黄线是全球经济实际的走势。我们可以看到,整个的危机以后,全球经济的走势一直低于2007年的轨迹。危机对全球经济的冲击远远大于我们的想象。危机把全球经济平移了、下移了一个阶段,移到了一个低水平。我们今天处于这个黄线的低水平,在慢慢慢慢地往上走。以往,包括1929年大危机,危机以后都会使劲反弹,回到原有的轨迹。这是人类经济史上第一次,我们有了危机以后,没有反弹到原有的轨迹,反而在原有的轨迹下面缓缓地发展。所以,理解这一点,对于理解今天的低运行特别重要。

我们可以看到,由于投资的低迷,所以,未来潜在投资增长速度在下降。由于老龄化,所以,未来潜在的劳动力的增长速度在下降。劳动生产率其实也在下降。在未来潜在的经济增长速度仍然在放慢。

如果把这两级因素放在一起,再加上现在没有宏观的总需求政策,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空间已经非常有限,所以,我觉得,世界经济将维持在这个低水平运行。我觉得这是确定的。

有人说,你给我讲了一个不太好的故事。经济低迷总是不太好。我觉得如果这是客观事实的话,这个不存在好和不好。你接受这个事实,你改变你的定位和战略,你仍然是赢者。所以,世界好像很简单,因为虽然它是一个低水平,但是它是明确的,它是确定的。问题是,突然美国有了个选举,选出了一位前所未有的总统,这个总统又有前无所有的政策,所以,在我们已知道未来确定的全球经济的时候,美国的新政会怎么改变这个确定性,这个变成全球关注的问题。

第二个就是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及其影响,这个是不确定的。特朗普说了无数的话,把所有的话归纳起来三点,第一条减税,他要把美国的公司税从30%减到15%,从90年代开始,全球公司税的水平是逐渐逐渐往上走。美国现在35%,高于OECD的平均水平,加拿大、英国今天的公司税是15%,所以,客观上美国存在着减公司税的理由和空间,而且共和党传统在政治上历来强调减税。所以,我认为,特朗普上台,会实行美国的减税。他要把居民收入税从10%-39.6%减到10%-25%,从七档变成三档,把贫困人的税收抵免从1.2万亿美元增长到3万亿美元,我觉得这个也会发生,所以美国会减税。

特朗普的第二个政策是贸易保护主义,美国第一。他的理由是在过去几年中,美国的进口远远超过它的出口,美国把工作,全世界的就业,都是从美国市场夺走了,要把就业留在美国,所以他说他要撤出TPP。我觉得这会发生,因为TPP现在美国的国会掌有同时参议院和众议院,在这个情况下,国会上说不会批准TPP,他一定借这个机会把TPP停下来,这是必然的,他也一定会就贸易重开一国对一国的强势的谈判,希望对美国有益,我觉得这个也会发生。所以,因为美国的贸易政策,传统在白宫,白宫有很大的贸易政策主导权,所以,这件事也会发生。

他的第三个政策,就是要对基础设施投资增加5500亿到1万亿美元,这个数字说了几遍,不是特别清楚,但是规模还是很大的。这张图表明,美国的基础设施的质量指标,大家可以看到,这个红的这一块是美国,相比危机以前和相比危机以后,美国的基础设施的质量急剧下降,在全世界比,低于德国,低于日本,所以,它确实存在基础设施老化、质量破旧,需要投资。从90年代的2.8个百分点的GDP降到今年的1.4个百分点,美国政府对基础设施投资下降了50%。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增加基础设施投资,增加就业,增加收入,增加GDP,这个正是美国当前需要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件事他也会做。特朗普讲了无数的政策,归拢起来,税收改革、贸易保护、增加基础设施这三件事都会做,这也是确定的。

不确定的是什么呢?不确定的是我们今天不知道他怎么实施他的方案,到现在我们没有看到任何细节,因为没有任何细节,我们不知道这个过程,我们不知道这个强度和力度,由此产生了巨大的不确定性。因为他强调开支,所以,第一个是特别明确的,美联储会加息,今年年底一定加息,明年会继续加息。美联储加息,大家可以看到,这是美国的利率水平,这是欧央行和日本央行的利率水平,两个央行的差距会日益扩大,产生资本流动的波动。市场还是把利率维持在低水平。在特朗普上台以前,是美联储央行跟着市场走,每次说要加息,但从来不加息,市场把它的期望值压得很低,这是对的。但是现在因为特朗普的上台,这个期望值发生了变化。所以,现在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未来是美联储的加息预期继续向市场的预期走,还是市场的预期往回,往美联储方向走。这是一个重大的政策变量。因为风险预期的变化,会引起全球金融资产的再配置和再定位。所以,一定会产生巨大的全球金融市场的波动。更重要的是,美联储加息以后美元会走强,美元已经在历史最高点,我们觉得美元会继续走强,美元在未来六个月的走强预期仍然在加强。但是为什么美元走强会发生金融危机?因为美元走强,企业就必须为它的美元负债多付利息,国家就对它的美元债券多付利息,你就得问你有没有这个收入。美元走强,美元资本就趋于流回美国,在这个时段你就得问你,如果资本走出你的市场,会不会产生波动。这就是80年代典型的拉美事件,资本流出市场,公司不能偿付美元的债券危机。90年代亚洲再一次重复同样的事件。所以,美元走强,对全世界的金融市场是一个很重要的风险指标。

这又是一个很大的不确定性。

再往下的不确定性,特朗普要减税,老百姓很高兴,他要增加财政开支,投基础设施,老百姓也很开心。但是钱从哪里来。所以,他一定会有经常账户,财政赤字。问题是财政赤字有多大。共和党有一个很奇怪的传统,他们在台下的时候,拼命抨击民主党,说要预算平衡,但是他们一上台,往往就大规模地搞财政赤字。所以我相信,特朗普上台一定会加大它的财政赤字,我们估计它的财政赤字明年达到3.3个百分点,今年3.3,明年会达到4个百分点左右,还会往下走,因为财政赤字增加了,基础设施投资,进口增加,所以又会出现经常账户赤字,美国会又一次进入财政赤字和经常账户的双赤字高峰。这个大概也是确定的。问题是如果这两个高峰发生,美元汇率会有什么变化,美元会走弱,这又是明年一个重大的不确定性。就是美元在走强和走弱之间的波动。所以,美国的债务会不断上升,我们预测美元的债务,根据调整,应该往下走,但是实际上美元债务在不断地往上走。明年3月15号是特朗普第一个挑战,因为特朗普美国债务上限到期,他必须说服国会再一次提升美国债务上限。2011年,为了美国的债务上限之争,华盛顿全面瘫痪,全世界金融市场一片混乱。2017年3月15号,我们将会又一次面临美国的债务上限的政治之争以及它的全球影响。把所有东西放在一起,美国的经济增长会发生什么变化?

现在可以看到,随着特朗普的强化的财政政策和它的税收政策,美国经济政策在明年上半年会走强,问题是这个走强有没有可持续性。今年美国经济增长是2.4%左右,特朗普说我要把美国经济增长提高到3.5%到4%,我认为这个不可能。但是,很可能会达到2.8%到3%左右,这已经是很强劲的增长了。如果是3%的增长,能不能持续?取决于它的财政赤字和经常账户赤字,取决于整个经济政策的实施和具体的细节。这个我们都不知道。所以,明年美国经济的增长,会因为特朗普的政策发生波动。

美国经济对全球经济影响是重大的,我们做了一个分析,对全球各个国家的影响,对加拿大会影响0.8个百分点,对墨西哥会影响0.7个百分点,对沙特,比如说也会影响0.5个百分点,对中国会影响0.3个百分点。所以,美国经济的波动对全球经济的波动的影响是巨大的。因为它是一个全球最大的经济体和全球最大的金融市场。

2017年全球经济形势,全球经济整体低位运行,这是确定的。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减税、反对贸易自由主义保护贸易、加强基础设施投资,这是确定的。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怎么实施,这是不知道的,所以这是不确定的。美国的经济金融走势,在2017年成为全球最大的不确定的因素。因为这是操作的问题和细节问题,由此,全球金融市场的波动,全球经济增长的波动,在2017年一定会加大。波动加大是确定的,怎么波动,波动多少,这是不确定的。所以,这就是我们面临的2017年的形势。

对于全世界所有国家来说,特别重要的一点是,因为美国是需求端,当美国的需求起来的时候,供应端开始跟上的时候,你要特别谨慎,如果你扩大规模过快,还没赶上美国需求上升,美国如果开始需求下降了,你就会处于一个非常困难的境界。对于2017年,全世界都需要对美国的不确定性予以特别的关注。这就是我看到2017年世界经济的情况,确定的和不确定的。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张芳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