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精准扶贫看典型】精准扶贫:看遵义如何“遵道行义”

贵州遵义,一座以中国革命“政治地标”闻名于世的西部古城。遵义之名,史书释义为“遵王之义”,意为“秉持王者之正义”;中共贵州省委常委、遵义市委书记王晓光给出的则是创新之解——“遵道行义”,强调“遵从规律、践行理想”。

编者按

9月下旬,中宣部组织全国重点时政期刊骨干采编人员“重走长征路”,本刊记者“应征入伍”,途经遵义、雅安、甘孜、凉山等地。从本期起,本刊分两次刊登记者“重走长征路”报道,展示长征精神指引老区人在脱贫致富“新长征”路上不忘初心、攻坚克难的实践。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6年第41期)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王克 | 贵州报道

贵州遵义,一座以中国革命“政治地标”闻名于世的西部古城。

遵义之名,史书释义为“遵王之义”,意为“秉持王者之正义”;中共贵州省委常委、遵义市委书记王晓光给出的则是创新之解——“遵道行义”,强调“遵从规律、践行理想”。《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重走长征路”时发现,作为“城市精神”的核心元素,“遵道行义”在遵义官场与民间形成共识,而“精准扶贫”则是当地党委、政府对这一定义的完美诠释。

战略精准,为全面脱贫奠定基础

遵义,滇黔北上和川渝南下的咽喉通道,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新中国成立以后的“三线”建设更为其在科技、教育、能源、冶金、机械、化工等方面打下了坚实基础。然而,因山高路险等恶劣条件所致,城市以外的广袤农村普遍存在贫困现象,有关部门提供给《中国经济周刊》的数据是:2011年,该市贫困发生率高达24.25%。

如何从根本上“减贫摘帽”?遵义主政者表现出过人的胆识和气魄,以交通、动力、水源供应链为纽带组团式建构黔北城市群便是其重要战略之一,交通作为“最优先项”则被推到了前所未有的认识高度。

“十二五”期间,遵义斥资850亿元建设城市及乡村道路,“县县通高速”“村村通油路”广为遵义人津津乐道。2012年8月28日,通达27个城市的遵义新舟机场正式通航,因客流远超设计规模,2015年新增两座登机廊桥,2016年9月10日,遵义—韩国(仁川)直飞航线的开通更标志其进入了“国际化”序列。2016年7月28日,遵义市委又提出了“面向全球,重点拓宽向北融入丝绸之路经济带、向东进入长江经济带、向南联接珠三角经济区并延伸至港澳台地区、向西联接‘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的开放通道,构建公路、铁路、航空、航运、信息、通关等一体化综合大通道网络”的战略构想。规划实施由四川泸州经赤水、习水、仁怀连接遵义城区的城际铁路将使遵义与川南、成都地区的联系更加紧密。贵阳至开阳的铁路延伸至遵义新火车站将形成贵遵城际铁路。由贵阳经遵义至重庆之间还将建设时速350公里的高铁,届时遵义将形成全方位对外开放的铁路运输网络。

“黔货畅行”触发了山区群众走出贫困的强烈愿望,但对森林覆盖率53.9%、空气质量优良率91.6%的遵义来说,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的矛盾再一次考验着当局者的政治智慧。“山山水水保护好了,百姓能得到多大实惠?”“怎么样不让群众守着绿色过穷日子?”《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遵义经常听到干部们讨论这样的问题。遵义市委、市政府的战略决策是:“工农旅融合、产城景互动、山水田一体”,要“让人民群众在绿水青山中找到金山银山”。高效农业、观光农业、都市农业、旅游农业、加工农业互相融合,到2016年9月,遵义已拥有省级农业园区45个,市级以上现代农业龙头企业500多家,粮经比从6∶4调整为4∶6。起源于余庆县的“富在农家,学在农家,乐在农家,美在农家”创建活动在遵义14个县(市)区全面展开,90%以上的农村人口因此受益。另据了解,遵义市已打造农旅一体化示范点96个, 2016年1—8月接待游客547万人次,总产值达47.12亿元。

规划精准,使扶贫战略落到实处

在遵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随处可以听到或见到各类“扶贫规划”,在市级层面,有“中部率先崛起、西部全域突破、东部联动开发、北部全速攻坚”的生产力布局;到基层乡镇,则更多的是“四个切实”“五个一批”之类的“底层详规”,内容具体实在,干部群众看得见、摸得着。

桐梓县娄山关镇杉坪村是一个因规划得当而整体脱贫的典型案例,“四季花海”使这个国家扶贫开发二类重点村一年时间成为农民人均年纯收入破万元的小康村。按照规划,杉坪村以“公司+农户”的方式建设花卉旅游景区,前期投入由公司买单,村民只需出土地、肥料和劳动力,三五年后拿出利润与村民分成。通过引进映山红、薰衣草等优良品种,配套建设环线公路、家庭农场、林下花海、文化广场,杉坪以“乡村景区化、乡村产业化、乡村城镇化、乡村时尚化”变成了人见人爱的“黔北第一村”。

新蒲新区按照“精品做精、特色做靓、普创覆盖”原则,用全景域理念重点规划生态、文化与旅游相整合的“三谷”(樱花谷、红叶谷、百草谷)、“两园”(百果园、现代高效农业示范园)和以“十里荷塘”为核心的乐安江“万亩千户·美丽乡村”精品示范区,为逐年形成新蒲特色打下基础。目前,园区已种植樱花6500多株,银杏、牡丹、玫瑰1200亩,“十里荷塘”已完成800多亩土地流转。

播州区茅栗镇结合农业产业结构调整,产业建设与生态建设结合,经济帮扶与能力帮扶并举,规划设计绿色高效的“稻+N”生态综合种养模式,稻田内混养鱼、蟹、鸭,一田多用、一季多收。目前,茅栗镇已建成“稻+N”生态工程5000多亩,项目区人均增收5000元左右,该镇银都村仅此一项就带动56户贫困户脱贫。

凤冈县人称“黔北粮仓”“锌硒茶乡”,该县抓住高速公路贯通而形成的区位优势,重点发展生态农业、旅游业和特色农产品加工业。香港邵氏集团健康产业园落户凤冈生产出锌硒茶酒,赢得 “酱酒看茅台,茶酒看凤冈”的美誉;重庆长博集团投资15亿元,集肉牛养殖、饲料生产、屠宰分割、食品加工、仓储物流、科研旅游为一体,项目建成后将成为年屠宰加工肉牛20万头、产值突破100亿元的国家级重点企业。到目前为止,入驻凤岗的企业已达80多家,在拉动乡村经济的同时解决了当地4000多名农民的就业问题。

桐梓县黄莲乡几乎集中了高寒、欠发达地区所有特点和困难,是贵州省扶贫开发一类重点乡镇,该乡通过规划将海拔高、气温低的“传统劣势”转化为旅游优势,重点发展独具特色的高山旅游,2013年5月,重庆南方集团被引入黄莲,投资90亿元建设5A级黄莲风景区(贵州黄石公园)。乡里还引导和鼓励农民种养天麻、板栗、方竹笋、猕猴桃和黄牛、中华蜂、黔北白山羊,催生当地农家乐、乡村旅馆迅速兴起。

 

措施精准,为脱贫提供私人定制

“一天不能耽搁、一刻不能懈怠”,肩负扶贫重任的遵义市委、市政府向全体党员干部提出了“以天保旬、以旬保月、以月保季、以季保年”的工作要求,3200个扶贫工作队、15000名帮扶干部也已经下到村组,而“扶持谁、谁来扶、怎么扶”则需要具体操作者在工作实践中寻找答案。

习水县对6579户19931人有资源、有劳动能力但没有致富门路的“两有户”实施产业和就业脱贫;对4454户14667人因学、因病致贫的“两因户”通过教育医疗脱贫;对8399户51763人缺技术资金、缺基础设施的“两缺户”,通过生态保护和产业扶持脱贫;对居住条件差的3480户15000贫困人口,通过易地扶贫搬迁脱贫;对8230户18139人无力脱贫、无业可扶的“两无户”,通过实施财政兜底保障基本生计。

汇川区将扶贫工作重心放在农民的“互救”与“自救”上,积极创造条件鼓励在外打工获得一技之长或一定积累的农民返乡创业。全区各镇(街)建立创业服务示范窗口,并同步建立农民创业扶持档案,成立以劳动保障、工商、税务、财政、银行等部门专家组成的创业指导专家志愿团,免费为返乡农民创业提供帮助和指导。区人社局和农信社还共同出台返乡农民小额担保贷款政策,今年以来累计注入担保资金1130万元,帮助468名返乡农民获得贷款4195万元。目前,汇川区已有5261名农民由“打工者”变成了“创业者”,并为21570个农村劳动力带来了就业岗位。

桐梓县马鬃苗族乡的扶贫方式很有些“现代感”——众创众筹。党委、政府通过公益机构支持、企业帮扶援助、个人互助互扶等多种方式吸纳民间闲散资金和针对贫困户发放的“特惠贷”资金,将精准扶贫与众创众筹有机衔接。该乡梅子村率先建起2000亩高端茶叶基地及茶叶生产加工厂,贫困户成为股民后以保底分红和股份分红两种方式获得收益——保底分红是在茶叶基地有收益前每年分红给贫困户入股资金的5%并逐年递增;股份分红则是茶叶基地有收益后每年分红给贫困户入股资金收益的60%。

中共遵义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郑欣博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在过去的5年间,遵义有111万人先后脱贫,4个贫困县和111个贫困乡镇“减贫摘帽”,226个贫困村“出列”,贫困发生率下降到7%以下,全面小康实现程度达86.5%。按预定计划,遵义将在2016年实现贫困乡镇全部摘帽,2017年贫困村全部出列、贫困人口全部稳定脱贫,2018年在贵州率先建成全面小康社会。

————————————————————————————————————————

2016年第41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6年第41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网络编辑:张芳超)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