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旅游休闲 > 正文

都是低价惹的祸 低价游靠收“年龄费”保本

文章导读: 国庆期间旅游行业的问题成为热议话题,其中旅行社收取“年龄附加费”一事再次将低价游市场的痼疾曝光而备受关注。

国庆期间旅游行业的问题成为热议话题,其中旅行社收取“年龄附加费”一事再次将低价游市场的痼疾曝光而备受关注。北京商报记者多方了解发现,所谓“年龄附加费”是旅行社向年龄太大或者太小的游客收取的费用,这背后的最大推手是低价游。

收取附加费成惯例

重庆的张女士帮母亲报名参加泰国游,却被告知需收取300元的年龄附加费,原因是母亲已经72岁超出年龄标准。除了重庆的张女士,今年6月的一则报道也指出,成都70岁的一位老先生与老伴报名参加澳洲游,被告知要在团费之外收取1200元的“年龄附加费”。而在去年,郑州一位高姓女士因为年龄未满24周岁,也被要求缴纳200元的“年龄附加费”。

所谓“年龄附加费”,实际上就是对年龄太大或者太小的游客额外收取的费用,比如年龄在28-60岁之间的游客消费能力较强,但这一年龄段之外的游客消费能力欠佳,因此旅行社需要收取这笔费用保本。

不过,在年龄范围这一标准中,各家旅行社做法并不一致。有旅行社收取“年龄附加费”的范围是28-60岁之外的游客,也有旅行社表示超过64岁的游客才会被收取“年龄附加费”,此外还有标准定在2岁以下、60岁以上的游客是收取“年龄附加费”的范围。在收取额度上,300元、600元、1000元等是较为常见的收取额度,其中300元最为常见。

同时,因为路线不同,收取“年龄附加费”的情况也不尽相同。一位多年从事旅游行业的老板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目前收取“年龄附加费”的线路以东南亚为主,同时也有少部分的欧洲、澳大利亚线路会收取“年龄附加费”。但也有一些旅行社表示并不收取,康辉旅行社的一位客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并不针对泰国的团收取“年龄附加费”,但一些云南游产品则会根据情况收取300元的“年龄附加费”。

而从目前北京商报记者的调查发现,由于消费能力不足而被收“年龄附加费”的情况并没有在合同范围之内,只是在正式合同之外签署附加合同。同时,在旅游产品的网页介绍中,也并没有标示出收取“年龄附加费”的情况。

背后的利益链条

实际上,“年龄附加费”是多年前就存在的事情,而这背后的原因与小孩、老人的消费能力有关。一位不愿具名的旅游产品销售人员张先生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了收取“年龄附加费”这一规则背后的利益链条。

张先生解释称,一般情况下机票+地接是旅游产品的主要构成,但在地接这一环节,会出现“负地接”的情况,也就是在提供了导游、住宿、餐饮、用车等服务后,甚至还会向组团社支付一定的人头费,如此情况之下,这些所谓的“负地接”就需要安排购物、自费项目等,引导游客在旅游目的地进行二次消费,以此挽回服务成本及人头费。

“‘年龄附加费’很多都是从这些‘负地接’中产生的。”张先生指出,不论是否买东西,只要把游客带进了购物店,地接就能得到购物店返给的费用,再加上购物返点和自费的利润,地接社可进一步挽回服务成本及人头费,并且从中牟利。但是要顺利完成这一链条,就需要游客有较好的消费能力,而老人和小孩并不在这一范围内。

张先生表示,小孩一般没有经济能力,购物店就不会给地接返钱,这就意味着地接社要损失一笔费用。同时一些老年人即使有经济能力,但并不是潜力消费者,因此即使进了购物店也会被购物店视为无消费能力,购物店也就不会返钱给地接社,同时地接社从这批老年人中得到的购物返点也较少,由此地接社就损失了这笔费用。在这一情况下,地接社也就很难再给组团社人头费,那么这笔缺失的费用只能转嫁给游客自己,也就是所谓的“年龄附加费”。

对此,一位多年从事旅游行业的业者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旅游产品在设计之初就有目标客群,比如针对中产阶层设计的旅游产品,但在销售中也会有目标客群之外的游客报名参团,也就是小孩和老年人,这个时候就出现误差,那么收取“年龄附加费”就成为弥补误差的做法之一。

都是低价惹的祸

实际上,旅游产品利润低,依靠购物和自费项目维持经营的规则频频被曝光,而这之后便是旅游产品低价竞争的大背景。此次在国庆期间备受关注的“年龄附加费”再一次暴露了低价游产品的痼疾。

北京国旅总经理陈青勇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中国的旅游市场仍然不够成熟,旅行社对行业的引导也不够,同时在目前以价格为主导的旅游市场中,低价游就会产生各种问题,其中就包括“年龄附加费”。“目前行业已经开始好转,有些游客的消费观念正在成熟,但是仍有游客在选择产品时以价格为先导。”陈青勇说。

重庆旅业集团相关工作人员也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依靠购物、自费的商业模式已经存在多年,尤其是在此前市场打响价格战期间,低价游尤为明显,不过目前随着行业的发展,这一情况已经比之前好了很多。“真正具有性价比的产品主要是包机、尾单、企业补贴的产品,其余情况下的低价游产品都会有很多问题。”

低价游的负面作用不止于此,除了之前一度热议的强制购物及自费,到今年9月国家旅游局正式实施的《旅行社老年旅游服务规范》面临“叫好不叫座”的窘境,再到如今频被曝光的“年龄附加费”,都与低价游有密切关系。

对此,陈青勇表示相关政府对市场的管理应该进一步明确,企业也应当引导消费者消费,而不是一味迎合消费者的低价心理,与此同时,消费者应该转变消费观念,不能只“看价下单”。“价格指导的意愿是好的,但旅游产品涵盖的要素众多,尤其最重要的‘服务’要素,是无法被作为标品计价的。而旅游行业最希望消费者尊重和认同的就是他们提供的服务。”陈青勇说。

劲旅网总裁魏长仁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中国旅游市场正在转变,不少游客的维权意识有所提高,但市场中仍然存在低价游等产品,由此也引发了一些副作用,因此游客的维权就会越来越频繁。

上述重庆旅业集团相关工作人员也指出,依靠收取“年龄附加费”等维持利润的做法有风险,游客虽然是自主选择了这一产品,但仍然是企业的一颗定时炸弹,因此要尽量避开这一做法,比如开发新的产品,“此前联合携程推出的万人游泰国的产品也希望提高产品品质规避行业潜规则。”北京商报记者钱瑜白帆

(网络编辑:崔晓萌)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