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旅游休闲 > 正文

又到出游高峰,“零团费”为啥就是“打不死”?

文章导读: 国庆假日临近,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记者发现,“零团费”“低价游”旅行团又沉渣泛起。零团费是我国旅游市场的一大顽疾,与旅游市场黑导游、黑旅行社等现象并存共生。监管部门虽不断整治,但屡禁不止。

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记者 齐志明

国庆假日临近,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记者发现,“零团费”“低价游”旅行团又沉渣泛起。零团费是我国旅游市场的一大顽疾,与旅游市场黑导游、黑旅行社等现象并存共生。监管部门虽不断整治,但屡禁不止。零团费为什么“打不死”?黑导游、黑旅行社存在的土壤是什么?治理难点究竟在哪里?

说好的八达岭长城变水关长城,游玩半小时,剩下的都是强制购物

在武汉某高校任教的庞林燕前不久就遭遇了一次“旅游陷阱”。

“我们仨上午11点左右到达德胜门公交站,本打算乘坐877路公交车去八达岭长城,但等了好久都没见车。”庞林燕说,在着急等车的间隙,两个头戴小红帽、手臂上套着“志愿者”袖章的人员走上前告诉她,去长城的快车都走光了,慢车倒是有,但路上就得花三四个小时,爬长城肯定来不及了。

“有什么法子快点到长城吗?”

“后头就有一趟旅游大巴专车,每个人只要交100元,就能把八达岭长城、十三陵、鸟巢都看一遍,门票、往返交通费全包,中午还有盒饭。快上去吧,车上就剩最后三个座位了。对了,把你身份证给我一下,我帮你们买票。”

时间不等人,庞林燕递上身份证,交了300元钱,也没签旅游协议书,半信半疑地上了车。车上除了司机、导游,还有三四十位乘客,老少皆有。接下来的“黑色遭遇”,让庞林燕真正见识了“零团费”真面貌:

根本不是八达岭长城,只是在水关长城待了半个小时;十三陵、鸟巢压根没见影儿,而是被关在景区外的玉器店、果脯店、马戏团里强制购物;午餐盒饭有股酸酸的味道,根本没法下咽;傍晚回城途中,还被拉到一家古玩店停留了1个多小时,回到德胜门时,已是晚上8点多了。

“零团费”就像稗草一样,割过一茬,又长出一茬

这种仅向游客收取极低费用甚至免费的旅游形式,就是通常所说的“零团费”旅游团。中国旅游研究院旅游产业运行与企业发展研究所所长李仲广说,现实中,有一些旅行社或为了促销,或为了扩大宣传,能在一定范围内为游客提供合法的低价旅游产品。但从实际情况看,大多数“零团费”旅游团都可能存在消费陷阱。

“零团费”陷阱表现多样:有的在报价外另有强制附加收费;有的擅自增加自费项目、变更原定旅游线路;有的包含很多购物项目并强制购物;还有的玩模糊不清的文字游戏,用不实宣传诱导消费。其共同特点是背离价值规律,低于经营成本,以不实价格招揽游客,不签署或签署条款模糊的旅游合同。

为打击“零团费”,国家旅游局等相关部门想出了不少办法,下了不少功夫,但“零团费”旅游团总是屡打不绝,就像稗草一样,割过一茬,又长出一茬。

黑导、黑社联手不良购物商家,用提取高额购物回佣等方式赚取利润

谁最容易上“零团费”的当?

“主要是外地旅客,或者老年人,一参团基本就上当。”李仲广说,零团费打不死,与我国旅游产业发展水平不高有一定关系。目前一些地方的旅游市场处于无序竞争状态,产品同质化严重,品牌不突出,导致价格成为游客在选择旅游产品时唯一的衡量指标。同样的线路,同样的内容,游客没法区分各家旅行社的差异,只能看价格做选择。一些“灰色”旅行社也主要靠低价团抢客源。

李仲广认为,游客希望用更便宜的价格获得更好的产品或服务,这是市场经济的基本消费心理,本身没有错。可现实是,大多数“零团费”旅游项目往往是组团社、地接社勾结不良购物商家沆瀣一气,以极低的产品价格蛊惑消费者,再用卖团买团、抽取人头费、强制购物、提取高额购物回佣等方式,把贴进去的成本赚回来。

“零团费”与黑导、黑社、黑店往往是共生的。据介绍,“零团费”购物场所多数卖的是丝绸、玉雕、茶叶、当地特产、珠宝等价格弹性很大的商品;利润高的商场,给旅行社、导游、司机的返点能达到50%甚至更高,人头费则按照各地经济状况不同,每人几十元到上百元不等。

找准病灶,斩断相关利益勾结与输送链条,建立旅游从业信用体系

“关键是‘志愿者’的红色袖章太有欺骗性了,否则我根本不会上那个车。”庞林燕说,“一到水关长城我就知道这是骗局,但那男导游长得五大三粗,身份证又一直被扣着,我也不敢要求下车。”

中青旅遨游网首席品牌官徐晓磊认为,黑社、黑导监管难,主要在于违法成本太低,不少黑旅行社被监管部门查处后,换个名字重新注册又来害人。有的黑社还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欺骗性很强。他们大都利用游客的弱势心理,强拉强卖,游客心里有苦,也只能一忍再忍。

李仲广说,目前国家旅游局登记在册的旅行社接近2.8万家,但就全国而言,相关旅游机构有12万多家。这多出的9万多家,虽然不是旅行社,但都在开展旅游服务,包括景区门票预订、宾馆住宿等,而它们都不在国家旅游局的监管范围之内。

国家旅游局表示,今后,将继续完善事前、事中、事后打击“零团费”旅游陷阱监管体系,找准病灶,斩断相关利益勾结与输送链条;利用好旅游事务部际协调会议机制,更好发挥公安、工商、交通、物价等部门联手打组合拳的协作效应;畅通12301投诉电话等维权渠道,积极回应消费者诉求。

针对与“零团费”紧密联系的黑社、黑导,徐晓磊认为应建立旅游从业信用体系,设立行业永久禁入名单,使之无法进行工商注册。同时,他也提醒游客,参团前一定要认真签正规合同,切忌签“阴阳合同”;对任何明显背离价格规律的低价旅游产品,要慎之又慎。(本文刊载于《人民日报》2016年9月30日20版百姓生活版)

1467958922390

友好提示:本文为“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中央厨房)出品,欢迎转载,请注明来源,谢谢合作!

(网络编辑:张芳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