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理财 > 正文

曝普天贷坏账逾千万 回应:项目均正常

文章导读: 状元理财方面对新京报记者宣称,目前总金额经过兑付之后,大概还剩1450万。状元理财的公司在6月就已经解体,人员也已经遣散。

新京报讯(记者宓迪)“跑路”平台状元理财股东“互撕”又有了新进展:状元理财方面于上周日凌晨给新京报记者发来邮件,再次强调“状元理财实际控制人”、普天贷CEO吴海生挪用近千万资金不还,并首次点名了普天贷坏账分布和金额,吴海生方面否认了这些说法,表示愿意提供相关证据,并希望能当面对质。

状元理财方面对新京报记者宣称,目前总金额经过兑付之后,大概还剩1450万。状元理财的公司在6月就已经解体,人员也已经遣散。同时,欧阳东已经倾家荡产并且负债累累去兑付投资人,由于吴海生方面不归还,希望通过司法手段去强制执行。

有投资者告诉新京报记者,状元理财APP上的标的信息、金额等内容都不透明。

疑点一:吴海生到底知不知道股权更替?

《声明》发出,吴海生方面多次对记者“喊冤”,称自己“被股东”。他表示,由于两人系商学院同学,此前两家公司、其本人与欧阳东之间多有往来,因此存在一些钱款来往,但对正式成为状元理财“实际控制人”并不知情。

工商信息显示,北京掌财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状元理财母公司)注册资本金为3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欧阳东。目前,掌财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已经进入了相关部门的经营异常名录。去年10月16日,状元理财的股东从欧阳东和邓建平变更为海子有限公司、邓建平、欧阳东和吴海生。

这也是投资者质疑的焦点,去年发生的变更,如果吴海生是“被股东”,为何到现在才发现?

吴海生对新京报记者说,他也是8月左右才了解此事。吴海生方面向新京报记者出示的华夏物证鉴定中心作出的笔迹鉴定显示,一份股东决议上的签字确实并非吴海生亲笔。

对此,欧阳东方面并未对新京报记者否认。“股权变更并非伪造,只是变更过程手续不规范。”一份署名为欧阳东的邮件这样回应,“吴海生先生也缴付了部分股权款,欧阳东本人的签名也并非自己所签,都是代办代为办理的,这在很多公司都比较常见。”

欧阳东方面称,转让部分股权是因为吴海生承诺给其普天贷和海子有限公司部分股权。“你想要是你自己开了个公司,平白无故干吗把控股权送给别人?”欧阳东方面给新京报记者的邮件中这样写。对此,吴海生方面称,欧阳东此前也答应给予其某家即将上市物流企业(现已上市)股份,但真上市以后,在股东栏上并未出现吴海生的名字。

此外,欧阳东方面还向新京报记者出具了两个邮件称确有向吴海生发出状元理财相关股权变更的邮件,其中一份抹去了发件人的名字,另一份署名发件人为“杨艳芝”。对此,吴海生称,邮件中的发件人“杨艳芝”系状元理财方面的财务人员,并不存在其同意股权变更的邮件。

疑点二:普天贷到底有没有坏账累累?

欧阳东方面向新京报记者称,普天贷平台资金主要的几个资产流向包括,一个莆田商会的信用借款,逾期加上坏账大概1300万。一个云南富隆安泰公司,放贷规模大约6000万,坏账估计3000万。同时还说,“吴海生个人资金与平台资金混在一起,风险极大。”

吴海生对新京报记者否认了欧阳东提到的普天贷的4000多万元坏账(逾期)。他表示,普天贷确实与莆田商会和云南富隆安泰公司存在业务来往,但莆田商会实际上是由多家莆田系的公司构成,各个项目目前均正常回款。

对于欧阳东所称的“个人资金与平台资金混在一起”的问题,吴海生方面表示,普天贷方面与融宝做了第三方托管,同样是欧阳东方面无中生有。

普天贷的官网信息显示,目前已加入人数超过12万人,累计交易额达979582690元,为客户盈利逾四千万元。一位普天贷内部人士对新京报记者称,“做了近四年,从来都是如约如期兑付,没有差过哪怕一天,现在的纠纷已经令普天贷声誉极其受损。”

■相关新闻

律师:股权变更没有授权不合法

前述邮件里提到状元理财股权变更中吴海生和欧阳东都没有本人签字。

对此,多位律师界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在双方都未亲自签字的情况下,除非有相关授权,否则状元理财的股权变更是不合法的。

华荣律师事务所律师许峰认为,“现在需要双方各自举证,提供相应的委托书。即使没有委托书也要有委托的意思表示,如邮件往来等,否则无效。”盈科律师事务所王光英同样认为,“一般要有亲笔签字的委托书,没有委托书的签字是无效的”。

9月25日晚间,欧阳东方面和吴海生均向新京报记者提供了双方的款额往来证据,但真实性尚无法核实。

浙江煜华律师事务所律师林鑫向新京报记者分析,由于是股东有限责任制,公司的股东是谁和公司如何承担责任没有关系。吴海生可以向工商局提出异议或者请求确认变更无效,状元理财方面可以通过诉讼或者刑事控告的方法追回所谓的“挪用款”,投资者也可以通过诉讼或者刑事控告追回款项。

记者还致电海淀公安分局请求给予置评,截至记者发稿尚未得到正式回应。新京报记者宓迪

(网络编辑:崔晓萌)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