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文化时尚 > 正文

欧洲杯落幕球迷自述:我和德国队的27年

文章导读: 2016欧洲杯于7月11日凌晨落下帷幕,一个月的激情盛夏,高兴的,失落的,满足的,疲劳的球迷们感受着足球这世界第一运动的魅力。

2016年欧洲杯德国VS意大利

2016年欧洲杯德国VS意大利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讯 (记者 宋杰) 2016欧洲杯于7月11日凌晨落下帷幕,一个月的激情盛夏,高兴的,失落的,满足的,疲劳的球迷们感受着足球这世界第一运动的魅力。对于德国队球迷而言,比赛的结果已经无法改变,德国战车也在缺兵少将的不利情况下提早告别了本届欧洲杯的舞台。队长施魏因斯泰格本人在赛后发表了致德国球迷的一封公开信,对支持德国队的球迷们表示了衷心的感谢——“你们是最棒的第12人。”

在上海有支德国球迷组织名叫“上海德迷联盟”,经济网记者近日采访了上海德迷联盟创始人冯炯麟--德国十四。这位身处上海的德国球迷“第12人”的代表,自述了与德国队长达27年的缘分。

2016年欧洲杯德国VS意大利点球大战后

2016年欧洲杯德国VS意大利点球大战后

童年时期一部纪录片点燃足球兴趣

有人问我几岁开始看球的,其实我很小的时候就接触足球,在朦胧的记忆里,1986年世界杯(当时我不知道这叫什么)家里那台黑白的电视机里,留下了我对足球的第一次认识,我还分不清楚国家,分不清楚队伍,甚至不知道这是直播还是录播,只是跟在父亲的后面,好奇的看着一切。

1988年欧洲杯后,一部叫《哦,这就是足球》的纪录片反复在电视里播放着,电视开始有了颜色,五颜六色的队服,形形色色的球员,一个个球星的名字开始冲击我的视听,哇哦~

1990年世界杯,这应该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直播大型杯赛吧,这一届对我几乎是爆炸式的冲击力,开幕式的时装表演,漫天飞舞的气球,还有我当时认为是“疯子”的一男一女扭动着狂吼着主题曲“意大利之夏”,感叹足球还能这样“玩”,以至于很多年后包括现在,我一听到这曲子就会浑身鸡皮疙瘩。

穿上1990年的冠军球衣是我最喜欢的打扮

穿上1990年的冠军球衣是我最喜欢的打扮

和足球结缘也是有原因的,在学业为主又是长身体的年岁里,后半夜看球几乎是绝对禁止的。然而我已经在每周日的意甲集锦中,情系“三驾马车”,尤爱马特乌斯,知道世界杯里有德国队的比赛,是可忍孰不可忍啊。好像是命中注定似的,我在自己的房间里找到了收音机,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没几下竟然调到了有世界杯直播的频道,就这样偷偷的插着单孔的耳机听完了开幕的第一场比赛,爆大冷上届世界杯冠军阿根廷零比一输给了喀麦隆。早上上学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在父亲面前炫耀我知道昨天的比赛进程,谁进的球等等,父亲惊讶之余责备我是否在门口偷看电视,我还是交代了收音机的事情,一来可能是因我太过于执着,二来也许是父亲看球孤独无人可聊,就破格允许我一起电视看球,这样世界杯看球二人组就诞生了,数十场比赛的观看,父子之间的交流构成了我足球认识的启蒙与雏形。90年世界杯最后是德国队夺冠了,给我留下德国足球这一深深的烙印,在与父亲的打赌中我也赢了不少话梅和汽水,这算是最初的“赌球”么,当然我也没什么可以输的,输了就是去做家务,每每想及此,还是忍不住笑了。90世界杯的影响力太大,让我感觉意甲集锦这种俱乐部的比赛实在是小菜一碟,所以我开始更注重国家队级别的比赛,时至今日我还是以德国队为主队,俱乐部层面上喜好相对随意一些。

1992年欧洲杯,其实真正的翻译应该叫欧锦赛,当然现在国内的媒体已经习惯叫欧洲杯了。这是我第一次和邻居一起看的比赛,那时候街坊邻居不像现在这般拒人之门外,大人小孩邻里串门是常事,偶尔还在隔壁蹭顿饭,能招待别人是很荣幸的事。楼里有个叔叔恰巧是球迷,懂的也多,于是乎楼上楼下的几个大孩子全部集中他家里,一起分享着欧洲杯带来的快乐,我的德国战车在外界一致看好的情况下决赛负于丹麦童话,我第一次感到挫败感,也第一次留下眼泪。

几乎是最美的1994年德国队球衣,当年的盗版球衣早已不知何处,这是后来买的元年正版,胸口是德国名宿里德尔的签名

    几乎是最美的1994年德国队球衣,当年的盗版球衣早已不知何处,这是后来买的元年正版,胸口是德国名宿里德尔的签名

90年代买盗版球衣买出土豪感觉

1994年世界杯,我还是和邻居家的同龄人一起看的,只是这次地点转移到了自己家,这次不再和以前一样是闹钟闹醒了看球,而是熬夜等待在美国举办的世界杯。那时候没有小龙虾,也没有撸串,一边玩着游戏《霸王的大陆》一边宵夜方便面和可乐来等球看是一种别样的幸福。

2014年等了24年的冠军,图为德国十四的部分球衣收藏

2014年等了24年的冠军,图为德国十四的部分球衣收藏

我的德国队在8进4的比赛中被拥有斯托依奇科夫的保加利亚斩落马下,好像没有92年的那么痛苦,也许很多人现在不相信,那时候没有多少人喜欢德国战车,可能是技战术不够华丽,可能有太多理由。那时候喜欢阿根廷荷兰巴西意大利的球迷为多数,喜欢德国的我当时就被人当成“异类”,你竟然喜欢德国这只球队?我不置可否,当然在我眼里他们也是“异类”。

世界杯后国家队同款的足球服开始出现,当然这是盗版的,不过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很强烈的正版盗版概念,在某足球杂志后面看到广告,然后只有北京广州两家店有售,上海还没有,都是120元一件,这已经是不小的数字了。母亲一次北京出差的机会,我千叮万嘱一定要去那家店买回我心爱的德国队服,母亲大人确实给力,觉得既然难得来一次,就豪购一把,把热门的阿根廷荷兰队也买了,还买了我第一件正版UMBRO运动服及足球周边,共计600多元。据说当时店主都吓一跳,这是哪里来的土豪!好吧,也就那个年代买盗版球衣还能买出土豪的感觉。当黑红黄三色菱形布满胸前的94德国球衣穿在身上的时候,那感觉不是现在穿件名牌西装可以比拟的。那两件阿根廷荷兰也很快被两个好友瓜分,强行买去,还是分期付款,一个月还10块钱分12个月还清,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分期付款么?还是被分期付款的,更没有利息。

1996年德国队比埃尔霍夫的球衣

1996年德国队比埃尔霍夫的球衣

一个人观看1996年欧洲杯

1996年欧洲杯,我还是找不到德国队的同好,只能一个人默默的看着电视转播,当安迪穆勒在温布利挺起高昂的头颅,当伤残的阵容在决赛靠比埃尔霍夫逆转与金球,我一个人在房间里怒吼着意志力带来的胜利。奖杯只会带来球迷,共同经历大落大起才能升华成“死忠”。

1998年世界杯,我迎来了高考,那时候的高考在炎热的7月上旬,在考试的前两天我来到好友家里,他在玩着电脑,而我目睹德国8强负克罗地亚出局,0比3的一场惨败,高考的前奏本来就让人觉得压抑,德国被淘汰更让人不快,趟在床上久久不能平静,好友不是球迷,他没有安慰我什么,他知道我对这只球队的感情,只有等时间去冲淡一切。也是在这个时候,我在专卖柜台看到了正版的足球服,三四百一件的价格望而却步,这已经可以抵我在学校一学期的饭钱了。

2000年欧洲杯,已在大学,在寝室和室友一起看或者去学校附近小店里和认识的不认识的人一起看球成为主流,数次看球的经历已经成为我的谈资,对足球的理解已经可以说教,一起欣赏足球是最大的快乐。但就算是在大学里,我竟然还是没有找到一个德国队球迷,这时候也是德国足球最黑暗的年代,小组赛未能出线。

2002年世界杯,在日本韩国举办,中国队也历史性的杀入决赛圈32强,整个中国都为之沸腾,足球的气氛前所未有的好,电视报纸甚至最初的门户网络上都充斥着米卢的神奇。通过QQ这样的平台,开始可以和完全陌生的人聊起足球,而德国队又神奇般的杀入世界杯决赛,因为网络的存在,我隐隐感到有喜欢德国足球的人存在,然后我还是找不到他们。

2004年欧洲杯,德国足球依旧在低谷期,小组赛就出局了。专卖店里开始有更多的球衣出现,价格依旧昂贵,在马路上偶尔能看到穿正版球衣的球迷,每每看到必仔细打量一番,看球除了在家,开始走进酒吧,与老外、和同好一起分享着胜利的喜悦与失败的痛苦。

组建上海德迷联盟为球队助威

2006年世界杯,德国本土举行,热闹自不在话下,德国足球走向复兴,一个夏天的童话最后也被拍成电影。国内开始出现专业的球迷论坛,天南海北的球迷们可以就同一话题进行探讨,专卖店里印着世界杯标志的产品越来越多,甚至供过于求,印着13号巴拉克的球衣各种码全的挂进了折扣店,正版球衣竟然开始打折了,各种款式的世界杯T恤在马路上都能看见,一眼就能分清是哪队球迷。茶余饭后都能听到有人在谈论足球谈论世界杯。

2008年欧洲杯,德国队又一次进入决赛,延续着复兴之路。我开始感觉到女性球迷的越来越多,无论工作场合还是生活之中,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在六七月之间足球已经变成一个共同的话题。然而当年的金融危机和在中国举办的奥运会,多少削弱了大家对欧洲杯的关注度。

2010年世界杯,宣传力度非常之大,足球的报道和球迷的认识也越来越专业化,我开始渴望与专业球迷一起看球聊球的氛围,于是在某德国球迷的论坛发起看球活动的组织,这就是后来的我们“上海德迷联盟”,起初的几个人一起寻找看球氛围绝佳的酒吧,在看球过程中不断有新的球迷加入我们,一起对着大频幕去呐喊助威。虽然不能去比赛现场,但我们自己营造接近现场看球的气氛。经济条件的越来越好,看球的准备也是越来越充分,除了球衣T恤,开始在脸上身上摸上油彩,帽子围巾等等装备来武装自己。大赛时候酒吧百元的门票也是习以为常,只要气氛够好,花点钱也是绝对值回票价。德国足球的稳定也让我们每届大赛都能组织看好几场比赛,有了固定组织后每场胜利后的聚会聚餐也变得习以为常。

2012年欧洲杯期间德国足协杂志刊登中国新浪微博有60万德国队粉丝

2012年欧洲杯期间德国足协杂志刊登中国新浪微博有60万德国队粉丝

2012年欧洲杯,六七月份对球迷来说已经像过年一样,欧洲杯之前就有媒体来电询问球迷组织如何看球的事宜,足球的关注度越来越高,社交媒体比如微博的井喷,人人之间事事之间的交流多元化,我们往往不在局限电视里的新闻,更多来自网络。喜欢德国的球迷也是越来越多,继续有新的喜欢德国队的球迷加入我们,大家无论年龄差,都是相见恨晚的感觉,球迷也是在互相交流中成长。我已基本不能接受一个人看球的情况,必定是组织大家聚在一起,敲鼓击掌,唱起助威歌,与心爱的球队赢了一起狂,输了一起扛。

2014年世界杯德国VS巴西

2014年世界杯德国VS巴西

与500名球迷共同见证2014年世界杯德国夺冠

2014年世界杯,德国夺冠年,相距上一次世界杯夺冠已经过去了24年,我感叹自己能有多少个24年,一切就像回到原点,回到最初去看球的时光。在中国德国球迷数量也到达历史的顶点,微博上已经是号称百万德迷,德国队官方微博关注度已经接近200万人,QQ群的交流方式逐渐被微信群取代,刷朋友圈变成主流。我们组织看球也遍布各个地方,有酒吧,有卡拉OK的包房,还有去上海德国中心参加看球活动,在决赛那天参加我们上海德迷联盟报名一起看球的球迷竟然达到150余人,现场更是爆满了四五百人,一起见证了德国24年后再夺冠的瞬间。而在中国的球迷也开始受到国外媒体的关注,国外的足球俱乐部也越来越看重中国球迷这个消费市场。很幸运的,随着中国经济的逐渐强大,国外豪门俱乐部也增加来中国的商业活动,我们在足不出国的情况下,有更多的机会近距离接触到心爱的球队和球员。

2016年欧洲杯,也就是今年,欧洲杯刚刚落下帷幕,我们上海德迷联盟依旧是秉着两年一大聚的宗旨,每到大型杯赛年就聚在一起看球聊球,足球是我生命中的一个支线,德国队已经是一种信仰,和每个有自己信仰球队的球迷一样。中国的经济飞速发展,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大牌球员来到中超联赛,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会有大牌德国球员来到中超,我们就有更多的机会去现场。两年后18年世界杯在俄罗斯举办,现在出国旅游早已非常方便,中国人的消费能力都震惊世界,我们也该策划一下组团去现场助威看球的活动了。另外不要再反复问我你是中国人为何喜欢德国队这种问题了,很多东西是不分国界的。如果在中国的德国球迷没有历史,那么历史就从我开始,我是冯炯麟--德国十四,这是我的看球旅程。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贾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