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热点观察】不要轻言“经济刺激失败”

最近有经济学家认为,经济刺激效果已经近乎为零,并呼吁警惕改革空转。我认为,这样的说法禁不住推敲。如何评价经济刺激效果,这是一个世界性难题。这里不仅有一个时间的问题,同时还有力度、方向等等多元因素共同作用的问题。所以,单纯以线性分析的方式看待经济刺激效果,这不是一种科学的态度。

【热点观察】不要轻言“经济刺激失败”

钮文新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6年第14期)

最近有经济学家认为,经济刺激效果已经近乎为零,并呼吁警惕改革空转。我认为,这样的说法禁不住推敲。如何评价经济刺激效果,这是一个世界性难题。这里不仅有一个时间的问题,同时还有力度、方向等等多元因素共同作用的问题。所以,单纯以线性分析的方式看待经济刺激效果,这不是一种科学的态度。

同时,关于“改革空转”的问题,我认为,现在不是改革空转,而是改革需要反思。毫无疑问,转向必须降速。更何况,中国经济改革前无古人,探索、尝试、纠偏都需要更加有效的理论支持,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更不是照抄照搬就可以不空转的问题。

所以我们一定要先看清楚当今世界正在发生什么事情。前不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副总裁朱民先生在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做了一次演讲,他指出了当今世界“四大新现象”,我认为,总结得很好,很有价值。而更为重要的是,他的发现为我所强调的世界进入“后金融资本主义时代”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四大新现象是:其一,贸易增长速度放慢,贸易增长速度通常都是GDP增长速度的一倍,在金融危机之前大概也要超出50%到60%。但2008年到2013年,这期间全球第一次贸易增长速度低于GDP增长速度,是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其二,外商直接投资的流动速度急剧下降。他看到,一方面,作为全球化基本的标志是贸易和投资大幅减速;另一方面,因为IT信息技术,资金流动的速度加大。这个悖论的实质是:实体意义上的全球化在下降,虚拟意义上的关联度在上升,而虚拟的关联度产生了比实体的贸易和资本流更大的金融和GDP的冲击。其三,各国货币政策都面临两难处境,货币宽松政策对实体经济的效用正在逐渐减小。其四,一个巨大的困惑表现在劳动生产率方面,今天科技创新层出不穷,但全球的劳动生产率却在下降。

我认为,朱民说破了许多问题,尽管这些问题还是没有找到关键原因,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结论,但至少朱民否认“货币政策对总需求的拉动作用”。不错,我们可以大规模论述货币刺激的危险性和无效性,但我们需要问的是:如果没有这样的刺激政策,当今的世界该是什么样子?如果我们承认,如果没有这些刺激政策,当今世界经济更坏,那我们凭什么否定这些刺激政策的效果?

当然,我们并不排斥刺激效用边际递减的问题。否定是最简单的事情,而否定的目的是要有更高明的办法。很多人会说,“改革嘛!”但往哪儿改?怎么改?如何避免改革出错?如何纠正错误?如何减少改革成本?

现在已经重视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启动,但供给侧改革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绝不可能一蹴而就。那么,供给侧改革算不算是一种“刺激”?需不需要总需求政策的长期支撑?如果我们给出肯定的答案,那现在高喊“刺激无效论”是不是为时过早?所以,必须容忍“子弹多飞一会儿”。因为全球经济情况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推动新一轮实体经济的腾飞绝非一日之功。

(作者系CCTV证券资讯频道总编辑)

————————————————————————————————————————

fm

2016年第14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何颖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